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韓粉番外篇】每個韓粉生命中都有一個韓國瑜(下)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76歲的廖善妹跟女兒同住,客廳的桌上插著中華民國國旗和中國五星旗,牆上是她前過世的先生和一家人的合照。廖善妹有4個小孩,假日時會到高雄照顧孫子。她每天固定到菜市場做資源回收,空閒時就到韓國瑜的場子助陣,「我以前每次跟先生回山東,我一定會送那邊的親戚蔣經國的照片和中華民國國旗。」當地的親戚也回贈她五星旗,她不覺得有任何衝突矛盾處,就直接放在客廳插在一起。

她說:「什麼九二共識、一國兩制我不知道,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這個問題我覺得也不重要。」但她討厭民進黨,有時在早餐店、麵店吃東西時,看到報章有蔡英文的照片,她會拿筆將蔡英文的臉塗黑,身上沒筆的話,就用手指把報紙上的頭像戳洞。這個報章「斬首」名單不只蔡英文,還包括陳水扁、李登輝等人,讀報這件事對廖善妹來說,是一件眼到心到,手也要到的三到運動。

問她為什麼支持韓國瑜?她先是說:「不然要支持蔡英文嗎?只要國民黨推出來的都會支持。」郭台銘也是國民黨的你怎不支持他?「他不行。韓國瑜比較像蔣經國。」說到底,影響她的投票意向不是韓國瑜的什麼特質,而是哪個候選人最像蔣經國。

廖善妹有一照珍藏的照片不輕易示人,那是她大約三十多歲那年,到溪頭出遊。當時還叫「廖美惠」的她走累了,坐在路邊,見到遠方一名中年男子,週邊簇湧著人群。中年男子走到她面前,親切問她早餐吃了嗎?吃了些什麼?廖善妹發現,那是當時的行政院長蔣經國。

蔣經國親切搭著她的肩拍照,成了廖善妹一說再說的往事:「從來沒有一個男人這樣對我說話,而且還是官位這麼大的人。」

回首前半生,沒有一個男人這樣和顏悅色跟廖善妹說過話,她出生於屏東內埔豐田的客家村。家中務農,經濟困窘,小學畢業就被父親賣到隔壁村當養女,她耐不住想家,總是想盡辦法逃回家,最後都由父親賠錢了事。最後,父親乾脆將她賣到台北,想逃也無處可逃了。

即便已經隔了一世紀這麼久了,廖善妹還能背得出台北養父家的住址,記得養父養母的名字,但這一切並不是基於感恩:「我每天負責全家的打掃工作,養母不高興就打我出氣…我偷偷拿家裡的廢紙箱去賣,把賺來的錢偷偷寄回去,叫爸爸來贖我回屏東。」父親一直沒來接她,最後她以死相逼,才終於回鄉。

回鄉後,父親仍沒給她好臉色,逼17歲的她嫁給一位大她35歲,山東來的高先生。高先生待人和氣,在台電公司任工程師,但回到家又變成一個人,專打老婆出氣:「我懷孕7個月,不小心打破碗,我嚇到發抖,管不了手被劃破,流血了,騎單車一直騎,騎到市區買一個一模一樣的碗回來,就怕我先生回來,又要打人了。」

鄰居都說,高太太個子小小的,看不出來這很會跑,高先生人高馬大發脾氣要打人時,怎麼都追不上他太太。不過,總有跑累的時候,只能躲在椅子底下,人高馬大的高先生一把將她拖出痛打一頓。鄰居也說,高太太被打成這樣,她先生死了,一定不會哭。廖善妹不曉得,對很多像高先生這樣在戰爭裡倖存,而後被迫離鄉、有家歸不得的外省人,內心的創傷最後只能以暴力傷害親近的人。高先生和高太太都是被這個時代所傷的人。

「我名字有個善字啊,我這人就是壞在善良。」高先生愈來愈老,廖善妹依舊認命服侍他,每天精心準備高先生愛吃的饅頭,只是年歲已大,從一餐二顆,變成一餐一顆,漸漸地連半顆都吃不完了。在過世前一年,高先生很認真跟廖善妹道歉,她還記得:「他跟我說,打妳一輩子了,妳都不跑,妳待我也是一片真心,我不應該這樣對妳。」

