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大疫下半場:搶疫苗與疫情真相

·1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趙君朔

這兩周來台美兩地關於疫情的話題出現了戲劇性的逆轉。一直是防疫天堂的台灣因為5月13開始確認出現破口,發生了社區感染後,不但全國進入三級警戒狀態,雙北的醫療體系和醫檢通報系統也出現嚴重超載現象。直到五月最後一天各種措手不及的亂象才稍見緩和,確診人數和校正回歸的數次也開始下降。

當然在病毒已經深入雙北,全國大部分地方都屬於一日生活圈的情況下,台灣因為面積不大,已經不太可能回復到過去長期零本土感染的防疫黃金時期。所以除了靠醫療體系治癒確診者外,最迫切的就是讓全國民眾施打疫苗減少感染、或是至少避免重症的機會,才能盡速回到正常生活。

但目前台灣訂購的疫苗到貨數量仍然不足,使得之前在防疫上一直找不到攻擊政府突破點的在野黨士氣大振,不管是泛藍陣營的政治人物或是支持者都想透過疫苗問題證明他們長期以來無法服人的論點:執政黨非常無能僅靠操弄民意來換取不錯的支持度,現在更是放讓人命白白犧牲而無所作為。

在野勢力以激情凝聚仇恨

為了強化這樣的印象,從一些在野黨政治人物或其支持者的臉書上可以看到聳動的圖卡如「無能政府,給我疫苗」、「民進黨聽好,Taiwan needs help,給人民疫苗,其他廢話少說!」「別再刁難、給我們疫苗!」等。除了靠網路的口號傳播外,也有極為親共的新黨前主席郁慕明選擇飛往上海打疫苗來凸顯台灣沒有疫苗的窘境,或是國民黨內的統派張亞中表示他有管道接受台商與中國友人捐贈的1千萬劑疫苗,請政府盡快直接和對方接洽。中共的國台辦當然也沒有閒者,在記者會上表明願意捐贈世衛組認可的中國製疫苗,還故意以很粗魯的語氣直接問「用還是不用?」。

希望盡快能打疫苗減少感染或重症的風險是合理的訴求。但把現在的供給不足完全歸諸於政府無能、冷血或是官商勾結想拉抬國產疫苗只是再度凸顯了在野黨和台灣具體情況的脫節,以及政策論述能力的薄弱。事實上直到疫情完全不是問題的5月初,台灣連區區30萬劑的AZ疫苗都有打不完放到過期的風險。因此之前政府「超前部署」去採購大量疫苗,說不定還有被在野黨說成是浪費公帑的疑慮。

此外雖然台灣在兩周內迅速累積6000多例的本土感染,的確形成一個公衛危機,但危機兩周來的演變也沒有出現指數性的確診人數失控,因此和其他疫情肆虐更長時間、確診者和死亡人數佔人口比例更多的許多國家相比,台灣的疫情還是處於相對輕微的狀態,因此也無法以疫情嚴重為原因尋求疫苗生產大廠或是握有疫苗分配權利的世衛組織的緊急協助。再加上想採購BNT疫苗會遇到宣稱也擁有台灣銷售權的大中華區代理商復星可能在中共官方壓力下作梗,因此只能靠各種變通的手段盡可能或多或少的爭取疫苗快速進口。

真該監督的是公衛體系的蹣跚

和在野黨只能遇到突發性事件開始大作文章相比,對於長期性政策議題論述的薄弱才是最讓人擔心的。事實上台灣在研發可視為戰略性物資的本土疫苗上是有很多該檢討改進的空間。在今年二月就有兩位任職台大防疫科學中心的專家和一位醫師三人合作撰寫了長文以台灣和新加坡對比,來檢視台灣的醫療公衛行政體系的權責不明和政府的消極是如何限制了台灣自行研發疫苗的潛力。

三位作者更在文章最後直指「向來以『超前部署』自豪的台灣,此時此刻,已經喪失取得疫苗的先機、時程與數量的主控權。令人憂心的,是缺乏其他取得疫苗替代方案的窘境下,指揮中心高層的決策後果,牽動全體台灣人民的福祉安全。

