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看看香港 時力和柯文哲的政治路線大有問題

盧斯達

最近看到網民吹捧時力黃國昌,整合其議會質詢共502場,還有逐字記錄。大家都說,這樣克盡其職的立法委員不是很值得支持嗎?

黃國昌和時代力量,或會令香港人也想起他們曾經有過的「第三力量」。香港曾經的第三勢力,也以黃色為標記,當中的人物也很多國昌戰神的調調,也就是講議會議事,無出老師其右,那些年這些叫激進民主派。但在溫和民主派,口才了得,開會勤力問政有質素的,也有一個。但香港的議會戰神路線以及專業問政,跟時力路線的局限很相似,那就是在一個政治不正常的情況行不通,類似納粹德國吞食奧地利之前,政府已有很多納粹份子,下面的「民族主義愛德同心會」已經火速動員起來,大大小小的制度正被歪曲。

一個正常政局下面,探究「東北角觀光亮點」、「終止虐童悲劇強化兒少保護」、「經濟部放水地方惡勢力」,都很好很需要,但如果認為中國吞併中國的危機已經極為深重,那麼守護主權、拒中侵略、外交決斷等等,光是「好議員」就不足夠。

誠然國家有分工,以上應是總統和執政黨的主力。但小黨為了生存壯大,專業議政要獲得更大重視,就會傾向認為中國威脅沒那麼即時,即使香港已經近近的示範了。所以台灣既然有險可守,實是求是的議政才是人民需要。

基於生存之道,總有人(或很多人)會淡化外來威脅,求個歲月靜好的政治情懷,社會機制運轉正常,議員們才好能在議堂引經據典、把官員問得面有難色。這在香港就已經司空見慣,泛民議員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很多年默默隱瞞香港真實的情況,對中國問題,例如中國絕對不會給民主、中國走私客或移民搶掠香港資源等,他們都用出來大肆維隱淡化,到社會矛盾,官迫民反的時候 (例如2016年初一晚的旺角騷亂),「泛民主派」非常反感,所有黨派都出聲明譴責人民。這是因為太平時期,專業議政才顯得更有價值。

去到台灣,如果台灣人覺得中國威脅的確很大,人們就會西瓜靠大邊,找選票上的強者去組合,國家存亡的意志,會壓過那種講求「善治」、「專業」、「鐵面無私超越藍綠」的「台北路線」。因此又會回到淡化中國威脅的圈圈。

最後的問題是,很多香港人經常鬧的泛民議員,如果在承平治世,他們會是很好的議員。但在大爭之世,就不如此。那麼如果大家認同台灣內憂外患於中國陰影、國家仍未正常化,這樣中間路線是對大局好,還是不好?台派脫隊之後的時力與柯文哲越走越近,也沒甚麼驚訝,因為柯打出的上位路線,也是講求分數好、標榜善治,但不問國家向國家認同,彷彿國家已經大定,沒有顯著威脅。正如放任愛國同心會在台北,言論自由、民主包容?但那是正常國家的做法,不是一天到晚威脅武裝侵略自己、在國際上到處欺凌你的敵人。

第三勢力不需要背負支持國家主體守護或出賣的大議題,亦因此議題著腳點就是高舉沒有大政治的小政治,雖然他們沒有直接說台灣應該接受一國兩制,但其壯大的結果還是淡化了不是假議題的中國威脅。

如果在某個平行時空,台灣已是站穩陣腳的獨立國家,也沒有一個不斷選擇代理人的外國勢力,柯市長可能也會是個好市長、議會戰神亦多多益善。但現時台灣乃至東亞都面臨價值觀的正面對決,中間路線嘗試過吧,便成了現時這樣子的時力。

台灣的反滲透法、香港的民主人權法,都不約而同要阻攔中國偷取戰略物資和技術,說明美國在堵牆堵洞,美國要在台灣做,沒人擋到,國民黨和第三路線上位,美國照樣得其所哉,誰爭到大位都沒所謂。但台灣人自己接下來要怎樣過,想培養甚麼政治人政治路線,那就要自己為自己想了。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P助、粉紅兔兔粉必看!「卡娜赫拉 15 年特展」松菸登場

【影片】超擬真巨大恐龍來了!「超.大恐龍展」華山開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