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廣仲專訪三】花11天從台北走回台南 成為有故事的人

鏡週刊

失去靈感,那是創作者的最大夢魘,他整個人困住了。狀態最糟時,曾經有半年時間他一下班就回家喝酒,冰箱裡滿是啤酒、紅酒。從小到大長年壓抑的負面情緒,似乎一次大爆發地向他討債。他看到誰、看到什麼事都覺得討厭。他形容那時的自己宛如爛泥。

寫不出歌,陷入看不到盡頭的黑暗,人生找不到意義,他甚至猶豫要不要留在台北,心念一動,決定用步行的,從台北走回台南。他瘋狂地花了11天走回老家,但回家後想了又想,還是回台北做些想做的事吧。

他還大量讀哲學書籍,康德便是那時接觸的,也看莊子、易經,「書裡都在勉勵我們當個君子,生命是無常的,你害怕跌倒、低潮,害怕太陽下山後的黑暗,可是如果你自己有很好的道德標準,就無懼於那些無常。看了就覺得超級被療癒。」

面對黑暗 走出低潮

可能還有一個更深的結。他的唱片製作人兼老闆鍾成虎對我們說:「他以前很正面,希望自己不要有任何負面思考,但人不是這樣的。我鼓勵他面對負面情緒,黑暗面、負面、挫折,都可以很真實地寫進音樂裡。」

搞笑、貼心、報喜不報憂,連寫歌都不想帶有負面情感。盧廣仲似乎慢慢聽懂了。「心情好或不好,都是生活的一部分,一個人不可能全然是光明的那一面,一定有陰暗面,創作的人要勇敢分享你的一切。」

盧廣仲說,現在心情不好時他會去運動、走路,或是捐錢、捐米給慈善機構。
盧廣仲說,現在心情不好時他會去運動、走路,或是捐錢、捐米給慈善機構。

如此過了漫長的3年,他才逐漸走出低潮。後來再站上舞台,盧廣仲就曾在台上說,低潮時曾試著把負面情緒寫進歌裡,寫完果然心中輕鬆許多。

2016年他終於又推出新專輯,不久更獲邀演出《花甲男孩轉大人》,第一次演戲就上手,以此拿下最佳男主角、最佳新進演員2座金鐘獎,連為這齣戲寫的主題曲〈魚仔〉也一舉拿下今年金曲獎的最佳作曲、年度歌曲獎。

承載負擔 憂喜不避

《花甲》導演瞿友寧形容盧廣仲:「其實很內向、小心,但很聰明,也很努力。」他說,開拍前曾為演員開6堂表演課,盧廣仲到第4堂就進步神速。他也跟盧廣仲聊過他的阿嬤、車禍、從台北走回台南的那段低潮期…,「如果人生的厚度沒有那麼多,很難成為一個好的表演者。」

製作人鍾成虎則形容他眼中現在的盧廣仲:「音樂上表現得更坦然,對感情的表達更完整。」鍾成虎笑道,前陣子才在排練室對盧廣仲說:「現在你已經是有故事的人了。」有故事的人?「背負著喜怒哀樂,很真實的人生。人年輕時東西少,現在東西多了,承載是負擔,但也豐富了我們的人生。」

如今寫喜也寫憂,不變的是盧廣仲至今每天清早6點起床,談康德可不是隨便講講。「我喜歡在晨間作業,尤其起床後第3個小時,我可以感覺到頭腦最清晰。」靈感是創作者的續命甘泉呀。他隨身攜帶紙筆,以便靈感一來馬上抓住,且老派地堅持手寫,「我總覺得用寫的可以觸發到腦部不同的部分,那是用鍵盤觸不到的。」那今天有帶嗎?「今天太趕,我只有帶鑰匙出門。」他又像個學生般傻笑起來。

盧廣仲小檔案

  • 出生:1985.07.15,生於台南

  • 學歷:港明高中、淡江大學西班牙語文系

  • 創作專輯:《100種生活》《七天》《慢靈魂》《有吉他的流行歌曲》《What a Folk!!!》

  • 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

  • 電影:《花甲大人轉男孩》

  • 得獎:


更多鏡週刊報導
【盧廣仲番外篇】罹癌當重感冒 盧廣仲的阿公也是Rocker
【盧廣仲番外篇】盧廣仲:「寫每首歌的當下都有些超自然感應」
【盧廣仲專訪一】靠著與阿嬤合照演花甲 心事都對樹洞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