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美麗島 電子報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疫情從農曆年前延燒至今,已經快要兩個月了,「人權」這兩個字,幾乎已經沒什麼人再談,也沒什麼人關心了。

昨天傳出第54例確診是從事金融業的男性,引發金融圈的恐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還勸民眾不要肉搜、公布當事人個資。結果不到幾個小時之後,陳時中就又宣布針對「明知故犯」前往第三級「警告」地區者,將祭出禁領補償、加徵費用、公布姓名等3嚴懲。

一方面叫大家不要肉搜,一方面又說要公布姓名,這都是同一個陳時中。

不管是《傳染病防治法》、《醫師法》、《醫療法》、乃至希波克拉底誓言、所以醫生的養成教育,都把保護病患的個資、病史視為基本的醫德,違者要移付懲戒。但如今陳時中自己「逆時中」,違反自己前半生信守的信念,似乎也不覺得有任何違和之處。

行政院發言人Kolas說,支持依法防疫,公布姓名目的不在暴露個資,是保護人民健康。問題是,這些「明知故犯」者或許社會觀感不佳,讓人提心吊膽,但並沒有染病;公布一個健康人的個資,如何達到「保護人民健康」的效果?但網民不管這些,陳時中的說法仍舊在網路上獲得一面倒的好評。

中國古代對於犯法的人,有一種手段叫做「遊街示眾」,基本上就是羞辱你,讓看到的人也心生警惕,不敢做類似的事;如果是罪大惡極者,就是梟首示眾、曝屍三日,讓所有活人都看到犯罪的下場。就在不久前,我們才在視頻上看到,中國的民眾因為沒戴口罩,被綁在電線桿上、被遊街示眾。

行政院跟陳時中今天的說法,其實是「很中國」、很原始的,但台灣的民眾依然覺得好棒棒、好安全、好進步,一切都是政府料敵機先、提前布署。

國際疫情不斷升高,很多歐美國家都採取了封鎖邊境、停止航線的激烈手段。政府如果覺得防疫上有需要,當然也可以行政手段斷航,規定所有第三級「警告」區域的航班,都不能飛進台灣。如果覺得這樣還不夠,也可以透過總統發布緊急命令,限制部分人民的權利跟自由。

但緊急命令還要立法院通過,還要訂定一個期限,還要寫明限制哪些人民的自由,遠不如「順時中」來得方便、來得有彈性,可以「早上別肉搜、下午主動公布」。反正只要陳時中講出來的一切,都是《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疏困振興特別條例》第7條規定的「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可以連憲法一併排除。

所以政府的一切不作為都是作為,政府可以既不停航、也不限制你去,但你去了回來就公布姓名;明明政府覺得安全無虞的地方,所有高中以下師生也都不准去。因為政府沒明文禁止,所以民眾就沒有退票的依據,所有防疫的成本,都由民間、民眾自行承擔。政府永遠都不會錯,有錯的一定是染病的人。

疫情引發的恐懼,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以往我們追求「普世價值」消失無蹤,人類心底最深的慾望、歧視,假借「防疫」之名,堂而皇之成為主流。歐美接連傳出歧視、羞辱歧視亞洲人的消息,亞洲人的人身安全都有問題;回到國內,網民毫不留情的罷凌少數人,把虛幻的「群體利益」無限上綱,任何一點點的威脅都是死罪。

脫掉了文明的外衣、少了法治的束縛,政客們肆無忌憚的開始民粹賽車。因為北市有學生返國發現感染,新北市長侯友宜不管有沒有法源,昨天就直接下令宣布禁止高中以下師生出國;輿論才剛開始批評侯友宜,沒想到行政院昨天下午立刻宣布跟進,還加碼要公布姓名「明知故犯」的姓名。

以往政客常用「政策買票」、「肉桶法案」來討好選民,政策買票即便是慷全民之慨,但畢竟還是有成本、還是有極限、還是要立法、還是要預算。在民粹當道的時代則不同,侵害人權有掌聲、罷凌少數有選票,既不用立法、也沒有成本,更沒有極限,要多過頭有多過頭、要多過分就能多過分。只要選民吃這套,政客就一定能做到。

選票就是道德、掌聲就是正義。這個國家的政客們,已經不覺得自己需要維持道德上的正當性,也沒有任何要堅持的價值或信念,他們甚至連假裝都覺得多餘。只是當疫情過後,朝野兩個既不捍衛人權、也不堅持任何價值的政黨,如何能重新穿回文明、進步、改革的外衣來欺騙選票,又要如何維持統治的正當性、又要如何中興呢?

【作者 單厚之/媒體工作者】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好不容易從皮條客手上逃離的女孩,為何甘願再「送羊入虎口」?
趙少康:別人被殺你廢死,要是你自己家人被殺你還廢不廢?
江主席第一波人事令 - 穩健,但可以更勇敢!
被折翼的東京奧運
花開之後,我們看見什麼?──思索歷史上的兩個學運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