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美食3】花百萬戒毒 戒毒針一次一萬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問他覺得做過的哪件事最荒唐?陶永祥想都沒想,「吃藥。染到『四號仔』(海洛英)最荒唐啊!」他花了千萬元買毒,戒毒也花了將近100萬元,「明明知道下場會很淒慘,但就是沒辦法。」

到診所打點滴戒毒,費用1天1萬元,第10天出關回家過年,「媽媽在樓下汆燙雞、鴨,我偷打過量,碰一聲倒下去,整個人都黑掉,針筒還插在手上。」送醫沒人要收,說救起來也是植物人,是姊姊堅持不放棄,「我媽很失望,一直拍阿草的臉,罵說:『你不聽話,真的不要救你了!』我說不行。」陶麗鳳從死神手中搶回弟弟,卻沒能讓他脫鉤海洛英。

陶永祥(左)非常感激姊姊陶麗鳳一路以來不曾放棄過他,開店後還放棄原本泰式餐廳的工作,到店裡幫忙。
陶永祥(左)非常感激姊姊陶麗鳳一路以來不曾放棄過他,開店後還放棄原本泰式餐廳的工作,到店裡幫忙。

出院後,陶永祥繼續在毒海中浮沉,「醫院出來其實也沒身癮了,是心癮。」他人生3次囹圄之災,有2次是因為毒品被銬上手銬。1992年被搜到海洛英,在澎湖關了1年9個月,出獄後因擄人、強盜被捕,到宜蘭蹲了6年多;踏出牢房不到半年又被抓,罪名還更多條,槍砲、毒品、偽鈔,「那次知道穩死的,可能無期徒刑跑不掉。」後來雖然只判18年,但因是累犯,假釋申請16次都沒能成功。

「失去自由的心境你們沒有辦法體會啦!」點了支菸,重重吸了一口,像要消弭餘悸,「最後這次我關16年,有幾次媽媽來,帶來的菜我真的吃不下。」看著彎曲、佝僂的背影,「一段時間沒見到怎麼變那麼老,下次看又更老。很心酸啊!後來都叫家人別讓她來。」

這一次陶永祥真的關怕了,「我怕什麼?怕沒辦法把老父、老母送上山頭。」他的神情嚴肅而認真,服刑中弟弟意外身故,他驚覺不能也不該再繼續匪類,「人生怎麼可以從頭糊塗到尾?至少死之前也要清醒一下。」

★《鏡週刊》關心您:

  • 抽菸有害身心健康。

  • 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鏡週刊報導
【監獄美食1】監禁半輩子 靠會客菜重生
【監獄美食2】被老大看中入黑道 豪賭一晚輸300萬元
【監獄美食4】人生一半在服刑 他以為陽春麵一碗20元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