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商業策略,中國「知識付費平台」各有哪些應變之道?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文薇

當全球疫情大爆發,居家防疫成為新時代下的生活型態。突然多出的時間有不少人拿來提升技能,有的人重拾過往曾經學到一半的小提琴,有的人終於拿起書閱讀,而這些看似微小的生活改變,正一點一點開啟中國知識付費另一條新的大門。

中國知識付費領頭羊:「得到APP」逆向操作,開辦線下俱樂部

說起《得到》APP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就是由能言善道的羅振宇創辦的。在疫情之下,羅振宇重拾他最厲害的說話本領,硬是逆著潮流開辦了線下的俱樂部,就在北京华贸北广场舉辦,還販賣門票,一張人民幣880元(台幣約3800-3900元)。

這樣反常識的大動作舉辦線下活動,是得到團隊想出的應對之策,在疫情爆發後,各種線上平台紛紛出頭,大家都想搶流量的一杯羹,《得到》舉辦的「啟發俱樂部」偏偏就是要逆潮流而行,做成線下,凝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形成一個更穩固更具互動性的平台,讓人無論在線上還是在線下都能推廣行銷課程。成為疫情之下難得一見的商業策略。

中國說書付費翹楚:「樊登讀書APP」緊跟趨勢,拓展在線教育

若提到羅振宇的《得到》APP,就不得不提到中國超強說書人樊登創辦的《樊登讀書》APP,在中國擁有超過3300萬付費會員。

《樊登讀書》APP比起前面提到的《得到》APP更偏向「教育」類型,也就是「商業」氣息會比較低,親子類的教育會高一些。這種平台的天生屬性在疫情之下顯得更具有價值。理由很簡單,疫情驅使的很多學校都變成線上教學,許多家長想著孩子整天待在家學習,那我得好好監督才行。但要怎麼監督?怎麼輔導孩子讀書呢?

這些問題,《樊登讀書》APP裡有著最權威最詳盡的課程,舉凡怎麼好好和孩子溝通到親子互動學等,應有盡有。讓本來就推崇「新教育」學習模式的《樊登讀書》APP能順著這波疫情,順利拓展了他們在線教育的業務。

非頭部付費平台:百花齊放,人人都是專家

前面介紹了兩個在中國相當知名的頭部付費平台後,緊接著筆者就來介紹其他類型的知識付費平台,看看它們在疫情之下分別用了什麼應對之策。

十點讀書

將自己定位為文化生活平台的《十點讀書》APP內容可說是包山包海,從有聲書到定期播客(台灣稱Podcast)還有線上課程影音,幾乎涵蓋每一種線上資源,內容偏向生活類型的十點讀書在疫情之下舉辦了讀書節的活動,邀請多位作家推出書單,讓更多人加入閱讀的行列,推廣居家期間的閱讀習慣。

千聊

這是最多素人使用的直播教課平台,我自己也有在上面聽過幾堂課,整體來說它的客群面向非常明確,就是針對那些對某些知識感興趣的人,只需要花費小小的金額就能聽到各行各業的知識。在疫情期間,許多線下課程被迫停辦,但線上課程卻走向市場高峰,千聊正是搭著這股潮流,在大眾與小眾之間,穩定獲利著。

根據數據研究調查,2019年中國知識付費用戶規模達3.6億,預計2021年將接近5億人。這樣龐大的用戶數量,顯示了中國知識付費已然成為新世代吸收知識與資訊的必要管道,讓那些受夠了假消息、假資訊的用戶們,可以通過付費實現內容優化,學習到真正有價值的知識。

疫情之下,倒逼著我們加速進入全新的生活型態。受到大環境驅策下,中國知識付費平台為我們展示了五花八門的應對之道。分別有順潮流與逆潮流的商業策略。在沒有改變平台初衷的前提下,繼續在艱難的時刻裡發光發熱。

延伸閱讀
學校與教室因疫情關閉後,遠距教學不該成為「唯一」的學習途徑
蔡英文7月民調脫離死亡交叉,還是正在「觸底盤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