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發難收的文明對抗

黃光國
中國時報

去年4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稱中美貿易戰爭不只是貿易,而且是科技、甚至是整體「文明的對抗」;從此之後,敏銳的觀察家就到處可以看到這兩大文明之間的尖銳對抗。

今年是庚子年。春節過後,新冠肺炎在武漢爆發。2月3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刊出一篇文章,題目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劈頭就說:「因為某種蝙蝠病毒,像不可阻擋的重型卡車般的中國終於在本周停住了。儘管中國當局努力控制疫情,並重啟經濟發展,但這個正逐漸習慣中國崛起勢不可擋的世界,已然發現:沒有什麼東西,包括中國的實力,可以視為理所當然。」

寫這篇文章的專欄作家瓦特·米德,是美國哈德森學院外交戰略與政策研究學者,他的幸災樂禍反映出美國的主流意見。一時之間,西方主流媒體和社交網路充斥著諸如「新黃禍」、「黃色警戒」之類帶有種族歧視的粗鄙語言,德國《明鏡週刊》甚至以「中國製造的冠狀病毒」作為封面標題。

2月初美國和日本從武漢撤僑,美國是純撤僑,並未捐贈任何醫療物資給中國大陸。日本的飛機則帶來兩萬個口罩和一批紅外線體溫計,日本漢語水平考試事務所捐贈的包裝紙箱上寫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日本醫藥仁心會等4家機構捐贈的物資上寫著「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後者出自《詩經》秦風;前者則是取自唐代日本長屋王邀請鑑真法師到日本弘法時,送給大唐千領袈裟上繡的偈語:「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難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立即表示:銘記在心!

天道好還。到了3月上旬,新冠疫情在中國大陸已經基本上受到控制,但在歐洲和中東快速蔓延開來,其中以義大利和伊朗最為嚴重。3月10日,義大利外交部長迪馬約向中國求援,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立刻答應提供義國急需的口罩及醫療設備,同時大陸國務院聯防聯控外事處宣布成立「院士級」的「中國紅十字會志願專家組」,準備對伊朗或其他需要幫助的國家輸出「中國防疫經驗」。

當中國已經學會源自西方的科技,甚至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時代,所謂中美「文明對抗」並不僅止是「綜合國力」的對抗,而且是價值觀和世界觀的對抗。東方傳統「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價值觀,和西方「個人主義」的價值觀,究竟何者比較能夠幫助人類應付大自然的挑戰,將在這次的新冠肺炎危機中展現無遺。大家且拭目以待。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