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身心健康:休息和放鬆是如何成為一門藝術的

貝爾·雅各布斯 - (Bel Jacobs)
·9 分鐘 (閱讀時間)
在這個繁忙的世界裏,尋找喘息的機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在這個繁忙的世界裏,尋找喘息的機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去年,鹿特丹設計專業的學生克里斯登·斯普魯特(Kirsten Spruit)創作了一個名為「留念空間」的混合媒體裝置作品。遊客們被邀請躺在一張寬大的黑色牀墊上,戴上耳機,播放著共鳴的聲音,什麼也不做。還有電影裏放著緩慢的文本--——我覺得我今天什麼都沒做,激勵大家對消極進行思考。

斯普魯特反思道:「留念空間源於一項研究,該研究主題是人們一種不安的感覺,即時刻覺得需要有生產力和效率,這種感覺似乎主宰了許多人的生活,尤其是我們這一代人。」

人們的休息變成什麼樣子?在畫廊裏展出,就好像它是靜物作品?只有被邀請參加藝術活動時,才能做這樣的事?顯然是。克勞迪婭•哈蒙德(Claudia Hammond)是BBC廣播4台《All in the Mind》節目的主持人,也是《休息的藝術》(The Art of Rest)一書的作者。她說:「忙碌已經成為一種榮譽。它已經成為我們對自己和他人的期望。不幸的是,有證據表明,我們確實認為忙碌的人生更好。在某些方面,甚至休息也被商業化了。看看健康運動。有人銷售一種生活方式:認為你應該抓緊時間做對自己有益的事情。」

結果是:我們在休息時會感到內疚,所以我們休息得不夠。今年早些時候,一項研究顯示,如今45歲至65歲的美國人比上世紀90年代的人壓力更大。世界衛生組織將壓力列為「21世紀的健康流行病」。

難怪。大疫情意味著,我們因憂慮而發狂,常常足不出戶,無法參加許多生命中最能恢復健康的活動。如果說全球疫情帶給了我們什麼,那就是舊的生活方式不管用了——無論是對我們自己,對別人,還是對這個星球。我們需要重新評估,不僅僅是我們自己的行為,而是社會。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停下來。"

我們看到,人們對工作效率和自我提升的牴觸情緒正在逐漸增強,開始走向實際生活中的無聊、自省和退出,「未來實驗室」(Future Laboratory)的資深遠見作家霍利•弗蘭德(Holly Friend)告訴BBC文化欄目。「除了呆在家裏重新調整生活節奏外,人們別無選擇。他們發現自己正在體驗一種新的生活節奏,這種節奏將影響我們未來多年的日常生活。這段時期給了人們一個機會,讓他們能夠坦然接受自己什麼都不做、什麼都錯過的現實,這些曾經意味著恥辱和內疚。」

無論如何,變化正在到來。2019年初,一項針對2200多英國人的調查發現,當朋友們取消喝酒或聚會時,78%的千禧一代會積極享受錯過,而不是害怕錯過。2020年2月,加州的精神病學家卡梅倫·賽帕(Cameron Sepah)博士提出了「多巴胺禁食」的概念,在這個概念中,我們應拒絶現代生活中的各種各樣的刺激。相反,我們應該讓自己感到無聊或孤獨,或者在更簡單、更緩慢、更自然的活動中獲得快樂,從而應對被強迫的行為,這些行為說是可能會讓我們更快樂,但實際上恰恰相反。

我們該怎麼做呢?首先,讓自己舒適,在這個新參照中,有一些舊愛好。《休息的藝術》對18000多人進行調查,選出他們最愛的十項活動。第七項是洗澡。哈蒙德在《洗個漂亮的熱水澡》這一章(裏面有一些有趣的事實,比如「一層氣泡防止熱量流失」)建議我們到浴缸裏去。去年大疫情爆發前,化妝品公司Lush推出了「我們是沐浴者」(We The Bathers)活動,用一個短片探索了這些私密的自我護理,現在感覺他們在太有先見之明瞭。

但是,還有其他類型的活動正在流行。沉浸在鑼或藏族缽發出的聲音中,這是2020年康泰納仕旅行社(Conde Nast Traveller's)推出的最大的健康項目。曾經主要是在新時代活動中(New Age retreats),如今參加者則包括小羅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和查理茲•塞隆(Charlize Theron))知名人物。但在光鮮亮麗的名人贊助背後,此項活動有著悠久的歷史。40,000多年來,土著部落以類似的方式使用迪吉裏杜管(didgeridoo)。在西藏傳統文化中,鑼被認為與宇宙的本質有著深刻的精神聯繫。

聲音治療師說,聲波震動可以放鬆腦電波模式,降低心率,減輕壓力和疼痛,緩解焦慮。「我開始意識到,我通過嚴格的藥物治療達到的深度冥想狀態,通過聲音浴可以更快、更容易地達到,」一位很有經驗的冥想練習者塔瑪拉·克萊恩(Tamara klein)說。「我喜歡他們的感覺。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身體感覺,本質上是身體進入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與此同時,其他東方的沉浸式哲學繼續引導疲憊的西方思維回歸家園。

