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郁佳專欄:台鐵改革-不再阻礙員工把事做好

盧郁佳
·7 分鐘 (閱讀時間)

台鐵災後,朝野熱議公司化議題。此時政府理應向社會報告,列舉台鐵問題、改革目標、計畫,定期匯報進度。問責卻在新聞揣測交通部長熱門人選間,無疾而終。

中共軍機繞台、遼寧艦威脅台灣,群眾應該關切國防改革的進度如何、長期如何因應危機。卻在美日等各國潛艦反制敵艦的喜訊間,無疾而終。

舊結構問題叢生,但有極高的路徑依賴,保障它屹立不搖。政黨輪替,面對各部門解嚴轉型的艱鉅挑戰,左右為難。改革,會失去既得利益族群的選票;不改革,得罪全部選民。民進黨若不積極改革,下次大選勢必比上次更險惡。

轉型看似不可能,但有前車之鑑。它曾經發生過。

花大錢掃街 街道照髒不誤

《街頭隱形人》(舊版書名《垃圾天使:清潔隊裡的人類學家》)講了一個城市變乾淨的故事。

遠比同時代其他文明城市落後,該市居民習慣把垃圾往街上扔,滿地腐爛蔬果魚骨、糞、生蛆的貓狗屍體、破床墊、破家具、菸灰桶滿出來,垃圾堆到膝蓋高,積在水溝變成臭爛泥,汙染水源。夏天再熱也不能開窗,一開窗就招來滿地塵土發臭。一下雨,塵土又變成臭爛泥,鞋子裙擺一沾到,臭味洗不掉。

市民協會調查傳染病盛行,有些區域隨時有五到七成人在生病,每三十六人有一人死亡。嬰幼兒六十五%夭折。研究表明,只要執行公共衛生基本動作,一年死亡人口可少三分之一。

政府花大錢掃街,為何街道照髒不誤。因為貪汙太容易,清潔隊繳回扣給上司,就能保住肥缺,掃街清垃圾不重要。

因為市長、主計長、檢察長全是同一黨的麻吉,裁判、球證、旁證都是自己人,連年大漲收垃圾的預算,投標都要行賄。黨魁授意市府批准蓋法院的預算,比實際膨風五十倍,承包商付了六五%回扣給該黨核心成員。大理石是向黨魁公司採購,家具、地毯和窗簾向他少時玩伴採購,光買家具就花了外交部每年駐外預算的六倍。

主計處書記把法院工程的內帳,交給前警局局長。前局長向該黨勒索被拒,帳本上報,法院調查,雜誌登的諷刺漫畫瘋傳。黨魁不怕報導,因為選民不識字;但文盲看得懂漫畫哽圖。該黨敗選。

有責必須有權

但該黨照樣有人遞補。三年後,報界蒐證揭發貪汙,街道清潔科拿的錢越多,做的工越少,幾個月都沒人掃街收垃圾。議會建議市府要清潔隊穿制服,若摸魚就會被市民抓包、檢舉。要分區派人掃街收垃圾,要有工頭監督協調,逼每個人為成果負責。高流量地區要隨時清垃圾。帳目要公開透明。

結果清潔科一概不理,法律規定穿制服也沒人遵守,你奈我何。七年後設街道清潔局,每年鉅額預算,有責卻無權,和工程局、衛生局、警察局、市長辦公室共管街道清潔,結果該局採購案隨時會被無預警換包商。包商塞錢就不做事,市區像豬圈,沒有一條街是乾淨的。人們慨嘆不可能改變。

但婦女運動開始改變環境。三年後,富太太們成立婦女健康保護協會,抗議四萬噸爛糞堆在街口,臭死三十條街。地主靠山很硬,協會花了六年才告得動他,逼他把糞清走。

議員揭發該黨賣官包娼包賭做票,導致該黨敗選。新市長訴求清廉,新街道清潔局長接任的條件是「市長可以開除我,但不能干涉我」。有責,必須有權。

紐約也不是一開始就乾淨,任何環境如果經年累月滿地屎,紐約人亂丟也沒在客氣。(攝影:李濠仲)

