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地攤經濟 陸一線城行不通

記者吳泓勳/台北報導
旺報

大陸為提振景氣、穩就業讓「地攤經濟」越炒越熱,但各地對於「如何擺攤」、「哪裡擺攤」的問題大多仍未推出具體政策細節,尤其在北京與上海這樣在政治、經濟上具備特殊地位與功能的超大型城市,對「地攤經濟」的發展更持有審慎的態度。上海態度從基層城管人員的表述也可稍微窺見,就有一名市容管理人員私下透露「現在上海沒有開放一處個人擺攤的地方」,看看別的城市就知道了,一夜回到解放前,1天擺攤產生的垃圾需要處理3天。

由於目前對個人擺攤不予開放,同時有意願擺攤的個人也面臨不知道如何著手的難題。之前上海台商觀察就指出,看好有商機空間,但針對一些擺攤的具體法規,例如個人攤位如何申請、餐飲攤販是否需要衛生牌照等,都需要上海官方做出更仔細的規範說明,才會讓人更安心的參與其中。

夜市設置 精細化管理

實際上「北上廣深」都陸續釋出與地攤經濟熱潮相反聲音,例如《北京日報》近日評論文章《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提出北京是國家形象,要減量發展和精細化治理,不應也不能發展不符合首都城市戰略定位、不利於營造和諧宜居環境的經濟業態。另外上海、深圳、廣州等超大城市也陸續從媒體或官方釋出不歡迎地攤經濟的訊號。

上海市城管執法局日前印發《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關於優化營商環境的指導意見》,表示支持新消費業態發展。推進夜市經濟發展,支持特色小店開展「外擺位」經營,並對外擺時間、擺放範圍等實施精細化管理。

但上海最新對地攤經濟強調管理的態度,從幾個案例與側面事件已可見端倪。近日上海城管單位就發文,闢謠一張「2020上海擺攤夜市分布圖」,針對圖片提到浦東、閘北、閔行等7個區的部分道路可以擺攤的說法加以駁斥。

婦人擺攤 遭保安阻止

目前個人想要擺攤在上海也有相當難處。6日同樣有位上海阿姨在BFC外灘楓徑步行街擺攤兜售蜜蠟、檀木、老白銀等項鏈、手鐲等物品。

她說自己在市區擁有一家飾品店,疫情後無人光顧,「東西放在那裡沒人買,還不如拿過來這裡賣賣看」。但一邊也流露出警惕的表情,對於能否在此擺攤感到有些不安。結果半個多小時後,步行街的主辦單位與保安人員就出現阻止,最後阿姨收拾東西離開這個場地。

此外,也有兩名管理人員站在步行街的出入口進行。其中一人表示,主要任務就是確認是否有個人擺攤的情況。但身邊另一名主管則指稱「只要維持道路通暢就行」。

挺夜間經濟 不能失序

上海城管部門近日回應也說,發展夜間經濟、支持特色小店「外擺攤」,並不意味著無序設攤。更有市容管理人員說,「上海在搞垃圾分類,如果擺地攤怎麼分得清楚?只要有一家出來擺,家家都出來。」

例如就在上海酒吧街區的巨鹿路就出現特殊的「野生攤位」。透過一輛奧斯頓‧馬丁跑車的引擎蓋當攤位,在路邊半賣半送韓國LG集團保養品。發起這個構想的貿易公司負責人說,之後可能會流動到其他地點。如果有具體的政策出來,會去官方要求的地方擺攤。但現在也不知道是哪個部門在管這件事,也不知道跟誰聯繫。

實際觀察,目前能在上海區域擺攤的,均是通過申請或獲邀入場、擁有營業執照的商戶。舉例來說,在上海官方在外灘金融中心區規劃的限時步行街「BFC外灘楓徑」上,一家食品公司就以限時免費試吃來推銷旗下植物肉品牌,順便達到品牌推廣目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