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炕肉四】燃燒的火焰為店圖 真的被燒了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鄧永成擺攤多年總算落腳店面,又遇到祝融之災,幸虧兒子、媳婦早早準備接棒。一鍋滷肉不只為生活而滷,也為了一代接一代、百年古早味不失傳。

鄧永成帶我們回到舊店面,側邊鐵門上還留有四女兒鄧羽萍讀大學時,為作業設計的噴漆塗鴉。搭配竹籤串肉圖樣,「炕肉飯」3個大字,以燃燒的火焰為背景,沒人料到,2012年後店面竟遭祝融。

鄧永成女兒鄧羽萍多年前設計塗鴉,為老店抹上一絲潮味。(鄧羽萍提供)
鄧永成女兒鄧羽萍多年前設計塗鴉,為老店抹上一絲潮味。(鄧羽萍提供)

「那時我記得是12月的晚上7點多,隔壁越南小吃店突然火燒厝,從樓上燒過來…客人自然就跑了,我先收錢再跑啊!那時我穿毛衣,會抖呢!怕東西都被燒掉,8成都燒去了。」鄧永成回想還心有餘悸。5年前,永成炕肉飯的招牌移至中正路現址。

年歲漸大的鄧永成時至今日,仍堅持每天早晨到南門市場挑肉,再由兒子鄧志凌載回店裡。父子異口同聲:「如果沒有自己去挑肉,有時豬肉攤準備的肉太肥、太油,都不適合我們用,客人不愛吃。」鄧羽萍下班後也在店裡幫忙,「我爸是個嚴謹的人,即便現在是我哥接手,他也隨時注意食材、確保口感不能跑掉,工序流程都完善。」

鄧永成每天早上都到彰化市南門市場同一家肉鋪挑肉,50年不變。
鄧永成每天早上都到彰化市南門市場同一家肉鋪挑肉,50年不變。

兒子鄧志凌自小就打算接家業,「從阿祖一直做下來的家傳事業,家裡只剩下我一個男生,我不接的話誰要接?」鄧永成不擔心唯一兒子不接棒,只大嘆:「做油湯娶沒某,小姐看了說:『要做死嗎?』」

鄧志凌24歲當完兵就返家接班,同時開始相親,遲至34歲才與來自越南的阮玉碧結婚。

  • 鄧永成長子鄧志凌(右)、長女鄧虹樺(左)在攤頭招呼生意。
    鄧永成長子鄧志凌(右)、長女鄧虹樺(左)在攤頭招呼生意。
  • 鄧永成媳婦阮玉碧傳承手工雞捲古法,手法熟練。
    鄧永成媳婦阮玉碧傳承手工雞捲古法,手法熟練。

每天一早,鄧志凌夫婦同時到店備料,鄧永成對媳婦阮玉碧很滿意:「開(切)炕肉、結粒(串竹籤)我媳婦都會了,洗鍋子、洗碗盤現在都是她負責。」鄧林蘇也讚許:「我媳婦很努力,廚房整理得很乾淨,我從以前都是這樣整理,她都有照著做。」她拍胸脯說:「我們做生意就是要衛生好、真材實料,客人才會喜歡來吃。」

傍晚時分,永成炕肉飯攤頭昏黃的燈色亮起,老攤生意隨之增溫。外帶客人接踵而來,內用者或穿入攤前板凳,或入內就座,都是5、60歲以上的在地老主顧居多。

鄧永成讀國中的孫子、讀國小的孫女都在店裡幫忙端盤子,他眉開眼笑:「孫子如果要接這途也是很好啊!人家說草地狀元,這就是草地狀元,行行出狀元。」百年傳承的手藝,歷經水火無情洗禮,靠著鄧永成父子一心固守,終究隨著時間越陳越香。


更多鏡週刊報導
【百年炕肉番外篇】頭家娘7年5胎生到哭 苦撐病體賣油湯

【百年炕肉番外篇】香噴噴就靠「這一味」 祖傳祕方大公開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