換言之,對目標是取得執政權力的在野黨來說,以「影子政府」的角色定位自己,針對執政的失誤和缺失提出檢討和改進方案,那才是運作良好的民主政治下該有的政黨良性競爭。只可惜現在看到的是在野黨對政府目前面臨的醫療和疫苗困境幾乎完全提不出建設性的意見,只是丟出一堆著眼於動機、也無法驗證的道德指控。

在針對國產疫苗是否會盡快通過測試再由政府採購讓民眾施打的議題上,更忘了自己黨內立委也曾曇花一現的於去年7月由具有醫療背景的卸任立委陳宜民和現任黨團書記長蔣萬安出面呼籲政府加速推進疫苗國家隊,只是由可能存在官商勾結的炒股角度去批判,結果出現以昨日之我批判今日之我的鬧劇。

這種為反對而反對的鬧劇不但不會對民主政治有益,還會讓國家陷入口水戰中分不清執政的輕重緩急。國民黨實在應該以美國為前車之鑑,武漢肺炎到今天在美國已經造成3千3百多萬人確診,近60萬人死亡。但去年民主黨為了將矛頭只對準川普總統的應對疫情不力,在主流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將所有疫情起源指向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討論全部打成種族主義或是陰謀論,更把長期撥出經費資助該所充滿爭議的功能獲得(gain of function)研究,因此可能為了避免究責,去年公開表示病毒不可能在中共的實驗室裡造出來的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博士被捧成謹守科學原則、抵抗川普蠻幹的抗疫英雄,這就是一個在混亂中因為政治操作而誤國的經典案例。

美國主流媒體長期漠視病毒人造的可能性

也因為拜登的勝選很大程度上是得益於疫情引發對川普的民怨,拜登政府對於疫情起源的調查和究責是非常消極的。最明顯的就是無視於川普政府卸任前刻意公布關於疫情起源的情報資料大要。之後在WHO派到武漢的調查團被《華爾街日報》等媒體揭露完全是做戲的鬧劇和公佈離譜、毫無公信力的調查結論後,美國也只是透過國務卿發表還要進行更多、更透明能接觸更多資料的調查的空洞聲明。

對於WHO長期和中共的曖昧關係以及中共對調查過程中的各種掣肘完全不置一詞。對於上任後許多施政純粹只是為了要站到川普相反一邊的拜登政府來說,透過WHO這種國際組織進行調查、來預防下一次的傳染病大流行就能凸顯其動聽但當下根本無用的「多邊主義」主張,最多只是稍微提一下國際組織的運作需要改革,但不會有什麼具體的動作去促成真正的改變。

也有可能是拜登政府內部有官員對於出了一個如此荒腔走板的疫情起源調查報告,美國卻無動於衷感到憤怒而私下放出可信的資料,在WHO大會於五月底再度開會討論下一階段溯源調查方向的大約兩周前開始,從不同的戰線上都有人站出來呼籲對疫情起源做真正有意義的調查或重新提起病毒自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

質疑病毒人造的聲音再起

首先是5月14日有十九位知名的相關領域科學家在權威期刊科學雜誌上發表公開信,直指WHO的調查報告對於病毒起源自然和實驗室洩漏兩種重要假設根本沒有進行比例均衡的處理,整份報告313頁竟然只有4頁在討論實驗室假說。而且所有調查用到的訊息、資料和樣本都是由調查團中的中共籍科學家收集並彙總,再由剩下的成員對其進行分析。因此他們主張真正像樣的調查需要透明、客觀、從資料出發、廣納各種專家、受獨立第三方監督並將存在的利益衝突減到最小。

它們提到的每一點都在提醒世人這份WHO的調查報告問題有多大,最後一點利益衝突更是劍指調查團中唯一的美國人,和武漢研究所有長期合作關係、去年頻頻發表病毒非人造言論的EcoHealth Alliance負責人Peter Daszak。另外值得點出來的是這聯名的19人中,包括和石正麗合作研究的Ralph Baric還有也去過武漢病毒研究所參加研討會的史丹佛大學微生物學家David Relman。

再來差不多同時,肯塔基州參議員、有醫生背景的Rand Paul在國會上對福奇博士的犀利質詢獲得了廣泛的關注,這段質詢福奇的影片在播出大量美國政府事務的C-Span Youtube 頻道上已有59萬次的點閱率,遙遙領先該頻道其他大部分影片在幾千到一兩萬左右的點閱率。在影片中福奇被逼得一改之前直斥病毒人造說不可能的篤定,改口表示他也贊成對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進行調查。

