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未來!民進黨跟國民黨基因路線比較

三立新聞網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文/韋安

2018年九合一大選民進黨大挫敗。蔡英文總統當時的施政滿意度,只剩下20%。

短短的一年之後,民進黨就在2020總統和立委選舉中,超乎想像的大勝。而國民黨卻從九合一的全面大勝中,把一手好牌打爆,進而迎來殘酷的失敗。藍綠兩黨究竟有何本質和基因的不同?

韓國瑜、蔡英文
韓國瑜、蔡英文

2018巨大的挫敗後不久小英重整旗鼓,很重要的一個過程就是直接接觸人民,這個媒介就是宮廟。雖然被韓陣營狂酸她是「宮廟總統」;蔡則回應說,去廟裡拜拜,除了為台灣祈求平安,更重要的是「多接觸人民」。結果顯然有效,2020民進黨把2018輸掉的農業縣市的票,都加碼贏回來了。

「芒果乾」、「抗中保台」,香港「反送中」的外溢效應,都是民進黨這次選戰大補丸。加上頻繁出入宮廟,拉下身段、「傾聽民意」,加分效果不可輕估。

反觀國民黨,2016、2020兩次的大敗,越來越暈頭轉向。嘴炮式地內鬥和高喊改革,跳針式地檢討:要不要改「中國國民黨」黨名,年輕化與世代交替,兩岸政策路線大辯論(修正)。

這些,當然值得討論,但從兩次大敗的結果,卻引爆了國民黨深層次、結構性的大對抗。那就是,精英建制派,與草根庶民派的路線衝突和矛盾。

馬英九8年執政末期,導致民怨四起,並引發2014和2016的「政治海嘯」,重創國民黨,說明國民黨傳統建制精英的侷限性。

馬所任用的6位行政院長,劉兆玄、吳敦義、陳冲、江宜樺、毛治國、張善政,吳敦義完全沒有留學經驗,除了因為張善政是看守性質之外,但吳敦義施政滿意度其實是最高的。其他4位均為有海外留學經驗的「洋務派」,可能會導致施政無法貼近民意的期待。像是「油電雙漲」、「開徵證所稅」,以及其他缺失種下民意流失的因子。藍營建制精英或許有高學歷和國際觀,但都缺乏面對政治現實,選舉(民意)考量的政治敏銳性。

韓國瑜、馬英九
韓國瑜、馬英九

那麼,精英建制派行不通?草根庶民派因為接地氣,就能反轉國民黨的劣勢嗎?從2020的大選結果來看,同樣成不了事。

前年九合一,藍營喊出「討厭民進黨」,讓韓流贏得巨大成功。底層民眾、中間選民、年輕人,對民進黨執政不滿爆發,轉而支持韓國瑜翻轉高雄。然而2020韓國瑜的大敗,一方面因為「芒果乾」恐慌讓年輕人狂挺小英,讓蔡贏得高票。另一方面,就是中間選民棄韓而去,對草根庶民路線不再恭維。

國民黨的建制精英高冷自負,對草根庶民奚落輕慢:而韓國瑜在韓流的加持下,也瞧不起精英建制,以為僅靠「庶民起義」,就能贏的成功。而實際上,藍營的精英建制派,無法打動底層庶民;韓國瑜所代表草根庶民主張,也無法抓得到中間和中產階級的選票。這兩種路線之爭,從選前一直會延續到未來。

建制與庶民路線必須相輔相成,否則國民黨2024還是很難翻身。民進黨之所以可以快速崛起,又能多次在逆境中「逆轉勝」,在於草根與精英的無縫結合,也就是建制與庶民路線的融合。

無論誰當選國民黨未來黨主席,他最迫切的任務是,一、是否能接近民意,以選舉導向,改造權力機制;二、是否能讓建制精英派與庶民草根派包容兼具。如果能解決這兩大難題,其它問題都可以引刃而解,贏得再起的契機。

《作者簡介》韋安,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二大一廣場/「年輕人不用急」恐成郝龍斌江啟臣勝敗關鍵?
二大一廣場/刷個人存在感 才是馬英九的「防疫政治學」
二大一廣場/病毒與口罩:喧囂聲中的一些危機處理概念
二大一廣場/國民黨最迫切是黨內的年金改革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