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三大災難 G2能解

石齊平
中國時報

新冠疫情正以野火燎原之勢,席捲全球。形勢發展存在著各種可能,G2如能因勢利導,水到渠成,也許是最好的一種。

華爾街股市兩周4次熔斷,折射的已不只是恐慌,而是恐懼。人們因看不清未來而恐慌,人們因預感未來將是大災難而恐懼。

眼下形勢,有三個方向讓人恐懼,甚至不寒而慄:

一、經濟大災難。我之前就把2020新冠肺炎定位為「全球經濟大災難」,其嚴重程度將超過人們記憶中的1973石油危機、1997東亞金融風暴、2003的SARS、2008世紀金融海嘯,而直追上世紀19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邏輯是:第一階段,供應鏈與供給結構的空前大破壞,從一國蔓延向全球,單這個階段已對全球所有產業造成致命性打擊;第二階段,衝擊從生產而擴延到需求面,倒閉、失業加上資產萎縮大大制約了消費能力,對倖存或是苟延殘喘的企業又是雪上加霜;與此同時,第三階段將因產業危機而引爆金融危機,而其衝擊面及破壞力將難以估計。

二、危機大爆發。從產業危機到金融危機,接下去,很難避免的將是社會危機、政治危機,所有危機籠罩之下,張力達到極限,就不排除軍事(戰爭)危機。

三、疫情大失控。前兩者,經濟大災難與危機大爆發均因疫情而起,糟糕的是疫情控制不了。首先,中國模式他國不易複製,魔系不成,改採佛系,這是荒腔走板,進退失據,中國大陸疫情雖獲初步控制,但中國之外,燎原之勢已成,倒過來又對中國構成威脅。目前,各國均只能忙於治標,即切斷蔓延鍊,而無能治本,後者只能期待疫苗,而疫苗開發需時,遠水救不了近火,就治標而言,各國各有一套,步調不一,有時還不免相互摯肘。

以上三大方向的發展,現在都看不到盡頭,這是全球人心感到恐慌甚至恐懼的根源。形勢之惡化將伊於胡底,怎麼辦?

唯一的答案和希望,就是盡快展開國際合作,由全球各國捐棄成見、拋開恩怨,來共同面對這個全人類共同的敵人:新冠病毒。既有的國際組織或架構如WTO、聯合國、G7及G20等,或威望不足或能力有限,似均難以擔負重責。

眼下的重責不外兩條:一是控制疫情,在各國之內,因國情不同,極需視各國情況交流經驗,相互支援。目前中國已展開第一步,對重災國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協助;在各國與各國之間,尤其是入出境的管控,尤須通過協調,步伐一致。二是研發疫苗。這是全球最終的希望,越早成功愈好,目前中、美、德、日均在加班加點奮戰,而只有通過坦承緊密合作,才可望提早成功。

這兩大重責,必須由大國帶頭,一方面當仁不讓,投入國家最大資源,全力以赴;二方面,號召協同整個國際社會,共同對付人類最大敵人。中、美兩國如能放下恩怨,攜手合作,將是全球之幸。

2008世紀金融海嘯催生了G20,2020新冠病毒災難之後形成了G2,歷史或將如此記載。(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