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接種順序 連三錯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指揮中心在處理大型場所感染群聚時,往往犯了「柿子挑軟的吃」的毛病。碰到諾富特、阿公店、遊藝場、各級學校等無關痛癢的場所出事,匡列篩查之外直接停業停課,因為當時公衛量能還夠,還可拿來立威。後來碰到陸續出現的醫院、公務機關、大型電子工廠,動作就畏首畏尾,因為手中公衛資源已趨近飽和。該停不停的結果肯定會讓疫情苟延殘喘,前景不容樂觀。

那些被拿來立威的無關緊要場所,另外的作用是用來當替死鬼。這些場所都是因為中央沒有做好接觸者匡列管束,縱放感染者進入諾富特、阿公店、或是學校,造成這些團體的感染爆發。該檢討的是指揮中心的「縱放」行為,竟然把別人的場所給關了,還誣賴管理不當,是在顛倒是非、找人頂罪。

碰到了封不得的場所,就放著讓她自生自滅。放生醫院其實是好事,醫院可以正大光明的「逆時中」,走正確的防疫路線,反倒是救了醫院。這情況有點像各縣市衛生局,在吃了「順時中」的悶虧後,唯有仿效雙北市長的自救氣魄才有活路,這也是目前各縣市衛生局的共同信念。遭中央耽誤較少的雙北以外縣市,即使現在有些疫情,但基本上是樂觀的,因為路走對了。

最近出現群聚的電子大廠,放生處置相當危險。但也不宜魯莽的將7000人的大廠全部封掉,封掉後的人員安置、產業衝擊都是政府負擔不起的。這些都是因為全廠匡列後,員工的保護無法再以醫療與公務量能來支撐保護,居檢、居隔、及醫院的隔離量能都無法負荷。幸好現在的快篩量能確有提升,可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由於必須多次篩查,才能達到確實縮減公衛與醫療需求的目標,難度依然很高。

剛好台灣來了日本捐贈疫苗的及時雨,如果對電子大廠的全體人員實施保護性緊急接種,也不過7000多支疫苗,就能免除所有公衛與醫療捉襟見肘的窘境,何樂而不為。如果當初有足夠的疫苗,在熱區萬華實施強制疫苗普接種,今天這波感染爆發不就免了。只可惜當時沒有太多疫苗可以支應,也才會出現地方政府想要爭取疫苗熱區接種的想法。

如今政府有了相對寬裕的疫苗,立即分出一小部分當作熱區或熱點的保護處置,是可行的方法。巴西聖保羅州塞拉納地區,在今年2至4月利用普接種大陸疫苗,成功控制失控的新冠疫情。這是在疫區運用普接種疫苗來控制疫情的最佳文獻佐證,值得指揮中心借鏡。

台灣的疫苗接種順位沒有滾動式調整,完全依據小兒科及醫療的觀點訂定。缺乏全民疫苗與公衛觀點的著墨,在先前就是因為沒將機師列為第一順位接種,機師成為這波感染爆發的頭波人群。傳到萬華後又因為疫苗不夠,沒法控制由萬華外溢,失去了第二個控制點。現在若又捨不得用疫苗來控制電子大廠的爆發,那可就是連三錯。現在是手中有疫苗,再不快拿出來控制疫情,難不成要把疫苗放到和政權一起爛掉嗎?(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