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陪病癌父之側

達瑞
·1 分鐘 (閱讀時間)

病中--陪病癌父之側

病中,霧深如夢

飄渺萬里而天涯咫尺

微弱的窗擱置了永恆的昨日,

是乾燥易燃的鄉愁

是心底的青春與荒原

我們困坐危岸,目睹

癌群竊據時間之腔室

偶爾凝望彼此的犄角,

所有平面皆為無從書寫的空白

——窗檯與不換洗的床單

折射了生命的漠然,

桌上無物,沒人想到鮮花的事

往返用字一如道別的前言,

「可以嗎」「再等待一下」

無盡的點滴之歌,歡快與痛楚

藥劑裡是一種神祕的泫然:

彼此那些懸缺的對話

不被知悉的錯認

或猶豫未決的旅程……

城市界定了遠方,

更遠的遠方卻已在身側

此刻被診療得很深,

病與痊癒皆另有但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