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駙馬爺(上)】肉毒桿菌打太兇? 川普女婿成了網路的鬼娃

謝樹寬
鏡週刊Mirror Media
川普女婿庫西納的外貌快速變化引發外界議論。(網路截圖:twitter)
川普女婿庫西納的外貌快速變化引發外界議論。(網路截圖:twitter)

有人形容川普的女婿庫西納像「附魔的娃娃」(haunted doll),因為他臉上疑似打了太多肉毒桿菌而顯得不大自然。

最近《衛報》的專欄作家Hadley Freeman也拿庫西納的整形做文章,作者提問說,拿一個人長相的變化來評論會不會不夠厚道。她自己的答案也蠻好笑,她說如果對象是庫西納的話,也許不會。

「庫西納的臉怎麼回事?」這是在網路上悄悄議論的話題。很多人對整形美容話題不自在,大部分人不喜歡自己被問到有沒有整過型,也有人覺得討論名人整形的話題太不入流。不過如果有人的臉明明變得不大一樣,繼續假裝視而不見好像也太假。

去年,庫西納接受HBO的訪問時,開始有人注意到他「冒著汗、僵硬不動」的面部表情而形容他是「鬼娃」。他毫無半點防疫的專業,連入大學名校的資格都是靠爸爸捐錢買來的,上個月卻向媒體夸夸其言,解釋自己有能力打敗武漢肺炎病毒,讓鬼娃話題再次掀起了網路上的討論。

拿庫西納五年前的照片和現在的臉比較,明顯可以發現他臉上的酒窩以及眼底的皺紋都不見了,如今臉頰凹陷,皮膚似乎更加緊繃而讓表情變得更不自然。

八卦媒體喜歡對名女人動美容手術品頭論足,有人認為這種討論沒營養也無關道德,畢竟想怎樣調整長相是別人自家的事。這樣的說法,對庫西納是否也適用?

最近在《衛報》的專欄裡,Hadley Freeman提到了庫許納整形的話題,她說根據美國麻醉整形外科學會的統計,接受整形手術的男女比例大約是1比9。所以,儘管有些文章喜歡拿名人整形的話題開玩笑,不過它們基本上忽略了女性過了一定年齡,在職場上、在社交地位上、乃至在吸引異性能力上的不利因素。因此嘲笑女星整形其實有點不夠進步、不合自由派的理念。

不過Hadley Freeman認為,庫西納似乎又是不同的情況。基本上庫西納一路扶搖直上是標準的靠爸、靠妻、靠岳父。他不用證明自己有什麼能耐就身居白宮資深顧問的職務,還當起美國的中東和談、毒品犯罪、以及武漢肺炎防疫紓困「影子任務小組」的負責人。

Hadley Freeman說,讓大家可以開懷討論庫西納的臉怎麼了而不帶罪惡感,因為他是39歲,不折不扣政商兩棲斜槓青年,我們嘲笑他的同時,不用幫他擔心他是不是男性中心、父權體系下的受害者。

在網路裡,甚至有不少言詞辛辣的批評,嘲笑庫西納是把靈魂賣給了撒旦,換來了在他岳父身邊千萬年薪的工作。所以如今他只剩下無魂有體的「鬼娃臉」模樣,「連撒旦都不想要」。

Freeman諷刺地說,和魔鬼做交易可能來自家族世襲。他的父親查爾斯.庫西納也曾經付錢給妓女,要她色誘他自己的妹婿,然後再把錄下的影片寄給了他妹妹。他在出庭時坦承自己是出於報復心態,因為他逃稅和非法政治獻金受到調查時,妹婿曾對他做了不利的證詞。

老庫西納最後的命運是坐牢服刑。至於小庫西納,他在白宮的日子應該會讓人更看清他的真面目——除非他用了夠多的肉毒桿菌。

參考資料:Financial Times, Guardian


更多鏡週刊報導
【白宮駙馬爺(下)】防疫的科學 敵不過川女婿一句話
【困坐白宮的川普(下)】「消毒水防疫」之論笑歪全世界 任內最糟中的最糟
【困坐白宮的川普(上)】整天看電視 不管看哪一台盟友都越來越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