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的產地與旅行

魏國彥
中國時報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去年12月中旬中國大陸發布第1個新冠肺炎病例,到了年底,中國有了5個確診病例,截至3月17日,中國病例超過8萬人,而全球超過18萬人染病,死亡7000多人。全球旅遊停滯,經濟活動熄火,股市狂瀉,病毒效應連環引爆,還不知伊於胡底。

台灣雖與大陸鄰近,來往密切,疫情控制算來相對良好。而最近新病例看來病毒的傳布方向已由歐美回傳,而非大陸入侵了。

今年與2003年SARS疫情控制最大的不同在於中國大陸已經相對透明,醫療體系與科學研究也非當年吳下阿蒙。去年12月是由大陸官方主動公布武漢的可疑肺炎狀況,落腳於武漢的中科院學者並於1月下旬公開基因病毒基因體,世界各研究團隊從而將其與蝙蝠緣起之病毒連結,各國對新冠狀病毒檢測也能迅速展開,同時也帶動了疫苗研發。而網路發達與資訊透明更讓我們在電腦螢幕前就能隨時掌控世界各地的疫情發展。這次的疫情控制應該會比17年前的SARS好。

病毒傳播全球化,病毒防治也全球化,是一體兩面。面對突變迅速,神出鬼沒的病毒,全球休戚與共,這個時候最不需要的就是陰謀論、諜戰想像,以及隨風起舞的網路謠言與仇恨動員。

新冠狀病毒的產地與傳播途徑的也呼之欲出了,極可能是中國南方的啼鼻類蝙蝠帶原,而此新病毒與2003年SARS的冠狀病毒極其相似,可能是同一類病毒突變變種,野生哺乳動物可能是中間寄主。基因演化研究表明,「零號病人」可能另有產地,而非武漢,早在11月已在他地人傳人,只因病徵隱而未顯,未曾浮現。但是,去年冬天,武漢大都會的擁擠生活環境,熱絡的人與人接觸,卻構成了爆發溫床;而陽曆年新年假期助長了中國大陸的全境擴散,連帶傳遍東亞;現代輻射狀的便捷航空與遊輪則加速病毒跳島式傳播,一經登陸,便在國境邊防鬆散的歐洲大陸迅速燎原。

自新冠狀肺炎病例首度報導以來,現在已滿3個月,我們對病毒的產地與傳播途徑已經越來越瞭解。中華民國為島國形態,空港與海港的檢控阻絕成為防疫最前線,相關作為仍應持續,而防堵的對象要擴及囊括歐美了,要防止繞境回傳。病毒地圖顯示低緯度熱帶地區病例數較少,暗示溫暖氣候不利病毒活動。讓我們再努力一下,繼續堅持,春天已到,夏天還會遠嗎?(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永續地球研究中心兼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