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委該做司法糾錯的事

李復甸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中高分院在108年最後一天撤銷后豐大橋墜橋案原判決,改判王、洪兩人無罪。17年前女老師陳小姐在后豐大橋墜橋,陳女的男友王淇政、王的友人洪世緯被以共同殺人,各判15年、12年6個月定讞。王、洪兩人自始否認犯案,一再聲請再審,5度遭台中高分院駁回、最高法院4次撤銷台中高分院的駁回裁定,但台中高分院仍不准再審。檢察總長也曾兩次提起非常上訴,但皆遭法院駁回。

民國101年第4屆監委馬以工、余騰芳與本人提出調查報告,認為當初指證被告犯案的證人前後證詞不一,法院履勘現場不符法律要求,判決出於臆測,顯採「有罪推定」,有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背離法院公平審判之精神,要求法院重審。最高法院終於去年7月審結本案,認為當初指證被告犯案的證人前後證詞不一,已動搖有罪確定判決,直接撤銷台中高分院的駁回裁定,自為裁定開始再審。最高法院同時宣告停止王淇政、洪世緯的刑罰執行,並要求王、洪立即出獄。自為裁定准予再審寫下司法首例。監委於后豐大橋墜橋案,再次確立為司法糾錯的貢獻。

一些熱衷台獨的人士幻想從廢五權著手,以達廢《中華民國憲法》,最後推翻中華民國。便不經思考地聲稱,世界上只有中華民國有監察院,因此欲去之而後快。事實上,監察權是任何一個民主共和體制都必須具備的制衡功能。甚至可說,監察權在某種意義上就是為了對治專制而產生的制度。

監察院是維護人權的機構,是糾正行政體系,督促謹慎奉公,力行善治的必備機構;是司法體系未能依法判決,提出質疑再經司法程序審理救濟的糾錯機構。近年大眾談論的美和市案、大巨蛋案、蚊子館、江國慶案、徐自強案、鄭性澤案、后豐大橋墜橋案,也都是監察院調查後,引起社會矚目而後能依法處理。許多被行政單位掩蓋的弊案,或誤審錯判的冤案,都是糾彈在先而後引發社會輿論得到改善。任何個人甚或政黨,當受到委屈無處可訴時,都還是找上監察院。貪官霸吏去不掉、怠政弊案查不清,甚至惡法釋憲提不成,最後都只有找監察院。

108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立法院三讀通過《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組織法》,在監察院下設國家人權委員會。監察院成為符合國際人權標準,落實憲法對人民權利的維護,確保社會公平正義之實現的機關。我們不必因錯誤提名了少數發瘋的監委,而要主張廢除監察院。我們應該繼續努力,將監察院塑造成為符合普世人權價值的司法糾錯機關。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第4屆監察委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