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日本福島核災十周年,想想台灣

思想坦克
·6 分鐘 (閱讀時間)
FILE - In this Feb. 12, 2020, file photo, a worker in a hazmat suit carries a hose while working at a water treatment facility at the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power plant in Okuma, Fukushima prefecture, northeastern Japan. The head of the wrecked Fukushima nuclear plant said Tuesday, March 2, 2021 there's no need to extend the current target to finish its decommissioning in 30-40 years despite uncertainties about melted fuel inside the plant's three reactors. (AP Photo/Jae C. Hong, File)
圖片來源:AP

⊙詹順貴

3月11日,是日本福島核災10周年。10年過去了,整體國力、科技都遠勝台灣的日本,福島縣輻射汙染整治成效如何?人口回流多少?對福島核電廠災後的善後事宜進度如何?生活在被世界銀行評為自然災害風險全球第1的台灣人民,面對8月28日的核四重啟公投,該如何看看日本,想想自己?

核汙難除,人口回流比例率低

根據日本地球之友(FoEJapan)2018年3月出版的《福島的現在與能源的未來》報告,原本受影響地區,整體空間的輻射劑量固然降低了,但土壤中的放射性銫濃度仍高,日本政府所謂「除汙」,充其量就是刨除表土、沖刷屋頂、雨溝等工作,這些措施不僅對重災區效果有限,在輻射汙染輕災區所刨起含有放射線而且體積龐大的表土(等於是放射性廢棄物),迄今推置在大熊町(Okuma)與雙葉町(Futaba)的臨時儲存地點,不僅難以處理,代價也非常高昂。

至於當時撤離的人口,雖然福島縣幾年前宣稱,縣內各町居民已陸續返鄉,返鄉人數約在6%至52%之間,但依前引報告,統計2018年1─2月的登錄人口,則遠低於官方數字,而且多為高齡者。人口回流比例低的關鍵原因,依日本一橋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陳威志的分析,在於避難指示解除的標準遠高於一般國際間容許的每年累計1毫西弗的20倍,原本居民不相信已安全可住人;而之所以如此不合理的原因,陳威志指出有有識者指出是為了在原定2020年東京奧運時,可以趁機宣揚福島已經擺脫核災陰霾、重建成功。

福島電廠廢爐除污費用難以估計,最後仍是全民買單

福島電廠本身呢?根據2019年1月曾報名進入福島第1核電廠的記者潘彥瑞在〈八年後我走進福島第一核電廠〉一文的描述,即使參訪的外媒記者群只能在電廠特定範圍走動十分鐘,隨行的電廠員工還是「舉著輻射偵測槍,前後測個不停,似乎想證明核電廠現在安全穩定,但又像在提醒我們,這裡的危險瞬間足以致命。」

潘彥瑞還提到電廠發言人木元崇宏答覆《華盛頓郵報》記者詢問說:「這跟登陸月球不太一樣,因為人類沒辦法靠近直接動手處理。每一步都要摸索考慮輻射量、外洩問題,再設計機器人、測試…」。並評述說發言人這段話翻譯成白話,所謂廢爐三、四十年,其實是「目標」而不是「答案」。福島電廠除役時間是模擬評估邊做邊想,經費也是。核災發生後,一度評估廢爐除污費用是11兆日圓,隔三年增加一倍到21.5兆日圓。由於善後費用不斷膨脹,最後只好轉嫁到曾經相信核電是「乾淨便宜」的消費者帳單裡。

核災水土汙染處理問題仍無解

此外,《今周刊》2019年11月間曾報導關注核能議題35年的英國籍核能專家蕭恩.伯尼,用「八年後的今天,福島事故仍是一場持續災難,受核汙染的水、土壤,未來幾十年都無法解決,加上極端氣候、強颱暴雨,會更容易進入環境中。」歸納了他多年奔走而來的研究結論,並認為「福島輻射汙水處理與核汙染危機完全失控,日本政府許多正面宣傳都只為了明年奧運或為了降低民眾對核電的敵意。」

10年後的今天,除前文曾提及處理過後仍含放射性的核汙水,在第一核電廠廠區內已貯滿超過120萬公噸,每天仍新增170公噸,現有水槽於2022年夏天就會全滿,迫使日本政府考慮將之排入海洋,但遭嚴重質疑與反對外,陳威志博士候選人去年曾撰文說日本環境省計畫把暫時堆置在福島各地的刨除廢土,陸續集中到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的「中間貯存場」,迄今至少已屯積1400萬立方公尺,接下來針對重災區(近福島第一核電廠、尚未解除避難指示的區域)的除汙,估計還會再產生200萬立方公尺,日本政府希望在2045年以前,能全部移至福島縣外的「最終處置場」。

但「最終處置場」的選址談何容易,因此,日本政府現在正推動修改法令,讓銫含量8000貝克/公斤以下的除汙廢土可以用在道路、防波堤等公共事業或農地整地;對照日本現行法令,銫含量超過100貝克/公斤,即必須保管於廠內,現因對核災所產生輻射濃度高80倍的輻射汙土束手無策,竟想透過大幅放寬限制標準方式,使其能向外「去化」。問題依舊不變,依舊存在。

國際紛紛停建核電廠,台灣卻逆向而行

此外,福島核災之後,國際間意識到核電廠現有安全標準明顯不足,需要大幅新增安全防護設施,因此興建與營運成本數以倍增,已經快凌駕再生能源之上,因此,除中國外,民間投資廠商跟外國政府紛紛跳船不再興建,甚至喊停興建中的核電廠。

不幸,如記者潘彥瑞所說,台灣社會因為藍綠政治立場因素,竟跟世界「逆向而行」。馬前總統因為311地震,終於決定封存核四;現在換黨執政,藍營人士卻無視幾乎完全沒有核災承受能力的台灣的安全,仍執意假藉改善空汙,用「以核養綠」為名,提案公投企圖重啟核四,把核電從能源科學變政治報復工具,甚至不惜讓北台灣700萬人民與高風險不定時炸彈為鄰。

看看日本福島災後10周年狀況,想想幾乎完全沒有核災承受能力的台灣自己,尤其如果連現有已屆齡除役的核一廠、核二廠滿池的用過核燃料棒,不僅無法找到最終貯存場,連要在廠區內興建中期貯存場,國民黨長期執政的歷任新北市長也都百般杯葛,相信大家會很清楚知道8月28日核四重啟公投該怎麼投!

作者是因為喜歡大自然與賞鳥,而把法律用到保護環境與土地上,卻滿身不合時宜的律師。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極端氣候之下,核能有比較可靠嗎?

搶救藻礁公投連署的毒樹果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