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發布準確透明 考驗當局

陳柏廷/綜合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武漢封城屆滿一周年之際,大陸河北等地疫情再起,本土病例攀升,新華社主辦的《新華每日電訊》罕見地連兩天發表評論,批評河北省疫情發布不公開、不透明、不及時、不準確。大陸新冠疫情的發布是否透明及時,伴隨武漢封城,一直是個備受關注的焦點。武漢人乃至所有大陸民眾心中仍舊留下一堆問號:「當初若第一時間有重視李文亮訊息,結果會不會不一樣?」武漢封城是大陸舉國體制抗疫成功的具體象徵,但「李文亮之死」背後也點出舉國體制下地方官員「怠政」,所衍生「防疫慢半拍」毛病,更暴露出國家集體利益與人民個體自由衝突的長久問題。

李文亮是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2019年12月30日在看到一份病人檢測報中具有類SARS病徵的案例後,出於「提醒」在同學微信群裡發布消息;正是這一舉動,使得李文亮成了新冠肺炎疫情最早的「吹哨人」之一,而此時此刻,距離2020年1月23武漢封城已不足一個月。

「吹哨」後隔天,李文亮先是遭到武漢市衛健委等單位內部約談,武漢市公安局1月3日又約談李,要求其簽下訓誡書,警示他不能在網路上發表「不實言論」,他最終因救治患者染疫,2月7日淩晨2點58分病逝,得年34歲。

為平息民怨,李文亮死後40多天,大陸官方3月19日發布調查報告。報告稱李是「2019冠狀病毒疫情的吹哨人」;同日新華社等官媒刊登《國家監委調查組負責人答記者問》,強調李文亮不只是「疫情防控、貢獻犧牲的醫務人員」,更是共產黨員。

對比後來大陸官方果斷武漢封城,舉國抗疫的效率,這一份調查報告,並未化解各界對武漢地方官員為何第一時間「不作為」,以及抗疫初期資訊不透明的疑慮。

毋庸置疑,大陸疫情在各地封城後迅速得到控制,但「李文亮之死」一定程度上也與舉國體制下,大陸地方官場「怠政」的長久弊病有關。回顧事件始末,對武漢官員來說,疫情尚未明朗之際,若貿然上報反而很可能「攤上大事」,因此錯失上報疫情的黃金時間。

至於湖北作家協會前主席方方,在疫情期間寫下的60篇《方方日記》,寫出封城期間武漢市井小民無奈心聲,無形中也點出抗疫至上的國家集體利益與人民個體自由的矛盾。大陸抗疫成功一定程度上是以「武漢封城」為代價,武漢民眾成為「另類的犧牲者」,「染疫者」的負面標籤就連解封後,一時半刻都難以摘下。

「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方方日記》的這句話,無疑是武漢封城一周年最好的註腳;而第二波疫情在全球方興未艾之際,國家利益與個人自由如何平衡,仍舊不斷地在拷打著大陸官方與14億大陸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