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態的中國民族主義

翁達瑞
·3 分鐘 (閱讀時間)

趙婷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中國的媒體卻一片肅靜,與她先前獲得金球獎的盛況形成強烈對比。趙婷遭受「先熱後冷」的待遇,剛好凸顯中國民族主義病態的兩面。

一方面,只要與中國沾到一點邊,任何人的成就都會被歸為中華兒女的榮耀。

在中國人眼中,北京出生、英國讀高中、美國讀大學的趙婷,當然是中國人。趙婷能在美國影壇發光,代表中華兒女的優秀。這是趙婷拿到金球獎之後,中國媒體大肆報導的原因。

還有一個例子是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朱棣文。曾任史丹佛大學教授的朱棣文在美國出生長大,跟中國毫無瓜葛。獲獎後,朱棣文到北京清華大學演講,硬被說成是中國人。

最好笑的是,擁有特定姓氏的猶太人,也會被歸類為中國人。我認識一位姓Chen的猶太裔美國教授。因為他的姓氏特別,常被中國人視為同胞,等見了面才知道誤會大了。

這是中國民族主義病態的一面,也是身為中國人的悲哀。儘管中國擁有十四億人口,但各方面的成就有限。為了滿足民族虛榮心,中國人只能四處掠奪華人的成就,連擁有特定姓氏的猶太人都不放過。

另一方面,一旦被歸類為自己人,就不能對中國有任何批判,否則會被視為叛徒。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文出處。

趙婷獲得金球獎後,被翻出曾批判中國到處充滿謊言。趙婷因此被視為叛徒,在中國的身份由紅轉黑,電影檔期被取消,相關新聞被封鎖。趙婷再獲奧斯卡導演獎,中國媒體完全視而不見。

正在參選紐約州長的台裔美人楊安澤,曾在文章中建議亞裔,應該積極熱愛美國,貢獻美國社會。楊安澤的話並沒有講錯,但只因為姓楊,他就被中國網民謔稱為嘴臉醜陋的「香蕉華人」。

即使和中國毫無瓜葛,也會被中國人視為叛徒。雖然貿易上對中國依賴甚深,澳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只因為貿易往來密切,澳洲政府就被期待袒護中國。在宣佈調查新冠肺炎的來源之後,澳洲就被中國視為叛徒,並施予貿易懲罰。

這是中國民族主義病態的另一面,只要與中國沾到邊就可能有噩運。不管是身上的華裔血統,名字的中國姓氏,或跟中國的貿易往來,都是對中國忠誠或袒護的理由。不管是誰,只要有違逆,就會被中國當成叛徒懲罰。

趙婷是個絕佳的例子,凸顯中國民族主義病態的兩面。一方面,趙婷的成就被當成中國人的榮耀;另一方面,趙婷批評中國就被當成叛徒懲罰。

趙婷的血緣與姓氏,都不是她個人的選擇。趙婷可以選擇的是個人的信仰與價值。當信仰/價值與血統/姓氏有衝突時,趙婷就要面對排山倒海的打壓。

趙婷無需懼怕中國的打壓!只要言行符合普世價值,何懼天下無容身之處。至於中國病態的民族主義,就留給病態的中國人享用吧!

※作者為美國大學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