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港人反中不是被洗腦 是中國那套很倒胃

盧斯達
上報

幾個月以來香港的星巴克,成為一些示威者的重點攻擊目標,沒有好日子過,不少分店在本來最賺錢的周末周日關門休息。其實香港人對星巴克沒甚麼不滿,而是不滿在香港擁有星巴克特許經營權的本地飲食帝國「美心集團」。

美心集團創辦人伍沾德的長女伍淑清 (現年71歲)在9月期間遠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批評反送中示威,認為反對修例的意見只屬「一小撮人」意見,又為警暴護航:「世界各地的警察均有使用催淚彈及橡膠子彈,並非香港獨有」之類。這些發言導致「美心」旗下不同類型的品牌遭市民抵制甚至破壞,包括星巴克。

雖然「美心」其後表示伍淑清並不在公司任職,但這個說法很快就被踢爆是巧妙的語言藝術——美心集團上面還有一間持股公司「香港飲食」,伍淑清持有香港飲食股權0.33%,而香港飲食又持有美金集團一半股份,也有獨立股票人揭發伍淑清一直有定期收取美心的股息。因此說到底伍淑清還是跟美心撇不清關係。

也許因為受壓,伍淑清最近繼續「放飛自我」(以中國話來說),在一個《環球時報》的專訪中,伍淑清再次語出驚人,表示年青人思想出了問題,被社交媒體「洗腦」,變得「反政府、反體制和反中國」,社會已經失去整整兩代年輕人,她也會放棄年輕人,不會再花時間跟他們溝通,「因為他們的腦子不清楚自己應該做甚麼事」。

伍淑清和年輕人間的兩道鴻溝

這番言論自然又引起香港的輿論批評,很多人反問她有甚麼資格放棄年輕人。另一個更值得考究的問題是言論中的「洗腦」。伍淑清與年輕人之間有兩道鴻溝,第一:伍淑清在網絡出現之前已經成年懂事,而年輕人是網絡原住民,前者吸收資訊的方式多數很傳統,資訊來源也少,頂多就是報紙和電視台,而新一代每日接觸爆炸性資訊,同一件事都有很多來源,很多說故事的方式 (narrative)。要比較的話,當然是前者比較容易被洗腦,因為網絡前的年代很簡單,而有網絡之後的世界,是一個懷疑的世界,一個有圖有片都沒有真相的世界,一個充滿假新聞的世界。

在這個混沌世界鍛練出來的人,反而沒有那麼容易被洗腦。根據紐約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追蹤2016年美國大選其中一個州的網絡和投票數據,發現18歲至29歲的年輕受訪者中,僅有3%會分享假新聞;超過65歲的長者則有11%的中伏率。

第二道鴻溝是身份認同。伍淑清已經70歲,她早於1980年代就協助中國進行第一次企業合資實驗,她和中國資金合組的「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編號是001。對伍淑清來說,香港人也是中國人,需要接受中國統治是不證自明、天經地義的事,但香港新一代則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且「認為自己只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的比率,自2014年以來不斷加強,在反送中爆發之後更是火熱潮天。

在中文大學最近舉辦的畢業禮,奏起中國國歌的時候已經有不少同學轉身背向「國旗」。我在2014年畢業,當時雨傘革命還沒完,在畢業禮上也有同學表達訴求,但5年前的大學生一點也不敢想到「反對中國」這件事,但現時世界已經又不同了,很多人都慢慢發現真正的問題所在,以及香港的苦難根源。不是特區政府,不是林鄭。在兩大鴻溝之下,伍淑清發現自己根本不了解新一代,所以就乾脆表示放棄治療,拒絕對話,視幾百萬人為「被洗腦」。

就算中國人自己也不認為有洗腦

然而,愛中國的伍淑清卻思想簡單,輕易使用「洗腦」這個字。中國人就經常被指控洗腦,但他們可不這樣想。他們會認同,的確有政治教育和政治宣傳,但自命聰明的中國人,會用一種狡黠的方法應世:你洗腦,他也配合,裝裝愛國,也不介意有利益時利用一下政權,但他們內心有另一套現實的想法,另一邊私下鋪路移民去外國求一個保障,已經是中國人的集體行為。就算是中國人自己,也不認為有洗腦。

如果你一臉天真地批判中共殺死過多少人、共產和集體主義有多麼不人道、政府會迫害和屠殺人民……他們會說,他們都知道這些,但因為現政權能給他們過上比以前好的生活,所以他們支持政府,他們不是被洗腦,他們可實際計算過利害。而實際上,中國人的生活確實改善了,那種向上的感覺是客觀的,因此中國人支持中共有其現實的、客觀的物理因素。

既然中國也沒有洗腦,香港更沒有。香港的抗爭自然沒有無緣無故的,不是外國吹得動的。「新中國」敘事也許對中國人行得通,也許能夠吸引到中國人,因為他們沒有見過高山。中國人從苦難中再次站起來。但香港早就進步了,這根本沒有吸引力。香港人可是曾經蒼海難為水,我們是見過大海的,也熟讀中國歷史,這些甚麼中華民族復興、人類命運共同體,我們都見過。

在清初,滿洲人為了海禁和打擊鄭氏政權,在華南一帶推出「遷界令」,波及現時香港全境土地,死了很多人,因為強行要他們離開耕地,有很多人餓死在路上、妻離子散。這就是為了國家的大目標,要犧牲個人。現時在元朗一帶,還有一個「錦田樹屋」的遺址,據說是遷界令年代遺下的,被一棵巨大的老樹包圍融合了。

是誰被世界先放棄了

中國的那一套吸引不到香港人,強來又會惹來反抗。現時不只年輕人,很多香港人都不願做中國人。在這方面,擁有百萬軍警的北京可以拉人鎖人,逐個擊破,但香港人作為整體,只會與中國越來越遠,在思想陣線,北京沒有好牌可打。因為北京那一套,真的很不吸引。缺乏自發的吸引性,那就是國際關係時常說的「軟實力」。給錢惠台惠港的那一種不算,軟實力是你不給錢,他也會來學習和融合的那一種才算。

「回歸」以來,香港人的生活是變壞的,那種向下的感覺也是客觀的。97年以來大學生的薪金並沒有增加多少,但物價卻是上升兩倍三倍。至於選舉權從有到沒有(2016年開始增加選舉主任取消選舉權的權力),就更不用說了。

伍淑清認為香港人是受了洗腦才反對中國,就犯上了離岸中國人 (民國人/香港人/海外華人) 假定中國人只因受了洗腦,就支持中共一樣。是一種唯心的天真爛漫。中國人的合,香港人的離,兩個歷史現象,都有其客觀基礎,不以人的意志轉移。但新的世情,對於伍老太那顆70歲的大腦,也許太過複雜,也許太過奧秘。無法解釋,只能以「被洗腦」來一概而論。

就像幾百年前一些教士大喊的「Blasphemy」(褻瀆上帝),可是他們的處死對象發現了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雖然一時間他被打倒了,但他沒有被打敗。他還是遠遠比一眾處刑者更接近真理。而我們實在不用說得那麼遠,現時伍淑清70歲,到了時候,我們可以在她的墓前低語,是誰被世界先放棄了?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藍委邀餐敘挺韓? 王金平:顧大局幫韓國瑜做好市長

【美女檢察官現身】反賄選影片有焦點 台版木村拓哉、松隆子遭熱搜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