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個死去的精神病人

端傳媒記者 吕陽 綜合報導
2017年2月2日,示威者聚集在南非豪登省總統辦公室前,抗議當地衞生部門以削減開支為由,將精神病患者從醫院轉移至無牌、猶如集中營的醫療設施後居住,造成多人死亡。
2017年2月2日,示威者聚集在南非豪登省總統辦公室前,抗議當地衞生部門以削減開支為由,將精神病患者從醫院轉移至無牌、猶如集中營的醫療設施後居住,造成多人死亡。

「在我們看來,她是被謀殺的。」

Christine Nxumalo 說的是自己的姐姐 Virginia Machpelah。去年八月,Nxumalo 接到「珍愛天使」(Precious Angel)打來的電話,這個她之前從沒聽說過的療養院說:姐姐死了。Nxumalo 趕去普利托里亞(Pretoria)的 Atteridgeville 鎮,在兩層高的紅磚小樓裏停滿屍體的房間中找到已經死去幾個禮拜的姐姐:「她瘦得皮包骨,我們差點認不出來。」

Machpelah 是阿茲海默症患者。在南非歷史上很長一段時間裏,由於經費及床位不夠等問題,像 Machpelah 這樣的長期精神病患被政府政策及社會福利忽視。

1994年,南非結束漫長的種族隔離,曼德拉(Nelson Mandela) 帶領非洲人國民大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以下簡稱 ANC)贏得第一次民主選舉,精神病人也從中受益:南非開始依照世界衞生組織(WHO)的標準引入精神疾病法。

然而,有關精神病人的福利政策一直沒有能夠徹底實施。不過 Machpelah 起碼曾在一段時間內受惠於相關政策:家庭貧困的她被豪登省(Gauteng)一所私家醫院接收。豪登省政府委託這家醫院照管精神病患,並承擔與此有關的一切費用。

2015年,為節省開支,該省前衞生部長 Qedani ……

詳原文:一百個死去的精神病人

其他推薦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