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虛擬幣,讓全球央行都坐不住了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ID:hstl8888),作者:彭權綸,36氪經授權發布。原標題:《這場瘋狂的炒作,讓全球央行都坐不住了!》

這世道的確是變了,變得越來越看不懂了。但這世界的底層邏輯,或許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01 風口浪尖

5月18日,深圳賽格大廈晃動,樓內人員急忙撤離的視頻傳遍全網,但當天並無極端天氣,風力只有5級,大樓晃動的原因眾說紛紜。

其中一個說法是跟虛擬幣挖礦有關:

幾十萬硬盤碟片高速順時針旋轉,疊加地轉偏向力形成共振,造成了大樓晃動。

這當然是沒有科學根據的戲說。但挖礦產業的確在華強北幾近瘋狂,這裡出售顯卡、硬盤、礦機,甚至還提供礦機託管、運維的“一條龍”服務。作為華強北標志性建築的賽格大廈,也成為全球虛擬幣“淘金者”的熱地。

一度落寞的華強北,也再度爆發出強大的財富效應,上游的顯卡價格半年已經翻了兩三倍,很多渠道都缺貨,電商平台上原價能搶到的顯卡,也有人願意加價一倍來收。

支撐著這一魔幻景象的,是虛擬幣近乎瘋狂的暴漲。

比特幣只用半年就由1萬美元附近漲到了今年最高點接近6.5萬美元,而被特斯拉CEO馬斯克加持的狗狗幣則半年漲了超過130倍,近期最極端的行情,僅用了兩天就漲了40倍!

▲比特幣行情

圖片來源:比特幣資訊網

一度被打入冷宮的虛擬幣,大有挑戰傳統貨幣體系的架勢,還引起全球央行的警惕和圍剿。

多個國家出台政策規定,比特幣等不能用於限時流通。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直言比特幣是一種高度投機的資產,同時加劇了洗錢活動,必須進行全球監管。美國財政部則要求單筆等值1萬美元以上的加密貨幣交易,必須上報至美國國稅局。

5月18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支付清算協會聯合發布公告,提示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強調虛擬貨幣交易是非法金融活動,明確有關機構不得開展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業務。

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在會議中指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

國內主要挖礦基地之一的內蒙古,近日也發布《關於設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台的公告》,嚴打虛擬貨幣挖礦和偽裝成“數據中心”開展虛擬幣相關業務的企業。

一系列的官方動作讓虛擬幣市場風聲鶴唳,比特幣一度從6.5萬美元新高跌破3萬美元,但即便如此,虛擬幣市場依然沒有退潮的跡象,甚至還醞釀著更大的反撲。

各種炒幣群裡仍然熱火朝天,有人認為政策打壓,已讓虛擬幣的暴富盛宴走到了盡頭,但更多人卻認為政府對挖礦行為的禁止是減少虛擬幣的供給,這次大跌是抄底的大好機會。

02 從理性到瘋狂

5月24日,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他正在就比特幣的可持續性進行積極討論,包括解決比特幣挖礦目前最為詬病的能耗問題:

“我和北美比特幣礦工們進行了交談,他們承諾將會公開當前和計劃中的可再生能源使用情況,並要求全球礦工都這麼做。這可能有希望。”

其推文一出,已經在強勢反彈的比特幣就在短短幾分鐘內繼續價格飆升,最終24小時內收復4萬美元大關,漲幅一度超過17%。

日裔美國物理學家中本聰在2008年發布比特幣白皮書的時候,也許不會想到,他的這項發明會演變出如此多的戲碼,並且激發出如此多的沖突和荒誕。

比特幣的出現源於對金融海嘯的反思,它不依靠特定機構發行,通過大量的計算產生,具有匿名、永不增發的特點,可通過點對點的傳輸,構建一個繞過中央銀行的去中心化支付系統,也是顛覆現有貨幣體系的全新系統。

中本聰的本意,是通過去中心化特性與算法,防患貨幣濫發,從而降低金融風險,但由此而生的一系列虛擬幣,如今完全超出了他的美好預期。

由一串復雜代碼構成的比特幣,起初只是一些計算機愛好者的玩物,並未與現實世界有太多聯系,但在它誕生的兩年後,有人用1萬枚比特幣換了兩塊披薩,潮水也因此改變了方向。

從此,比特幣在現實世界有了交換與交易價值,並一步步從非法交易到登堂入室,繼而在推動更多人以比特幣邏輯和模式,復製出了更多如萊特幣、以太幣等紛繁復雜的虛擬貨幣,並上演了一波接一波的炒作熱潮,以及無窮盡的造富與破產故事。

火爆的行情,讓虛擬幣挖掘從最早筆記本、顯卡發展到專門對應各個幣種的礦機。其中,由85後吳忌寒創立的比特大陸,更以飛快速度在內蒙古建造了當時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礦場,最高時佔據80%的市場,並以此賺到超百億身家。

即便2017年,國內瘋狂的投機炒作被監管層高度重視,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聯合發布《關於防範代帀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要求國內交易所全部關門,炒作也仍然沒有停止。

2018年春節時,中國互聯網甚至還突然出現一個主題就是聊幣、炒幣的“3點鐘無眠區塊鏈群”,就連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人沈南鵬這位長期標榜價值、專業與理性的著名投資人也加入其中。

