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還是最怕全球治理

紀俊臣
中國時報

近日來因敦睦艦隊返航,盤石軍艦的官兵新冠肺炎確診數增加,引起各地方政府的重視,紛紛以不同的方式規畫超前部署的防治措施,卻因與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意見不盡一致,而有中央與地方不同調的「府際爭議」情狀發生;尤其對於高雄市政府的超前防治規畫,更為「罷韓」團體視為拖延罷免的行徑,頗多過甚其辭之言論一一出現。

就此次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的大災難言之,不僅國內須行政一體積極協同防治,國際間更宜以全球治理觀點採取相互支援的人道措施。我國最近捐贈友邦防治器材,固是「防疫外交」的作為,也頗受友我國家的好評,即是台灣身為全球一員的「協力治理」卓越成就。基於此一認知,回顧國內中央與地方的防疫作為認知差異,尤其媒體、名嘴的偏頗助瀾,不免令人憂心知識分子的良知何在?有必要如此不分是非嗎?倒是行政院長蘇貞昌希望朝野不要再對立,值得省思。

誠然防疫當前,既然中央已成立指揮中心,基於資源共享以及行動一致的必要性,理論上宜以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指揮」為唯一行動基準;地方政府能夠知所依循,應係理性選擇,而非盲目施為。問題是中央指揮中心對於防疫的指揮,本就須視疫情的衍變而有不同的策略規畫。就以口罩的分配來說,雖未到一日數變,至少可說一個月好幾變,乃有口罩1.0、2.0、3.0,乃至4.0的說法。地方政府看到國際疫情的走勢,依據學者專家的呼籲,斷然採取若干超前的演練措施,中央指揮中心實無倒喝采之必要,何況中央指揮中心還有意無意有南北不同的指示,比如:新北市的兵演,召集人張上淳還專程蒞臨指導,並且肯認新北市的做法;反之,高雄市的做法,即一一駁斥,有如一無是處。這不免令人有支援「罷韓」的聯想。

中央指揮中心對於疫情的指揮,宜有「策略選擇」和「時機選擇」的考量,就「封城」而言,行政院蘇貞昌院長既以「全國一致」作為策略選擇,不僅地方政府務須全力貫徹,就是媒體、名嘴亦當協同策進,更不宜有故入人罪的譁眾取寵行徑。此外,地方政府依自治權的行使,尤其自治區域內的公益治理作為,中央指揮中心不僅宜樂觀其成,並且在技術上要多所指導,在經費上更要多所支援。相信此次疫情必可在最短期間內完全控制,持續維持本土病例的零確診,而國外傳入的確診數亦可逐日減少,尤其敦睦艦隊意外染疫,如機關間相互體諒或協助,應即可打住。

新冠肺炎是全球人類的最大敵人,自當認清敵人的真面目,採取一切有效的防治措施,這是此次新冠肺炎給人類的經驗和教訓。全球治理或許有其值得檢討之處,但全球治理卻是制勝新冠肺炎的唯一良方。此時此刻,國人應有更寬廣的心胸去了解和協同防治於任何一塊國土才是。

(作者為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客座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