去年,相信森林(Woodland Trust)機構建議,森林浴應該被納入全科醫生推薦的非醫療療法。森林浴於上世紀80年代在日本興起,被稱為shinrin-yoku。森林浴不僅僅是在公園裏散步那麼簡單。「很多人最初認為他們一輩子都在做這件事,」森林沐浴研究所的創始人加裏·埃文斯(Gary Evans)告訴《觀察家報》(Observer)。「但這可能是一次輕快的散步,但你可能會擔心狗跑去了哪裏。更好的『森林浴』方式是用心地花時間在樹蔭下,以達到健康和幸福的目的。」

根據作者埃德里安娜·瑪麗·布朗的說法,休息可以是一種「快樂行動主義」。
根據作者埃德里安娜·瑪麗·布朗的說法,休息可以是一種「快樂行動主義」。

自然療法

對於哈蒙德來說,這一點都不奇怪,在他的書中,在閲讀之後,花時間身處自然中,這是第二位的。她反思道:「在大自然中行走會讓我們透徹理解事物,讓我們思考自己只是大千世界中的一小部分。」她採訪了《自然》雜誌的作家理查德·梅比(Richard Mabey),他患有抑鬱症,並從大自然中找到了養料。他告訴她:「你可以盯著一片鹽沼看10分鐘,10分鐘後,它會和之前完全不同。對我影響最深的是——我理解它成為一個生命系統的一部分。」

除了更好的身心健康外,休息給我們帶來的所有好處,我們都忘記了。弗蘭德說:「休息讓我們有時間重新集中精神,這是近年來我們已經喪失的能力。」「不懈追求自我優化,分散了我們的注意力,讓我們無法享受放鬆、愉悅甚至無聊的好處,而事實證明,這些狀態可以讓我們此後更有效率。」我們不應該懷疑看似無用的時間,而應該擁抱它。「空虛的時刻,沒有娛樂,或者沒有同伴,實際上可能會激發創造力,」情感歷史學家蘇珊·J·馬特(Susan J Matt)說。

其他哲學家正在預見這樣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裏,最好的休息方式之一就是幫助整個社會。在《快樂行動主義:感覺良好的政治》(Pleasure Activism: The Politics of Feeling Good)一書中,女權活動家埃德里安娜·瑪麗·布朗(Adrienne Maree Brown)的目標是將道德和積極行為重新定義為個人解放。與此同時,劍橋哲學家、存在主義者桑迪·格蘭特(Sandy Grant)預見了一種快樂經濟,在這種經濟中,放棄實際上是一種樂趣。「不是享受一般人買不起的汽車,享受一般人不能享受的度假,如果我拒絶享受剝削或傷害別人才有的樂趣呢?」

如果這些還不能闡釋放空的動因和渴望,那就無話可說了。也許正因為如此,專家們開始將休息重新定義,上升到終極反抗的高度。無論是森林浴、鑼聲浴還是浴缸浴,都是在擺脫倉鼠滾輪般的生活。2018年,喬治娜·約翰遜(Georgina Johnson)在迷你宣言《慢時尚拯救心靈》(Slow Fashion to Save Minds)中,呼籲人們衡量生活和工作方式(往往是人為加速的)真實代價。她的新書《緩慢的折磨》(The Slow Grind)從心理健康、時尚、種族、教育、社會正義和氣候變化等角度審視是否良性發展,並提出我們如何以不同的方式重建我們自己和這個星球。

速度可能是首先要拋棄的東西之一。弗蘭德說:「享受和休息正日益成為與現行體制相牴觸的政治行為。」在過去十年裏,休閒意味著內疚,因為對商業的迷戀人們期望即使是空閒時間也應該用來鍛煉身體和智力。但是,隨著疫情隔離和孤獨迅速成為新常態,休息成為一種輕鬆、愉快的做法,以抵抗當前的制度。運動和冥想指導布里奇特·勒夫(Bridget Luff)說,「當然可以,慢下來能讓我們有更清晰的視角——這與西方社會的要求正好相反。」

她補充道:「打個盹,冥想一下,或者只是在沒有屏幕的情況下暫時休息一下,走出不斷灌輸給我們的銷售、勵志故事和格言的包圍,讓我們置身於更真實的世界中。」「休息是一種安靜的反叛行為,它讓我們以新的方式存在和看世界。」

霍莉·弗蘭德補充道:「後退一步,暫停一下,重新評估我們生活中壓力的來源,是必要的。它讓我們獲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的技能——比如適應能力。在這突如其來的一年疫情裏,我們開始意識到,作為人類,我們需要隨時凖備適應和改變優先事項。休息正變得不可或缺。為了應對世界上這種極端情況,我們需要保持冷靜、鎮定和專注。」下次你想睡個午覺,而你的朋友和家人卻不以為然地質疑?就告訴他們你在反抗。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閲讀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