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定時炸彈」!敘利亞庫德族地區首傳死亡病例 WHO拖了2星期才通報

簡恒宇
·5 分鐘 (閱讀時間)

當全球受到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先進國家自顧不暇,戰火摧殘地區的人民更像是待宰羔羊。敘利亞庫德族在東北部成立的自治政治實體「羅賈瓦」政府日前證實,當地出現首起死亡病例,但此病例3月底就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接受篩檢,羅賈瓦指控世界衛生組織隱瞞病例長達2周。此外,羅賈瓦也抨擊敘利亞政府阻礙當地防疫。

人死了2周 WHO才通知感染

全名為「東北敘利亞自治區」(NES)的羅賈瓦(Rojava)當局17日表示,來自哈塞克(Al-Hasakah)的53歲男性3月22日就醫,27日才進行篩檢,樣本送至大馬士革唯一能檢測的實驗室,病患則送至另1城市蓋米什利(Qamishli)的公立醫院,4月2日病逝,但世界衛生組織(WHO)卻到4月17日才通報羅賈瓦。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WHO東地中海署(EMRO)稱,4月2日接獲敘利亞通報,而羅賈瓦痛批,WHO與敘利亞聯繫疫情,拖了2周才通報羅賈瓦有病例,導致這段期間成為防疫漏洞,「東北敘利亞某地區出現這樣危險的發展狀況,WHO卻沒有告知羅賈瓦衛生單位。WHO要為疫情擴散負責,他們隱瞞疑似病例,還沒通知羅賈瓦政府......WHO明知敘利亞政府並沒有與羅賈瓦政府合作」。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羅賈瓦:敘利亞一直送感染者來

美聯社則指出,敘利亞上次通報病例是在3月30日,目前累計死亡2例,不知為何未把4月2日這例列入,也不清楚為何WHO此時通報羅賈瓦政府。EMRO急難事務代理主任布瑞南(Rick Brennan)坦言「弄錯」,「因為這例沒有旅遊史,也未接觸其他感染者,這代表當地已有社區感染,可能有更多病例。」

EMRO發言人哈馬(Inas Hamam)說:「已追蹤曾與該患者接觸的人,篩檢結果全都是陰性,但有戶家庭的成員出現疑似症狀,已送醫治療,正在等待篩檢結果。」羅賈瓦衛生委員會共同主席哈桑(Raperin Hasan)告訴美國之音(VOA),羅賈瓦與敘利亞中央政府曾有初步協議,暫停往返蓋米什利的航班,「但他們(敘利亞)持續在未檢測的情況下,一直讓班機飛來」。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居民流離失所 難維持社交距離

另外,庫德族主導的「敘利亞民主軍」(SDF)控制的伊德利卜省(Idlib)約有200萬人口,其中至少90萬人因為內戰而流離失所,這些人住在鄰近敘利亞、土耳其難民營,「社交疏離是奢侈要求」,獨立研究機構「華府阿拉伯中心」(ACW)研究員古爾伯茲(Mustafa Gurbuz)直言:「他們沒有家,經常缺水,不可能落實衛生措施,他們所處環境健康條件極差。」

位於美國紐約的智庫「世紀基金會」(The Century Foundation)研究員隆德(Aron Lund)告訴沙烏地阿拉伯英文媒體《阿拉伯新聞》(Arab News):「老人是感染病毒死亡的高風險族群,但他們與孩童待在一起,沒有地方能隔離他們。」由於先前俄羅斯支持的親敘利亞部隊狂轟濫炸,許多醫療設施被摧毀,讓伊德利卜的防疫更脆弱,情況也更嚴峻。

武漢肺炎:非政府援助機構人員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消毒環境(AP)
武漢肺炎:非政府援助機構人員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消毒環境(AP)

武漢肺炎:非政府援助機構人員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消毒環境(AP)

中俄敘聯手阻撓 羅賈瓦急缺醫療物資

儘管敘利亞目前累計確診僅38例,但專家認為,那是因為缺乏篩檢能力,實際感染者數更多,而羅賈瓦衛生官員穆罕默德(Manal Mohammed)13日才說:「已隔離約70名從大馬士革飛來,且出現武漢肺炎症狀的人。」儘管現階段敘利亞內部停火,但羅賈瓦控訴,WHO和聯合國提供的援助物資都是交到大馬士革政府手上,而政府沒有分給羅賈瓦。

此外,聯合國安全理事會2019年12月原要更新許可,從周邊國家運送援助物資給羅賈瓦,但遭俄羅斯與中國動用否決權反對,導致多達40萬的醫療用品都卡在伊拉克,而敘利亞政府有意以此施壓SDF。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中東研究主任藍迪斯(Joshua Landis)稱,羅賈瓦形同是區域「病毒定時炸彈」,除了大量難民,還有約1萬名「伊斯蘭國」(IS)成員及約7萬眷屬被關在當地。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閻紀宇專欄:敘利亞內戰,被一場瘟疫淹沒的十年浩劫
相關報導》 新冠肺炎》窮國、戰亂區、難民營若大爆發,後果不堪設想!聯合國籌資計畫公布:希望大國慷慨解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