浪子回頭金不換,即使被打了大半輩子,廖善妹一念之間就原諒了先生:「這種會悔改的人,你不覺得很感人嗎?」她也用一樣的話,形容韓國瑜年輕時吃喝嫖賭,而後當上高雄市長的人生經歷。

高先生在世時,偶而看著電視新聞罵台獨、罵民進黨,但少有實際參與政治運動的時候,廖善妹不同,她是高屏地區有名的「衝組」,敢跟民進黨支持者在街頭打架,還上了報,每逢選舉,帶頭一號召就能招滿數台遊覽車參加造勢。

舊剪報裡,廖善妹(未改名前為廖美惠)捧著與蔣經國的合照到頭寮追拜蔣經國。
舊剪報裡,廖善妹(未改名前為廖美惠)捧著與蔣經國的合照到頭寮追拜蔣經國。

「我是結婚之後,才有政治立場,很多政治的事都是我先生跟我說的…。」廖善妹攤開了幾張舊剪報,那是她拿著當年與蔣經國的合照哭倒在頭寮的新聞照片,她有些得意,每年蔣經國逝世當天,她必到頭寮一哭:「我哭到那些衛兵都認識我了,會讓我靠近棺木的地方哭,一般人是不能靠得這麼近。」一個打她的男人,教了她什麼是政治;一個對她溫柔摟肩合照的政治強人,則成了她政治信仰的核心。而這二種男人形象,在廖善妹心理,在韓國瑜身上得到完美的投射:一個會悔改的政治人物,又時時刻刻把蔣經國做為典範掛在嘴邊。

前立法委員林濁水形容韓國瑜是一個「羅賓漢」人物,行俠仗義,無視法律:「這種形象的政治人物很得到社會底層的共鳴,無視法律同時也是這些底層人們共同的生活經驗,他們甚至認為,違法又沒事的人是真正有辦法的人。」不只一位韓粉告訴我們:「韓國瑜說貪污的話要把自己關到死,你聽了能不感動嗎?」但同時拿農舍事件追問韓粉,得到的反應大多是:「他是被冤枉的…。」「這種小事,有什麼大不了的?」

「一個對的政治人物,比制度還重要。」一位韓粉這樣說,這也普遍存在所有韓粉的心裡。只有人是重要,制度一點也不重要。一個會承諾假使貪污願意把自己關到死的政治人物本身就道德的化身,羅賓漢就是道德,不必在乎法律。

代表打破既有傳統框架的「羅賓漢」所追尋的,卻是矛盾地回到威權秩序的時代。高雄長庚醫院神科醫師李俊毅分析:「多數經歷那段時光的人,甚至經歷過白色恐怖時期,這些人的政治傾向多數是偏向保守的,也就是不講話、不反抗是他們維繫生命與工作的主要方式,這是一種對攻擊者認同(identification with the aggressor)的心理防衛機轉,保命用的。」他認為台灣一直有認同的危機:「認同讓一個該離開、該失去的客體不用離開,而是內化到個案的內在世界,彷彿這個逝去的客體依然真實存在。」

廖善妹似乎沒有好好哀悼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創傷, 原該離開的威權沒有離開,反而曲曲折折內化成手上珍藏的那張合照,當她抱著合照而哭時,生命中那些創傷好像都變得輕飄飄的,不重要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看懂韓粉番外篇】每個韓粉生命中都有一個韓國瑜(上)
【看懂韓粉1】在韓國瑜身上找到眷村味 國旗比基尼妹載盲父追星
【看懂韓粉2】眷戀台灣錢淹腳目年代 他們相信韓能讓子孫發大財

更多相關新聞
「喬」豪宅?黃珊珊4點聲明:非韓國瑜
北農老總買不起豪宅 吳音寧應笑韓國瑜!
韓敢動陳菊的人事 就是掀文化大革命?
韓「母語在家學」說 藍綠互槓
拋勞動3箭 無薪假由保險支付6成薪

今日推薦影音p>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