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美食4】人生一半在服刑 他以為陽春麵一碗20元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2016年、陶永祥入獄第15年,因為開刀住進病舍,不經意瞥見隔壁床看的報紙,「有一則新聞標題寫桃園捍衛隊員被殺,那是我弟他們堂口,想說看看什麼人。一看,媽的,陶姓隊員,捍衛隊裡面只有一個姓陶的,就是我弟。」戴著手銬腳鐐戒護奔喪,無法協助任何事情,「我幾乎要崩潰。」人在獄中的他下定決心,不能再有下一次,「我阿兄很早就破病走了,厝內剩我一個查甫,序大人(長輩)要有人養。」他開始思考出獄後自己能做什麼。

大半輩子都在混,邁入中年身體狀況連連,「跟吸毒都有關係,記憶力衰退、肝硬化、糖尿病、高血壓,一些慢性病都在身上,誰要請我?」想了想,做吃的應該可行,自己也不會餓到肚子。

陶永祥因為身體健康因素,現在大多是負責採買、補菜等後勤工作。
陶永祥因為身體健康因素,現在大多是負責採買、補菜等後勤工作。

「以前在獄中吃會客菜,2公斤1000多元,覺得貴又難吃,我覺得我做價錢可以降下來,而且會更好。」還沒市調就訂價2公斤800元,到處放風聲要人將來給他捧場。但10多年前入獄時,一碗陽春麵不過20元,「跟社會脫節,外面的物價調高我都不知道。」

會客菜都是用塑膠袋裝,限重最多2公斤,送進監獄後獄方為避免菜裡藏有違禁品,還會換袋檢查。
會客菜都是用塑膠袋裝,限重最多2公斤,送進監獄後獄方為避免菜裡藏有違禁品,還會換袋檢查。

重獲自由1個月後,陶永祥跟以前同舍房的「同學」一人出15萬元,風風火火地在新竹開了阿草會客菜,「如果回桃園就要面對原來的生活圈,會有誘惑。」沒有把握自己可以抗拒到底,他選擇在異地重新開始。「想得很簡單,有一個地方可以煮菜,名片拿去監獄發,請裡面的朋友打這支電話預訂,菜煮一下送過去。」以為業績靠人脈就可以撐起來,但理想跟現實差距很大,第1個月兄弟們捧人場,湧入上百張單,問題卻也開始湧現。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鏡週刊報導
【監獄美食1】監禁半輩子 靠會客菜重生
【監獄美食2】被老大看中入黑道 豪賭一晚輸300萬元
【監獄美食3】花百萬戒毒 戒毒針一次一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