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馬太效應的悲歌

·3 分鐘 (閱讀時間)

5月中下旬,台灣新冠病毒疫情惡化,面對醫療資源逐漸吃緊,站在第一線的各縣市首長除了調動資源被動防禦之外,並強烈呼籲衛福部加快全民疫苗施打進度。然而,台灣進口疫苗短缺,國產疫苗只聞樓梯響,於是病毒突破了庶民百姓的口罩,也打入了抗疫前線醫護人員及維護秩序的警察的防護系統。愈多的前線人員被匡列、隔離,也就意味著抗疫防線裂縫不斷加大。

台北市、南投縣等地方首長想盡辦法希望盡快取得世界衛生組織認可的疫苗,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認為「疫苗的購買,必須由中央統籌,配合中央整體防疫策略。」並且保證到8月底累計會有1000萬劑疫苗可用。然而台灣還能再等3個月嗎?期間還會有多少人感染、死亡?

新冠疫苗,台灣那頭望穿秋水,香港這頭卻乏人問津。25日,港府表示為避免浪費疫苗,不排除利用COVAX等管道,捐給其他更需要疫苗的地方。港府早前進口科興與復必泰疫苗各約200萬劑,但截至5月中,已使用的科興及復必泰疫苗分別僅約94萬劑和123萬劑,但由於香港疫情緩和,市民接種疫苗意願不高。而新冠疫苗有一定期限,為免浪費疫苗,港府正估算可能過剩的疫苗,希望透過COVAX或其他途徑捐贈到其他地方。

疫苗滯銷與疫苗短缺,天堂與地獄般的對比,正是全球疫苗「馬太效應」悲歌的縮影。新冠疫苗在國際間出現「多的愈多,少的愈少」的兩極分化現象。富國如美國、英國、加拿大都囤積著足夠供全體國民打接近10劑的數量。然而,除非立法強制,富國裡的不少國民都是「疑苗主義者」,根本不會主動施打。因此現在甚至傳出,美國囤積的疫苗多到可以直接在好市多接種。

反觀,窮國、弱國根本買不到西方大藥廠昂貴、需要特低溫保存的疫苗。這也使得中國大陸的兩款傳統滅活疫苗得以大量輸出,並在阿聯酋、埃及等國成立海外生產線,供周遭多國廣泛使用。而大陸的此種作法,與其說是疫苗外交的政治目的,更無寧說是疫苗經濟學的外部效益考量。

由於新冠病毒快速傳播與變異的特性,防疫具有非常顯著的外部效果。窮國如果欠缺疫苗,一直不斷有人確診,病毒就有機會一直變異、傳播,讓已接種疫苗的富國人們根本無法防禦新的變異病毒。相反,如果疫情嚴重的地方可以盡快接種疫苗,逐漸產生個體抵抗力,配合社交距離、隔離等防疫措施,讓新冠病毒不再變異傳播,全世界才有可能一起形成群體免疫力。

美國近萬人在打過疫苗後確診、甚至重症死亡的「突破性確診」案例也說明,新冠病毒可能已經變異,不再是當初基因序列的模樣,使既有的疫苗無法完全抵禦「新新冠病毒」。加上人類疫苗研發的速度,可能不及新冠病毒變異的速度,如果不盡快在全球範圍內控制新冠疫情,就會形成人類正常發展的長期困擾。

因此,富國須放棄各自為政的「疫苗民族主義」,扭轉全球疫苗「馬太效應」的悲歌,為創造疫苗經濟學的外部效益共同努力,追求全世界人民一起形成群體免疫力。否則,人類就會永遠成為新冠病毒的奴隸,脫掉口罩的正常生活永遠沒有到來的一天。(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