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病戰 美中下一波交鋒

蔡裕明
旺報

在大陸於今年年初爆發新冠肺炎之時,美國總統川普曾讚揚習近平防疫能力。但就在新冠肺炎席捲亞歐大陸以及美國本土也相繼傳出新冠肺炎的病例與死亡個案後,美國開始提高自身的防疫作為與能力,並批評大陸隱瞞疫情與防疫作為。

美國轉移國內壓力

川普一開始即輕忽新冠病毒的嚴重性,認為病毒可能會突然消失,並且新冠肺炎較流感更好處理。等到疫情擴大並影響美國經濟乃至於美國民眾的日常生活時,才開始實施應變措施。

川普一方面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為各州及市政府提供更多援助,並將加速病毒檢測和提供資金研發疫苗。另一方面,在1月31日對大陸實施旅行限制後,3月13日美國宣布對歐洲(除英國外)實施旅遊禁令,美國國務院也提高美國人赴全球旅行警示。與此同時,川普強調「疫情來自於中國」,國務卿蓬佩奧與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等仍稱「武漢病毒肺炎」而非「新冠病毒肺炎」,批評大陸隱匿疫情;福斯新聞網也使用「中國冠狀病毒」播報新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不滿「武漢病毒」的說法,並反駁川普的講法。

但是,川普乃至於蓬佩奧的「言說」,乃是利用政治掩蓋和分散注意力,而非基於事實的公共衛生的危機處理。這也顯示川普乃至於美國內部的保守派,向來善於利用二元對立挑動美國內部情感,掩蓋自身所面臨的總統選情危機與國內的股市震盪風暴。

此種「仇恨」所引發的「恐懼」語言,基本上有兩種意涵。一種為用於國內消費並進行宣傳,用於包裝美國與中國的對立事件,延續從前年開始的美中貿易戰。

另外一種則是在媒體置入挑釁性的報導,從而塑造「仇中」與「恐中」的選舉語言,激起怨恨和敵對情緒,轉移內部壓力,複製2016年時川普將移民與有色人種當作激化選情的工具。

於是,除中國外交部的回應外,北京方面指責川普的種族主義與仇外心態,使美國自身成為受害者。並認為蓬佩奧等人正利用這場疫病危機,推動美國對大陸鷹派的政治路線。

全球勢力重新洗牌

其實,從冷戰時期雷根的「邪惡帝國」,到小布希的「邪惡軸心」與「流氓國家」,再到美國前國務卿萊斯的「暴政前哨」以及川普的「全球四大惡人」,均可看到這類仇恨政治的言說。邪惡的標籤可以喚起特定的意象、感覺和思想,簡化歷史與安全問題並改變民眾的主觀意識。如果存在威脅已被視為威脅的問題,那麼對存在威脅的主張便更有說服力。例如,如果民眾有著過往流行性疫病的記憶,對新型流感病毒的恐懼便可能更為有效轉為威脅。這類仇恨言說的背後,需要警惕的則是是否恐懼更為激烈且朝向好戰的可能性。

政治語言學告訴我們,語言可以改變我們的社會地位或我們與他人的互動方式,並影響思考與行為。原本國際政治在美國與中國簽署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後,各方多以為美中的許多問題將暫時休兵,然而,一場新冠肺炎又啟動兩國的交鋒,一場以病毒為基礎的疫病戰,正在美中間蠢蠢欲動。

美國在這場「戰疫」也有不能輸的壓力,究竟「華盛頓防疫模式」或「北京防疫模式」何者較能防堵新冠肺炎在各自國內的擴散乃至解決新冠肺炎,也將成為年底美國民眾評價川普的政績,以及全球勢力的重新洗牌。(作者為實踐大學高雄校區博雅學部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