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美食5】除了豬大骨 會客菜也能客製化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新竹監獄正對面是學校,唯一一間店面是另一家會客菜,「我們只能開在巷子裡,一開始地址還寫錯,文雅街116號寫成118巷116號,家屬打電話來說Google找不到,就跑掉了。有的人是不想等送過去那5到10分鐘的車程時間。」生意愈來愈差,菜價居高不下,「炒一炒賣不出去就倒掉,旁邊那個廚餘桶我貢獻很大耶!那些豬每天都在等我。」3個月後股東退股,第1年總結算,陶永祥負債100多萬元。

「每個月要付菜錢、租金、水電費的時候就煩惱,幹,這個月又賠那麼多。後來有人建議我牽一輛車開到監獄附近去賣。」拉了拉自己的臉皮,他說:「一開始不太好意思,最後沒辦法,再不改變就一定倒。」改變的還有大廚,陶永祥把從事餐飲業的女友與姊姊請進店裡幫忙,「我們跟餐廳不同,他們盤子那麼大、菜一小撮,賣的是服務;會客菜是秤重的,省去服務生、裝潢的錢,只要食材費捨得花、東西新鮮、菜色一直更新,我覺得一定做得起來。」

跟員工阿勳一起出勤,在竹監附近找位置做生意,每天出10到12道菜,賣完再回店裡補,家屬可現場取,或可託他們寄送,「有些受刑人會寫信給我說要什麼菜,他的家人一段時間結帳一次。」也提供客製化菜色,「除了規定不能送的,像容易藏東西的豬大骨,其他都可以幫忙料理,價格另計。」偶爾還會接到學校、活動的團膳訂單。

陶永祥女友過去在餐飲業工作,現在是阿草會客菜主廚,2人同心協力一起奮鬥。
陶永祥女友過去在餐飲業工作,現在是阿草會客菜主廚,2人同心協力一起奮鬥。

生意漸漸上軌道,不少裡面出來的朋友找陶永祥調頭寸,他在姊姊的勸說下轉為後援角色,負責買菜、補菜。「不借覺得愧疚,但自己也是艱苦得要死。」姊姊守門,讓他少了很多壓力,也避免他再跟太多過去牽扯不清,哪天犯糊塗走回頭路。

前些日子陶永祥把媽媽接到身邊照顧,現在的他只求跟家人一起,吃飽、穿暖、睡好,平凡自由地過日子。「其實你們也不用把我想得好像混得多風光,改邪歸正,我真的就是關怕了,想趁眼睛閉上之前彌補半生都在獄中、沒有孝順母親的責任而已。」

顧客這麼說: 現炒菜色多 新鮮又下飯

州哥,服務業,50歲,新竹市

我也是從新竹監獄出來的,跟草哥在同一個戒護工場認識。現在裡頭還有朋友,整年幾乎都會來交關。只要把朋友的編號傳LINE給阿草,他們就會幫忙寄送,很方便。阿草的菜色很多,味道很下飯,而且東西都現炒,很新鮮。


更多鏡週刊報導
【監獄美食1】監禁半輩子 靠會客菜重生
【監獄美食2】被老大看中入黑道 豪賭一晚輸300萬元
【監獄美食3】花百萬戒毒 戒毒針一次一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