疫後,戴口罩是一種禮貌

王任賢
中國時報
慶祝連3天零確診,指揮中心今天送龜苓膏。(鄭郁蓁攝)
慶祝連3天零確診,指揮中心今天送龜苓膏。(鄭郁蓁攝)

台灣這一波新冠肺炎疫情已經進入尾聲,只要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不再出大紕漏,老百姓應該可以在本月內陸續回復正常工作及活動。但在疫後必須要開展嶄新的生活方式,一方面要肅清新冠病毒的餘毒,還要在社區預防新傳染病在本地產生。

台灣這一次新冠肺炎的成功防疫,絕對不是指揮中心的英明,而是老百姓的配合。當看見指揮中心在吃龜苓膏,國防部在發「六零」炮時,真的噁心得要死,這些公僕竟然把主人的功勞往自己身上攬。如果台灣的公民都被太陽花給帶壞了,每個人都來個「公民不服從」,台灣就會跟其他歐美國家一樣,再英明的政府也遲遲吃不到龜苓膏。

所以人民的公共衛生素質,才能彌補政府一大堆錯誤或延誤的政策,而又能成功防疫的關鍵。對呼吸道傳染病而言,人民的公共衛生素質體現在恪守世界衛生組織揭櫫的呼吸道衛生與咳嗽禮節。這項綱領在疫情期間走的是剛性政策,疫後要走的是柔性政策,且要融入到日常生活中。理論基礎在於診斷後讓病人戴上口罩才是呼吸道傳染病防護的最高精神,而非漫無目的的每個人都戴口罩。

診斷包含實驗室診斷、臨床診斷及自我診斷。雖然台灣實驗室診斷很弱,也可利用發燒篩檢就能要求病人戴上口罩,在平時病人更可僅憑發燒或呼吸道症狀就自覺戴上口罩。這就是為什麼世衛組織到現在為止都不曾強制疫區民眾普戴口罩的原因,但仍建議正常人進入有風險的場所要戴。這也是疫後新生活運動中必須首先落實的。

口罩落實到生活,在全世界還沒有清零前,自己有症狀應戴上口罩,進入風險社區,例如人口密集機構、公共交通工具、電梯內,應主動戴上口罩,所以口罩應成為日常服飾的標配。在世界清零後,可以回歸基本盤,只要求有症狀的人戴口罩、有症狀的人別上人口密集機構,包括上班、上學及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成為生活習慣。

口罩之所以重要,因為也是維持社交距離的另類作法。維持社交距離是個政策綱領,作法包括打疫苗、戴口罩,或是真正的增加社交距離。由於人們正常互動,社交距離維持有困難,其他補強作為就很重要。

落實口罩政策於日常生活,甚至變成禮貌運動,是未來新生活運動的方向。

新興傳染病通常來自於無突變跨動物傳染,愛滋、伊波拉、漢他、立百病毒都是如此。所以疫後台灣要免於成為傳染病的源頭,除了要和人維持社交距離外,還必須與野生動物維持「社交距離」,包括齧齒類及蝙蝠。人類往往因為發展而主動侵犯動物地盤,或因為氣候變遷而意外地侵犯動物地盤,都可能因此冒出了怪病。除了不要宰殺或豢養野生動物之外,都市的發展與建設千萬要將野生動物的變遷列入環保考量,才不會因為建設而將傳染病帶給人類。

口罩政策生活化與維持和野生動物的「社交距離」,當是疫後現代國民該有的生活方式,也是台灣二次新生活運動的重點,成功之後台灣才能成為真正的公衛大國。(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榮譽理事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