2019年,國內虛擬貨幣相對沉寂,結果大洋彼岸的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卻又跳了出來,頻繁為比特幣站台,也讓壓抑已久的虛擬幣投資熱情再度被點燃,掀起前所未有的狂歡。

典型如港股上市公司美圖公司實控人蔡文勝,以及所謂的投資大V薛蠻子都是虛擬貨幣布道者,至今仍在發幣、炒幣。

馬斯克甚至還憑一己之力捧紅了一個惡作劇項目——狗狗幣。一浪接一浪的席捲下,一些原本把虛擬貨幣當騙局的人,都開始研究,甚至不得不研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甚至已經有人從懷疑者變成新的鼓吹者。

▲馬斯克在推特上多次鼓吹狗狗幣,還號稱要把狗狗幣送往月球圖片來源:馬斯克推特賬號

更多人則感嘆,不是看不懂虛擬幣,而是已經看不懂這世界。

03 重新定義價值

爭議、分歧、一夜爆倉、財務自由,這些詞從虛擬幣誕生開始就沒有停歇,最終誰是誰非還要時間去檢驗,但時間已經檢驗出的事實是:全世界爭論了十幾年,虛擬幣依然在風口浪尖,而其價格總體是上漲,並且是大漲的。

這世界,的確越來越看不懂了。

除了虛擬幣,這些年還有許多我們看不懂的、覺得匪夷所思的事情一直在身邊發生。

比如炒鞋。美國人Derrick曾拿下127雙 Yeezy 750 Boost,兩天後轉手賣出賺了22.8萬美元,從此放棄他的販毒生意專心炒鞋。今年的新疆棉事件讓李寧、安踏等國內品牌大受關注,也引來了炒鞋者的瘋搶,李寧的一雙聯名款球鞋被炒到了31倍。

在炒鞋者聚集的虎撲流傳著一句話“鞋狗一面牆,北京一套房”。

還比如炒盲盒。有大學生接受采訪時表示“不吃飯可以,不買盲盒不行”,還衍生出了“炒盒組”“改娃師”這些暴利職業。央視曾報道,在2020年,有超過20萬人在盲盒上的花費超過2萬元。

當很多人還在質疑盲盒到底有什麼價值的時候,泡泡瑪特已經在香港上市,近千億市值。

萬物皆可炒。一條熱門款的“中村十字”Lo裙能炒到11萬元,二手Lo裙也能翻倍賣。雪球用戶“老蘿梨”寫下自己的炒裙實錄,自曝在入手一配飾包後,半年價格翻了3倍。

這種狂熱還在幾個相似的小圈子發酵,圈內人將價格炒上天際的Lo裙、漢服、JK合稱“破產三姐妹”。

更顛覆普通人想像的是NFT,這種技術協議可以把一切虛擬的、非虛擬的物品用區塊鏈交易所有權,但不影響該物品的閱讀或觀察。

▲一根1.5美元的香蕉在商店能賺1美元,經過VC的包裝能賣到20美元,在NFT玩家手裡能炒到1萬美元

圖片來源:Delingpole.com

3月5日,推特CEO傑克·多西(Jack Dorsey)就把自己的第一條推特通過NFT拍賣出250萬美元,真正做到把任何你覺得有價值的東西賣出去。

越來越多傳統思維中毫無價值的東西,被變成或者是炒作成遠超其本來價值的東西。

這世界的確是變了,變得越來越看不懂了。但這世界的底層邏輯,或許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一位著名企業家批評自己的兒子,不應該有那麼多女朋友,他的兒子不服氣反擊說,你還不是有幾房太太。企業家回道,時代不同了。他的兒子再回:

人心不變。

人心不變,就是底層邏輯。比如,不變的貪婪,不變的恐懼,以及總有人想要一夜暴富,也總有人利用他人想要一夜暴富去讓自己暴富。

回到什麼是價值的問題?有人說,價值就是共識,就是你和他都認為值。而曾經的“比特幣首富”李笑來則很乾脆說過,傻子的共識也是共識。

以前,人們也炒鬱金香、炒君子蘭、炒普洱茶、炒藏獒、炒核桃、炒郵票……只不過,以前沒有虛擬世界,以前大家更把財富跟實物掛鉤,而現在不是了。

只不過,以前的交易和信息網絡都不像今天這麼發達,貪婪、恐懼,利用貪婪,利用恐懼,也不像今天這麼便利。

關於炒幣的一個最新消息是,有人2017年以2分錢/枚的價格,買了10萬元的狗狗幣,如今這些幣已賬面超過千萬,但當他想要兌現時,得到的卻是交易平台跑路,黃金美夢成了黃粱美夢。

對此消息,有人的反應是這位持幣者選錯了平台,有人的反應是這位持幣者如果早點兌現就賺大了;當然也有人認為,炒幣就是賭博,賠錢活該。

這些完全不同的任何一種反應,都不缺乏共識者。這就是今天的世界,也是各種炒作生生不息的根本原因。

參考資料

[1]《“3點鐘無眠區塊鏈”的前世今生》耳朵財經

[2]《馬斯克與加密貨幣的愛恨情仇故事》 NFT視野

[3]《在華強北,看清挖礦生意局中人的焦慮、欺騙和“信仰”》 吳俊宇

[4]《比特幣大戰狗狗幣,誰會笑到最後?》硅星人

[5]《炒基金被割的年輕人,在幣圈又開始虧錢了》 潘捷 李鑫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