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過後的文化基因

魏國彥
中國時報

新冠狀病毒肺炎帶來了俏皮話:「以前戴口罩搶錢,現在帶錢搶口罩」。但比較東西方還是有差異:西方人戴口罩搶錢,東方人帶錢搶口罩。這是因為儒家文化影響下的東亞文化圈的人防衛心態很強,普遍先把自己武裝起來再說。這也就形成了東亞搶購口罩,而早先西方國家還出口口罩,發瘟疫財。

台灣雖有搶口罩之亂,這代表國人自主管理,小心防範,大幅度減少了群聚感染、社區傳播的風險,這或許是台灣確診病例不那麼多的原因。台灣健保制度完善,醫療資源充沛,公共投資大量投入病毒檢測,使得我們的公共衛生網絡相對透明與周全。美國、日本以其人口比例而言確診數偏低,也許是因為科技發達、醫療體系好;但另方面,也有人懷疑有大量「黑數」存在,因為美、日兩國的病因檢測要自己花錢,醫療保險又貴,以價制量的結果不免犧牲了基因定序檢測的數量,有些死亡病例可能就被誤判為流行感冒致死,形成假象。

這次的全球防疫作戰其實也是個檢驗各國健保系統與公共政策孰優孰劣的機會,也考驗著民主體制與極權體制的應變機制哪個更勝一籌。中國大陸疫病流行以來好些城市封城,好些潛在病患被強制集中管理,有人不免驚嘆艷羨。不過,高壓統治也有風險,因為由上而下、整齊劃一的風險在於「一著錯,滿盤輸!」相對而言,民主社會,眾聲喧譁,有三思而後行的集思廣益;更重要的是,公民社會與草根社團的多元與完善形成了由下而上的民間力量,防疫措施自動自發遍布社會每一個角落,完全沒死角。

病疫傳染與防治絕對與文化有關,即便東亞儒家文化圈中也有差異,目前南韓確診人數已突破7000人,其中逾6成患者與新天地教會有關。南韓疫情大規模擴散恐起因於他們的「教會文化」、「共食文化」。他們教會聚會好「大」喜功,教主出場,千人集結,靈性的時刻、水泄不通的聚會,成為超級傳染源的溫床。韓國人亦缺乏台灣人「公筷母匙」的習慣,病毒散播直接到位。

疫病防治也是一場文化鍛鍊,這場疫病遲早要終止,到那個時節我們還要回頭檢視來時路,反省我們的文化基因,把好的成分留存,把壞的革除,瘟疫過後,愛仍流行。(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永續地球研究中心兼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