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韓粉6】在美好回憶裡取暖 韓粉眼中的韓國瑜就是「他」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陳先生說,他工廠的生意自90年代中開始受中國競爭影響,因不願離鄉背井,決定關掉工廠。他一方面認為這是世界趨勢,但眼看一海之隔的窮困國家,10年之間戲劇性成了經濟巨龍,焦慮開始蔓延。這使陳先生與其他韓粉一樣,堅信台灣近20年來的經濟停滯,是出於民進黨的政治鬥爭。「你看中國大陸就是因為有一個有魄力的政府,才會有現在繁榮的狀況。」王豪餘這幾年,也把小孩送到中國「實習」:「我要他們看中國怎麼花錢,支付寶、消費金融的創新都比台灣進步很多。」

瞿宛文雖認為政府的干預可有效創造有利經濟發展的環境,但「威權政體和經濟發展之間並沒有任何必然的關係」「威權體制不見得能帶來穩定環境」。瞿宛文的研究也同時認為,戰後國民黨政府,以「救亡圖存」的民族情緒作為動員能量,來推動經濟發展。台灣經濟奇蹟是結合民族主義的特定時空下的產物,韓粉們戒嚴時代的生命經驗也充滿亡國感,風雨漂搖的小島,好像隨時就要翻覆,「經濟發展」「繁榮自由寶島」是大家唯一能拉住的救命繩索。

韓粉眼中的韓國瑜就像是蔣經國化身。(翻攝自flickr)
韓粉眼中的韓國瑜就像是蔣經國化身。(翻攝自flickr)

國終究是沒有亡,但帶來的卻是雙重的失落感。90年代後,韓粉們不僅面對一個經濟光榮不再的社會,同時曾經被動員的愛國情操突然在民主多元的社會裡找不到安放的位子。那些在造勢大會上看著國旗流淚的人們,他們懷念過去的經濟奇蹟,同時也懷念威權政體將大家緊緊綁在一起的日子,而蔣經國正是大家對那個年代的想望。

韓國瑜多次的演講和採訪不斷提及「四小龍」神話、「看少棒」的共同記憶,企圖喚起的是韓粉記憶裡那段「亡國」的日子(許多韓粉擔心中華民國不見了、國旗被消滅了),以及圍繞在經濟發展下的各種愛國情緒和保守價值。一位政治工作者表示:「韓國瑜一開始就說,民進黨對台灣民主有貢獻,但現在台灣人民已經不欠民進黨了,他把關注從民主價值拉開,專注在生活經濟問題。」

所有的韓粉對過往的經濟奇蹟、亞洲四小龍的神話津津樂道。
所有的韓粉對過往的經濟奇蹟、亞洲四小龍的神話津津樂道。

韓粉汲汲營營「發大財」這種看似可笑的信念,其實含括一個更深層的情緒,美國內華達大學助理教王宏恩說:「支撐許多外省族群一直待在台灣,跟親人分離數十年的理由,過去是反攻大陸的信仰,反攻無望後就是台灣比較好的光榮感,假如現在台灣沒有中國好,還有甚麼能支持他們這段破碎的人生呢?」

種種困頓與挫敗,讓韓粉更為焦慮地期待國家給出答案。然而民進黨的兩岸主張,卻一再摧毀韓粉對穩定進步的想像。於此同時,民進黨的支持者,還一再否定韓國瑜的各種政見,這讓韓粉自然不能放過任何「詆毀者」。

北市立醫院松德院區精神科醫生蔡榮裕,以精神分析的角度看這群想回到過去的人:「他們要的名字是中華民國,但他們想回去的地方早就不存在,或是只能安放在被管控的紀念館裡,當有人提醒他們回不去了,便衍生『無處可去』的恨意和不滿向說的人射去。」

韓粉潛意識知道,過去的經濟光榮感和社會的單一集體認同感,已隨著時代不同而轉變。好比,過去齊頭式的平等,仰賴政府高度介入,隨著市場經濟開放,政府力量也被限縮。在這種不切實際的期待中,韓粉陷入困頓的現實。李俊毅進一步指出:「當人遇到現實挑戰,通常會有二種回應,其一是重新審視現實並做回改正,其一則是現實困頓太強烈了,只好逐起錯覺高牆隔絕現實。」

韓粉們眼前只有困境和失落,只要這些焦慮不斷被挑起,韓國瑜的各種失言和想像力十足的政見都能被忽略。李俊毅以高雄大選為例:「韓國瑜要高雄市民不要想像他會做什麼…重要的是你要渴望他會做什麼。…他並不是來「解決」高雄困境的,而是來讓大家「忘掉」高雄困境的。」

現實愈困頓,錯覺就需要被建得更高。錯覺的高牆拒絕了未來,韓粉只好從過去的回憶裡,撈取可供取暖的符號,維持心理唯一的感情連繫,韓國瑜旋風把這群時代的遺民全都捲了進來,一同過著一個二手的時代,但他們仍如此自信,相信自己終於站在歷史的浪頭上。

更多鏡週刊報導
【看懂韓粉番外篇】每個韓粉生命中都有一個韓國瑜(上)
【看懂韓粉番外篇】每個韓粉生命中都有一個韓國瑜(下)
【看懂韓粉1】在韓國瑜身上找到眷村味 國旗比基尼妹載盲父追星

更多相關新聞
「喬」豪宅?黃珊珊4點聲明:非韓國瑜
北農老總買不起豪宅 吳音寧應笑韓國瑜!
韓敢動陳菊的人事 就是掀文化大革命?
韓「母語在家學」說 藍綠互槓
拋勞動3箭 無薪假由保險支付6成薪

今日推薦影音p>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