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委調查疫苗採購 虛晃一招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日前傳出監察委員擬在不影響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運作的前提下,就疫苗採購政策約詢陳時中,但蘇貞昌院長卻不以為然地表示,去年防疫做到全世界最好,現在因變種病毒帶來新衝擊,反過來苛責陳時中,是「相當不厚道,也非常不公平」。然而,去年阻絕於境外的防疫成效即使世界第一,施打疫苗仍是防疫的必要手段,但當前人民施打疫苗猶如在極權統治之下,只能服從政府規畫的次序配給,蘇貞昌卻只想到對掌權者要「厚道」,心中不存在健康應屬基本人權的「人道」。

事實上,監察院立案調查疫苗採購可能只是「虛晃一招」。負責該案的時代力量創黨元老監委林郁容即表示,傳聞要約詢陳時中是有人藉由監院調查的名義,「轉個彎來打擊指揮中心的努力」。也因此,蘇貞昌的回應若非出自於善於卸責的機巧律師性格,就是配合監委為舒緩民意壓力才立案調查,只不過是「套套招」而已。

我國對於「奠定促進及保障人權之基礎條件」既明定由監察院設置人權委員會職掌,監察委員對有違人權保障的行政行為立個案調查,這也應是監察院該有的「基本動作」。立法院原是制衡政府決策和監督政策執行最為快捷有效的民意機關,而尚存有力量薄弱在野黨的立法院,都難以制衡和監督行政院的購買疫苗政策,又何能期待這屆以終結監察院為職志的監察委員?更何況,若真有監委超然獨立監督了行政院在疫苗政策上的違法失職,豈不證明了監察院並非如民進黨汙名化成的「雞肋」?

全球疫情何時能解除尚在未定之天,此刻若能糾舉防疫政策的錯誤與違法失職之處,當具有保障人民健康與生命的重大公共利益。然而,立法院本應做但卻做不到的事情,除了不必寄望於監察院外,就算監委對採購疫苗政策約詢了陳時中,恐怕也難有真相大白的機會。因為儘管陳時中是中央疫情指揮官,但誰相信他擁有採購疫苗政策的決定權?

不久前,我們才看到郭台銘、台積電和慈濟購捐外國疫苗的善舉,都必須得到蔡總統的首肯,才可能不至於給主管機關「添了麻煩」。由此可知,蔡總統將扶植國產疫苗政策當成了國家戰略目標,對外採購救命的疫苗政策應也是由她拍板決定。故而,監委立案調查疫苗採購案,很可能只是如歐洲足球賽中常看到的「假動作」。

從去年2月底中央防疫指揮中心一級開設起,指揮官仍由二級開設時的衛福部長擔任,就已是個超前部署「假動作」的騙局。日前《亞洲週刊》以評論「台灣民選獨裁幕後」獲「卓越新聞獎」第二名,而台灣的疫苗政策由總統決定,立院和監院均無權制衡和監督總統,再次為善於宣傳的民選獨裁增添了佐證的素材。(作者為民主文教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