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無祖國 防疫非內政

陳美霞
中國時報

去年12月底新冠病毒肺炎在湖北武漢爆發後,雖然大陸用「封城」的嚴厲手段圍堵這個陌生的新型病毒,但是拜全球化之賜,它並沒有戀棧「祖國」,在短短未及兩個月之內迅速散播到5大洲的50多個國家,在全球的傳染已成了燎原之勢。

世界各國公共衛生體系,包括組織、政策及法律,傳統上都是立基於主權、領土神聖不可侵犯的主權國家原則,為保護本國人民的健康而設計的。但與這個原則成強烈對比的是:病毒無祖國。

無論是如今的新冠病毒,還是2009年的H1N1新流感病毒、2005年的H5N1禽流感病毒,或2003年流行的SARS(這些都是新興傳染病病毒),一律無視國家主權、領土、疆界的神聖,有如孫悟空大鬧天宮般,在全球許多國家之間大肆流竄。可以說,病毒無國界的傳播,顛覆了人類社會行之已久的主權國家概念及建構。

在新興傳染病快速「全球化」之下,僅為本國人民的健康需要而設計,僅關注、處理「國內」公共衛生問題的傳統公衛體系面臨嚴峻的挑戰:新興傳染病的病源探討、疫情監測、通報、疫情發布、調查、診斷、疫苗與藥物研發、疾病傳遞模式、臨床癥狀與治療模式的研究、死亡率評估、旅遊警示、防治準則及措施等等大量工作,如果依舊遵循往常視為當然的神聖主權原則,僅局限在「國內」進行,把防治工作視作純「內政」,已經無法有效防治在許多國家之間流行的新興傳染病。

無祖國的病毒快速流竄於世界的現象,使得國內/國際、領土/非領土、境內/境外的分野逐漸模糊,為了有效防治這些新興傳染病,「主權國家」被迫必須 「跨域治理」、「跨國治理」。

然而,主權問題偏偏是民進黨政府最敏感的神經。台灣防疫政策制定者的首要考量仍是傳統的主權原則,而不是因應無祖國的病毒而形成「跨域治理」的合作原則。在傳統的主權原則下,許多引起社會廣泛爭議的防疫政策就出爐了:對陸生與大陸籍旅客採取關門措施、擱置接回武漢台胞的包機、嚴禁醫事人員出國前往中港澳地區等,這些政策無視新興傳染病快速流竄世界,早已衝破國內/國際、領土/非領土、境內/境外分野的現實,因此在台灣社會徒增困擾,卻缺乏防疫效力。

既然新興傳染病的全球化顛覆了傳統的「主權國家」概念與建構,防治新冠病毒的政策與措施也應該接受「無祖國」的新冠病毒的挑戰,邁向跨域治理、跨域合作的新路徑。

(作者為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常務理事、國立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特聘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