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讓G7現形

戴東清
中國時報

新冠肺炎自2019年12月在中國大陸爆發以來,受到全球化的影響迅速擴散到世界各地。此波疫情最大的啟示,是防疫就此模糊了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的界限。

新冠肺炎在大陸武漢地區爆發,導源於當地市場衛生條件惡劣、民眾飲食習慣不佳,大陸雖已晉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卻難脫仍為開發中國家的舊有印象。然而就在北京斷然採取了封城等嚴格的防疫措施,有效阻止疫情擴散,甚至能派出醫療團隊或輸出防疫物資協助他國防疫後,在維護大國形象上稍稍扳回一點顏面。

同為亞洲國家的日本,雖然屬已開發國家俱樂部G7的一員,但在應付鑽石公主號遊輪旅客群聚感染的失能,令世人對具有先進醫療水準的日本在防疫上的表現不敢恭維。如今連日本國內都有7成以上民眾支持預定7月登場的奧運延期。這顯示民眾對日本政府防疫能力不具信心,否則當地也不會出現鑲嵌首相名字的「不『安倍』增」的掛板。

G7成員中,義大利不僅確診案例是大陸以外最多的國家,死亡數甚至超越大陸;英國政府更採取不檢測、輕症不治療、不停課的防疫措施,首相強森更宣布要採取讓6成民眾感染的「群體免疫法」,還請民眾「做好失去親人的準備」,引起了世界衛生組織及多國的抗議。兩國表現都令人搖頭。

其餘如美國、加拿大、德國與法國的G7國家,本身醫療體系應變不急,致新增個案看不到盡頭,只能關閉邊境來防堵疫情,看不出有比開發中國家更高明之處。尤其美國總統川普在1個月前還不斷將新冠肺炎與流感相提並論,呼籲民眾不要恐慌;待疫情在境內爆發導致各項經濟指數下滑,對其連任造成衝擊後,反而是將疫情擴散的矛頭指向「中國病毒」,冀藉此來轉移焦點。

反觀原本被視為經濟發展程度稍微落後、醫療水準難謂上乘的亞、非及中南美洲國家,疫情反而不如想像中的嚴重。尤其是媒體報導非洲國家烏干達在防疫上的用心,比已開發國家是有過之而不及。台灣在防疫上也有超越已開發國家的表現。

由此可見,新冠肺炎疫情已模糊了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的界限。這也說明任何國家在新型病毒出現之際,都必須謹慎以對,不能仗著本身的經濟發展條件就輕忽以對。尤其在全球環境與氣候變遷加劇,隨時可能產生新病毒的情況下,防疫將成為未來各國及國際互助的重要課題。

(作者為南華大學國際事務與企業學系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