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全球經濟 百年未遇的大危機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近幾周全世界股市震盪狂跌,為了救市,全球六大央行聯手,美國聯準會兩次共降息六碼(1.5%),並推出7000億美元量化寬鬆計畫;歐洲與日本利率接近零,已降無可降,政府拋出大量資金,希望能紓解疫情引發的崩跌。眼看措施不奏效,川普政府預備通過總額達1兆美元經濟刺激配套措施,其中包括發放全國民眾每人2000元,對小企業紓困。但股市17日回升6%後,18日道瓊再崩跌1300多點,看來救市舉措未挽回投資人信心。

股市升升跌跌只是反映消息面,最終畢竟要反映經濟基本面,而經濟又決定於疫情嚴峻程度;即使再降息、投入的資金再多,疫情多嚴重、會拖多久、全球經濟會受到多大影響,都不確定,而裁員、失業潮已開始,不確定感引起更大恐懼,造成恐慌,股市自然難穩定。

新冠疫情引發的經濟衝擊,是場史無前例的經濟危機,不僅從中國工廠關閉開始,造成全球供應鏈斷裂,貨架上無貨可賣,產生「供給衝擊」(supply shock);隨著疫情擴大到東亞、歐洲、中東和美國,這些地區消費者不敢或不能旅行、出門購物和用餐,需求下滑,又造成「需求衝擊」(demand shock),出現供給面和需求面雙重打擊的罕見危機。

各國政府過去手上的貨幣與財政政策,都是解決經濟金融危機的工具,但這一次並不適用。一方面發錢給民眾要大家消費,另一方面又要求大家隔離,不到公眾場所,顯然自我矛盾。政府現在看起來沒有能力控制疫情和救經濟,唯一只冀望疫情趕快過去。川普總統說,疫情舒緩要到今年7、8月,但全球經濟,包括美國經濟恐怕將進入衰退。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以最樂觀情況預測,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將由原先預估的2.9%,下修到2.4%,相當於產值損失4000億美元;中國經濟成長率將從5.7%下修到4.9%,美國從2%下修到1.9%。彭博經濟研究預測,最壞情況下,日本、美國和歐元區都步入衰退。

而且疫情過後,全球經濟將須經過相當長時間才能呈U形緩慢恢復,至少需兩、三年,而非V形立即反彈。這是因中國占全球經濟比重增加,而全球受到疫情衝擊太大,製造、航空、旅遊業和小企業都重創。

首先,在2003年SARS疫情結束後,香港和中國大陸經濟曾很快回到正軌,但當時中國經濟僅占全球GDP的4.2%,是全球第六位,疫情只局限北京與廣東、香港等小部分地區。中國今天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GDP已躍升占全球16.3%。國際貨幣基金估計,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中國就貢獻39%,絕對是帶動全球經濟成長的火車頭。

其次,新冠疫情不僅影響整個中國大陸,還蔓延韓國、歐洲和美國等地,令全球市場萎縮,即使中國能盡快復工,也找不到市場可以讓出口立即恢復到從前水準。誠如財政部長米努勤所擔心的,經濟衝擊可能比2008年金融海嘯嚴重,讓美國失業率最高飆升到20%,超過2008年金融危機,直追1929年至1939年經濟大蕭條時期。

疫情還會有長遠的經濟衝擊,譬如全球供應鏈的風險。中國在全球汽車工業、電子產品中占有非常重要的零件生產者地位,中國供應鏈早已深度嵌入全球體系,大陸不能順利出貨,全球製造業就有供應鏈斷鏈、無貨可賣的危機。

疫情敲響了警鐘,每一家使用外國供應零配件的企業、每一個政府都要開始重組供應鏈。可以預料,貿易保護主義將大興,各主要經濟體將不惜成本,把產業鏈移回至本國或友好盟國,並建立關稅或非關稅壁壘,以保護自己的產業供應鏈。這方面看,產業外移增加,對中國尤其不利。

此外,也要注意疫情可能觸發新的金融危機。最近義大利、西班牙疫情嚴重,兩國經濟的核心產業旅遊業受到嚴重打擊,義大利、西班牙等國如陷入財政危機,公開市場上籌不到錢,可能會向歐盟求援向其提供緊急資金,但歐洲央行總裁拉加德已表示,無法支持其國家債券,導致義大利國債價格崩跌,是值得我們注意的警訊。

新冠疫情被金融圈認為是一隻黑天鵝,逾百年未遇,極其罕見,且無法預測;但早在2018年2月,世衛組織便提到未來可能導致大流行的傳染病「疾病X」。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新冠疫情怕是一隻「大灰犀牛」,危機早就在眼前,只是各國都選擇視而不見。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全美最新疫情:死亡逾150例、確診破萬  紐約州確診破4000全美最高
納稅人發2000元紓困 第一張千元支票 4月6日寄出
美籍華人演奏家稱中國人是「豬」後…連收兩道解聘令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