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受惠股》快篩試劑需求暴增 美國三檔生技股狂飆超過400%

邱立玲
信傳媒

武漢肺炎快篩試劑需求激增,美國生技公司Aytu和Co-Diagnostics股價今年狂飆數倍。(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世界各國加快研發治療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的藥物、血漿和疫苗,近期陸續傳來佳音,而美國製作快篩試劑的3家公司股價今年更是大漲數倍。

其中,Aytu BioScience即將在北美上市新冠肺炎快篩試劑,股價從去年底的0.35飆漲至今年3月25日收盤的1.99美元,累計狂飆4.6倍。

美國FDA改變規定,可特許批准試劑快速上市後,Co-Diagnostics的新冠肺炎試劑不只可以大量賣給美國實驗室,還可以外銷五大洲各個國家,其股價今年狂飆7倍,股價來到8.18美元,券商分析師喊股價會上漲到20美元。

另外,根據周二新緊急協議,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批准全美各地的醫生使用新冠病毒康復者捐贈的血漿,用來治療重症患者。

FDA批准醫生可使用康復者血漿治療武漢肺炎患者

FDA會做出這一決定,是因為前一天紐約州州長古莫(Andrew Cuomo)宣布,紐約州衛生部門即將開始使用從康復者血液提取富含抗體的血漿,治療新冠肺炎的重症病患。

FDA表示,他們採取這一不尋常的療法,也是因為美國冠狀病毒的患者和死亡人數在迅速增加,但這種血漿的捐獻者必需符合常規的獻血標準。

最早在幾個世紀前就有人使用康復者血漿療法,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時期也曾用過這種療法,一些專家認為,在未來數月才會開發出更複雜的特效藥之前,血漿療法可能是當前對抗冠狀病毒的最大希望。

血漿療法存在100多年了

「這種方法有其優點,特別之處在於它不是全新的療法,它已存在100多年或是更久。」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醫學與分子微生物學副教授亨德森(Jeffrey Henderson)博士說。

在2002年SARS爆發期間,曾經採用血漿療法,主要是從復原者的血液採集抗病毒的抗體,中國的初步報告表明,復原者血漿也可以有效減輕新冠肺炎的症狀。

專家說,如果能夠證明這種療法是安全有效的,就可以先治療輕症病患,這會是最好的選擇。過去的研究表明,積極輸入康復者血漿.也可以有效保護一線醫護人員免於生重病。

奎寧加上抗生素日舒,5天後100%清除病毒

除康復者血漿外,兩種老藥也帶來治療契機。上周醫師蕭捷健在臉書上發文指出,法國的研究指出,老藥奎寧加上抗生素日舒,5天後100%清除病毒。蕭捷健解釋,奎寧主要用於治療瘧疾、狼瘡及類風濕性關節炎,而日舒(Azithromycin)主要拿來治療黴漿菌肺炎和小兒久咳等。

原本作為抗伊波拉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雖被寄予厚望用來治療武漢肺炎,但是最近發表的初期實驗結果都只展現約50%的治癒率,和標準治療藥物差不多。

上周,美國總統川普數次公開大肆宣揚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和日舒可以治療新冠肺炎,並強調美國立刻可以提供需要的存貨後,這兩種處方藥開始從許多藥局架上消失。

美國藥廠加速製造羥氯奎寧和日舒

美國FDA重新批准一家印度公司進口這兩種藥物,美國的藥廠也開始加緊生產羥氯奎寧和日舒,以滿足患者激增的需求。

日舒是一種抗生素,通常開處方用於治療細菌性肺炎等細菌感染疾病;羥氯奎寧為1940年代就生產的藥物,用來治療瘧疾,也能治療風濕性關節炎和狼瘡等自體免疫系統疾病類。

川普為何提起羥氯奎寧和日舒?因為法國研究顯示,新冠病毒患者在接受這兩種藥物治療後5天,血液裡SARS-CoV-2(武漢肺炎病毒)被100%清除。在中國,另一項針對100名患者的研究顯示,醫生也通報使用這兩種藥物,降低患者病毒量的一些成功案例。

為什麼住院重症患者服用羥氯奎寧?

除此之外,沒有太多證據表明這些藥物的功效,所以衛生官員不允許輕症的新冠肺炎患者服用羥氯奎寧自我治療,但醫生開始對住院重症患者使用這種藥物。

例如,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該大學醫院的20多名新冠肺炎患者中,有6名在服用羥氯奎寧。當其他治療無效時,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中心和波士頓布萊根婦女醫院的醫生現在也開始用羥氯奎寧治療重症患者。

更多內容

誇張!捷克官媒:中國製武漢肺炎快篩試劑錯誤率高達8成

中國試射百枚飛彈積極演練獵殺美航母 美電偵機現蹤高雄外海

更多信傳媒報導
中國試射百枚飛彈積極演練獵殺美航母 美電偵機現蹤高雄外海
史上最大規模封城 印度13億人不准出門 連奎寧都禁止出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