一段光復紐約市的過程

局長讓清潔隊和垃圾車夫分區負責,分層管理,向工頭回報進度和問題,工頭回報分隊長,分隊長回報主管。幹部要決策、下令、確保服從。

清潔隊員不但開始穿制服,而且衣褲雪白顯眼,溜班喝酒就會被市民抓。戴警盔向市民表明執行公務。

為改變市民亂丟垃圾的習慣,成立少年街道清潔聯盟,近一千個小孩在街上制止亂丟垃圾的大人。

設檢討委員會接受申訴。每個街道分隊都要派一名代表,固定開會來解決隊員不滿的問題。

加薪,縮短工時,規定每日八小時。投資工具、設備,確保堪用,不會再阻礙員工把事做好,用了該市預算的八%,跟貪汙黨一樣多,差別是街道變乾淨。

以前市長只管掃好富人區;現在街道不分貧富,整天有人在掃。以前垃圾掃到街邊,堆好幾天才有車來收;現在掃好就載走。局長辦清潔隊閱兵遊行慶祝,群眾原本視為賤民,跑去嘲笑,卻看到旗幟飄揚,十個軍樂隊演奏,花車隨行下,兩千多位清潔隊員像海軍穿著雪白制服,掃帚當步槍上肩,發亮的鋼製垃圾車取代破損的木車,隊伍全部經過校閱台要一小時二十分鐘。群眾的唾罵最後變為讚美。當清潔隊有權履責,被要求當責,工作才得到尊嚴。

以前某黨老是說本市太大、掃不乾淨,垃圾也不可能每週清運好幾次。政治人物、金融家說,髒亂是繁榮的必然代價。現在謊言不攻自破。攝影記者說,局長的掃帚首次讓光線照進骯髒市區,拯救的人命之多勝過醫生,還掃掉市民腦袋和良心的蜘蛛網。

這是一八九六年市民掙脫坦穆尼黨貪腐、光復紐約市的過程。

民族性論述就是個屁

紐約貪汙黨宣稱紐約太大、掃不乾淨,改革不可能,話術聽來耳熟。過去台灣電視、報紙社論常教育民眾,歐美乾淨是因為民族性有公德心,台灣髒亂是因為國民素質太差沒救,只能從教育下一代做起。

台鐵事故調查公布前,輿論也歸罪民族性,檢討台灣人做事隨便。這種論調同樣受歡迎。

但如果是真的,那麼這些台灣人為何會態度輕忽、草菅人命,要如何變嚴謹確實?結果地圖砲罵完算數,無疾而終。那麼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觀點,是抹黑全民來替政客護航解套的觀點。是紐約髒太久,「市民腦袋和良心的蜘蛛網」。

普悠瑪號出軌,部分原因是駕駛為免誤點而趕路,所以關閉警告系統。有人做事隨便,不是因為他是台灣人,而在於他接受了無法把事情做好的工作條件。像紐約清潔隊,曾在「向群眾負責」和「配合上司要求」兩者之間,選擇了後者。要基層做事嚴謹確實,體制必須停止威脅利誘基層去做相反的事。

萬惡高譚市的故事告訴我們,民族性論述就是個屁。紐約也不是一開始就乾淨,任何環境如果經年累月滿地屎,紐約人亂丟也沒在客氣。公共服務危機,絕不是個別基層的腐敗,都是政治問題。

環境進步須經漫長抗爭:有吹哨人挺身而出,有獨立媒體報導弊案,司法改革,公正選舉,公民團體狠咬權貴六年不鬆口。各方接力擊退利益集團,還要輪替的執政者痛下決心去改革,不進則退。換軌,需要所有人的力量。

改革可能會失敗;但所有試誤失敗,都是成功的過程。太魯閣號出軌,暴露工程管理借牌等多重問題。邊坡工程本身是台鐵改善安全的措施,有人慨嘆安全措施反而肇禍,相形諷刺。其實挫折只是表明,改革沒有回頭路。牽一髮必定動全身,指向更深層、全面的問題癥結。

台灣有幸已經走上改革路,千古難逢,必須堅持不回頭。

※作者為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職災保險法可望三讀通過 勞團:五一勞動節最大的禮物

【氣質破功】桂綸鎂女神現原形 與胡歌私下聚會「菸酒不離手」影片瘋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