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狼回台 想替中國貫通那種民間管道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2013.06.30 文/李雲深

張安樂是逃亡中國17年的通緝犯,當警方於機場逮捕他的同時,他輕鬆的拿著「和平統一 一國兩制」文宣漫步前進,而且輕喝一聲:「這是約好的!」,就嚇退了想要取下標語的警察。這位涉及協助並隱藏刺殺江南案兇手陳啟禮的共犯,如今回到台灣,許多人問的一件事,就是他想幹什麼?

張安樂和已經過世的陳啟禮,可說是台灣竹聯幫的兩大象徵性人物。陳啟禮客死他鄉,張安樂則自動投案,回台積極宣傳他的政治主張。他們雖然都因有案在身離開台灣,但他們對台灣的影響,不管是政界還是商界,卻一直都在,而且一直在擴張中。

通緝逃亡到中國的白狼,不曾忘情台灣,更不時傳出隔海指揮犯案的消息。例如六月26日便傳出他旗下的竹聯幫許姓大哥,召集25名旗下會長和小弟,一年多來在雙北市犯下多起暴力討債的案件,威脅許多工地建商,索討保護費,否則房子就蓋不下去。光收保護費就超過一百多萬。

但經商賺錢,對白狼而言,無非都是為了達到政治目的的手段。張安樂對兩岸政治的主張很清楚,就是終級統一。不過他也認為,現在中共對台灣的善意會被誤解,關鍵就是缺少民間直接溝通管道,而他就是要貫通這個管道。至於如何貫通這個管道? 這就十分耐人尋味了。

白狼出身竹聯幫,本身就是黑道。近年來民進黨屢屢傳出有許多黑道加入,其實更早之前,也有許多和張安樂有關係的黑道加入民進黨。張安樂接受鳳凰博報王猛的訪問時曾說,以前他在台灣的時候,很多南部的小弟到台北來,都會去見他。後來這些小弟長大了,回到南部,張安樂發現他們很多人因為民進黨一句話:「本土人支持 本土政黨」,就都加入民進黨了。

在該項訪問中,張安樂說,一直到他組織統一促進黨之後,這些兄弟自己跑來找他,說 「老大,我們從小跟著你啊,大家都知道,現在你成立這麼一個黨,我們不參加會很沒面子,我們跟你走!」張安樂說,也正因為這個關係,「我現在才有能力通過南部那些代表會主席等等來影響鄉鎮長,再影響隔壁村,他們慢慢就改過來了。」或許這就是張安樂所稱的貫通民間管道? 換句話說,中華統一促進黨和竹聯幫,其實是一體兩面,不可或缺。

2008年11月,海協會會長陳雲林首次來台,引爆台灣人抗議陳雲林事件。就在民眾包圍陳雲林下榻的晶華飯店時。當時有一支「紅色」的隊伍也向這些民眾靠近,隨時準備動手。這支隊伍據稱就是接受身在中國的「白狼」所指揮。

此外,因發表「高級外省人」等不當言論而遭免職的前新聞局官員郭冠英,2009年3月自加拿大返抵臺北桃園機場後,雖然面對抗議群眾,但他入境之後,立刻有一群黑衣人組成護衛隊接機並引導開路,黑衣人還以粗暴手段不讓抗議郭冠英的群眾接近。遠在中國的張安樂事後承認,人是他派來保護郭冠英的。他還強調:「只要郭冠英在臺灣,都會派人保護他!」

更遠一點,2006年10紅衫軍針對總統府進行圍城活動時,張安樂也在對岸表示,將要組成捍衛隊伍,保護發起人施明德的人身安全,只是後來遭到婉拒。

張安樂的一段回憶,最足以說明竹聯幫在統一主張上的企圖。他說,在蔣經國還沒過世之前,竹聯幫針對國民黨政權可能被台灣派拿走一事進行過討論。當時陳啟禮跟他們講了一句話,「我寧願共產黨統治,也不要臺灣被台獨拿走。」

張安樂說,這句話讓當時的他很震撼。由此可以想見,張安樂這20幾年來,一直是遵照著陳啟禮的路線。事實上,竹聯幫從1990年代起進入第三階段,亦即在陳啟禮領導下,就以反台獨為由而大肆擴充堂口,積極介入政治議題。

中華統一促進黨於2004年成立,因為張安樂覺得時機成熟,他的名片放上五星紅旗,並印著:「兩岸原本是一家,昔因殊途動兵甲,今已同轍應攜手,齊心協力為中華。」張安樂坦言,他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但是可以預料的,中華統一促進黨在接下來的台灣選舉中,必然扮演一定的角色,也必然會透過原本竹聯幫的社會影響力,拓展他們在台灣社會的基礎。

最令人好奇的是,當馬英九民調低低落,而且面對公民憤怒普遍反撲的同時,張安樂此刻回到台灣來,公民運動會不會遭遇張安樂式的民間溝通呢? 張安樂會不會掀起竹聯幫的另一個高潮,恐怕這是當台灣媒體掀起白狼熱的同時,更值得關注的一件事。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