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院全票通過彈劾法官何宇宸

張理國、蔡依珍/綜合報導
中國時報
監察委員楊芳玲(左)和高涌誠(右)23日舉行記者會,針對桃園地院法官何宇宸押人取供、擔任訴訟代理人,表示通過彈劾案,全案移送職務法庭審理。(趙雙傑攝)
監察委員楊芳玲(左)和高涌誠(右)23日舉行記者會,針對桃園地院法官何宇宸押人取供、擔任訴訟代理人,表示通過彈劾案,全案移送職務法庭審理。(趙雙傑攝)

桃園地方法院法官何宇宸因押人取供等事由,監察院以違失事證明確,情節重大為由,13比0全票通過彈劾。監委高涌誠昨表示,深感痛心,何宇宸為己利40萬元,不惜開庭10次,還以刑逼民、告好告滿,「官府運用權勢欺壓平民」,莫此為甚。

提案監委楊芳玲、高涌誠昨舉行記者會表示,監察院彈劾何宇宸的事由,包括何宇宸公開不利於被告的心證、以交保和威脅押人取供等。高涌誠特別說,何宇宸如何處理賄選案押人取供,還都是職務行為上的濫權,但他關注的,是何宇宸擔任配偶的訴訟代理人,為的是自身權益40萬元。

高涌誠說,何宇宸因買屋糾紛,質疑仲介高報價格,在取消交易後,因不甘損失定金30萬元、仲介費10萬元,一狀告上法院,「一個40萬元的簡易訴訟竟開10次庭耗費司法資源,最後和解,拿回40萬元」。過程中,何宇宸「告好告滿」,開了5次庭後又另提了偽造文書的訴訟,還告仲介詐欺,「以刑逼民」;其中,偽造文書案開庭才第1次,屋主向法官請假,竟被同院同僚法官同意拘提,「如果是張家人(屋主)怎不擔心桃園地院都是你家的人」,所以沒多久屋主就和解了。

高涌誠說,監察院在3月彈劾3位法官,可說是「彈劾法官月」,何的情節最為嚴重,如同古代章回小說「官府運用權勢欺壓平民」典型,高並引電影《少林足球》經典對白:「球證、旁證、技術委員、主辦、協辦都是我的人,你們怎麼跟我鬥」,老百姓如何能相信桃園地方法院?

何宇宸昨透過桃園地院表示,尊重監察院,會赴職務法庭陳述意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