另外對於Rand Paul質疑他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經費撥給武漢研究所進行功能獲得的研究,福奇數度正色嚴詞否認,但Rand Paul直接引述武漢研究的石正麗和北卡的Ralph Baric合作的研究內容質問福奇這種把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注入已經沒有活性的SARS病毒上難道不是功能獲得研究,而該論文最後的致謝部分還明確提到感謝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經費贊助。

雖然福奇對這是否是具有高度危險性的功能獲得研究仍加以否認,但他非常凝重的表情正如美國保守派重鎮《國家評論》隨後側寫福奇的專文標題所示,他已經淪為一個跌落神壇的聖人(The Fall of Saint Anthony Fauci)。

第三個發聲的則是眾議院的情報委員會共和黨副主席David Nunes 發表的一份標題為《Covid-19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報告,其中羅列出各種武漢肺炎可能是該研究所實驗室洩漏的間接證據與美國政府過去資助該研究的紀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該報告中引用了Ralph Baric在《科學人》雜誌上寫過的內容,提到他和石正麗合作用SARS病毒製造出來的嵌合體(chimera),如果不是刻意留下他們設計的突變(mutations)痕跡 ,根本無從分辨病毒是天然或是實驗室做出來的。Baric還進一步聲稱:病毒可以不留痕跡的製造出來。換言之,這份報告是要提醒美國大眾,在沒有得到中共交出的實驗室資料做進一步分析驗證前,光憑專家做一般性的解讀也無法判定這次的武漢肺炎病毒是天然還是人造的。

最後一個引起廣大矚目的就是《華爾街日報》在5月23日出刊的報導更明確揭露了和川普政府卸任前公布的疫情起源訊息料有關的情報資料內容,就是在2019年11月有三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已經因為和武漢肺炎非常類似的症狀入院治療。報導中提到這份情報資料揭露了患病的人數、發病和就醫的時間,撰寫的記者還徵詢了卸任和現任的情報官員瞭解他們如何看待這份資料的價值,雖然也有人認為還需要進一步確認更多細節,但這份情報的價值已受到高度肯定,唯一不能確定的就是這三人到底生了什麼病。

也就是在多重壓力與不同政治立場各大媒體都跟進報導下,去年主流媒體皆以陰謀看待實驗室洩漏說時,唯一例外的《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n在5月27的專欄文章中證實了有官員承認拜登政府部分是出於公眾與國會的雙重壓力下,決定要求情報單位在90天針對疫情起源的兩種對立觀點提供更多評估來確認何者可信。

若欠缺武漢實驗室資料恐難有力指控

但如同上文各段中已經點出的,如果缺乏中共自己提供的實驗室樣本、實驗記錄還有武漢血庫2019最後幾個月樣本,光是重新爬梳美國情報機構已有的資料對真相釐清的作用會很有限。所以共和黨籍的重量級參議院Linsey Graham受訪時已經表示要推動立法強制中共交出相關資料,否則就予以制裁如逐出WHO。

總的來看,找出這次疫情起源的真相不只是能防止下一次這種全球性大悲劇的產生、對於找出病毒演化的原理、進而緩解目前的疫情也會有相當的幫助,如果真能證明武漢病毒所就是元凶,那麼還能喚醒世人中共這種不受制衡的惡性威權體制的禍害有多大。

最後對於拜登政府來說,雖然真相對照去年他在競選時把川普將武漢肺炎稱為中國病毒歸為排外、種族主義會讓他有些尷尬,但利用美國的實力軟硬兼施幫全世界找出真相才是恢復美國國力與地位的最好證明,而不是讓美國被光環盡失的世衛組織牽者走。

同樣地,對台灣的在野黨而言,要能在競爭中重新獲得主流選民信任的方法應該是嚴格檢視政府的運作和決策有何不足之處,而不是用聳動的口號煽動已經持續萎縮的基本盤對政府進行道德謀殺,尷尬的美國政府和主流媒體就是個很好的前車之鑑。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六四」之於台灣,想想病毒吧…
「人命關天」作為儒教民本主義的話術

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