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美食2】被老大看中入黑道 豪賭一晚輸300萬元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阿草」是陶永祥的乳名,也是他走跳江湖的名號,從阿草到草哥,20多年的時間,他大多跟「同學」們擠在不到10坪的空間,每天吃的不是牢飯,就是會客菜。「我前半生活得迷迷糊糊的,真正足了然。」摘下帽子,露出略顯蒼白的臉,陶永祥的表情黯然。52歲的他說話國台語交雜,口氣很道地,不太符合外省人的背景。

父親當年隨爺爺從浙江省大陳島撤退來台,落腳桃園龜山,家裡5個孩子,陶永祥排行第3。「家裡也是讓我們吃飽、穿暖,可以讀書啊,是我自己嘸愛讀冊。」國中每天下課,訓導處就會廣播召喚他去報到,「蹺課、打同學,以成年人角度來看就是不良少年啦!但我們會覺得純粹為了義氣相挺。」

陶永祥左手中指上紋了自己綽號的「草」字,遠看就像一枚戒指。
陶永祥左手中指上紋了自己綽號的「草」字,遠看就像一枚戒指。

定義自己那時只是叛逆,高職讀夜校,白天到鐵工廠上班,「想要學技術,以後可以賺比較多錢。」1個月連加班薪水2萬元,全都乖乖上繳給媽媽。「有時候下班會跟朋友去桃園中正路那邊吃飯、喝酒,幾次遇上朋友的老大,後來他說『帶來公司泡茶啊。』咱做工身軀會沾到油,他們衣服乾乾淨淨,吃好穿好做輕可(輕鬆),有點羨慕。」也不知道大哥看上他什麼特質,就這樣開始迌,「總歸一句,誤入歧途。」

國中時期的陶永祥個性較為叛逆,常為了「義氣相挺」被召喚到訓導處。(陶麗鳳提供)
國中時期的陶永祥個性較為叛逆,常為了「義氣相挺」被召喚到訓導處。(陶麗鳳提供)

他辭掉工作,學校也不去了,17歲開始顧店(酒店)、顧場(賭場),有時工錢加分紅一天就好幾萬元,遠赴高雄當兵也沒斷開連結。「退伍回來就開電玩店、咖啡情人秀,就是有包廂,點菜、點小姐陪看TV、錄影帶。」1990年時機正好,賺錢如賺水,「我跟你說有多誇張,電玩我入一股9萬元,第1個月扣掉還可以拿10幾萬元回來。」表面的風光,讓親弟弟也跟著染黑。

聊起當年的虛晃往事,事情多到說不完,「賭博一晚輸300萬元,後來那個場被抄掉,想贏回來都沒辦法。」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鏡週刊報導
【監獄美食1】監禁半輩子 靠會客菜重生
【監獄美食3】花百萬戒毒 戒毒針一次一萬
【監獄美食4】人生一半在服刑 他以為陽春麵一碗20元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