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挑戰在日後

人間編輯室╱輯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人間編輯室╱輯】

天生善感,學的又是文學,卻在短兵相接的廣告界中硬著心腸闖盪了十二年。

在市場情報和消費心理交織的網裡,寫了無數不摻情感的專業論述,也經歷了由少女到少婦,起起伏伏的一程悲歡離合,到頭來,繁華落盡,回首刻畫過生命的種種軌跡,才發現自己真正不能忘情的,不是廣告界的知名度或高評價,而是流在血脈裡的,時時揪得你心疼的文學。

多年來,我不是用功的筆耕者,卻是一個用心在生活,十足屬於「紅塵」的人,一切愛恨嗔怨,血淚歡笑,都讓它無悔無尤的層層輾過,為的只是,心裡那股終有一日,要將它筆之於書的承諾。

七月,在出院後的第三天,冒著盛暑,拚著初癒的恍惚,開始提筆寫〈油麻菜籽〉。淚水、汗珠和腹中那將滿五個月的頭胎兒的蠕動,伴著我夜以繼日的揮筆、沉思。

乍聞得獎的興奮過後,馬上感受到丈夫所說的──「得獎是一種責任」的壓力。對於剛起步的筆耕者而言,真正困難的挑戰應該是在日後。「獎」的最大意義,無疑是讓自己認真去想:如何走這漫長的路,並真正把它走得無愧於心。

──廖輝英(第五屆小說甄選獎首獎,得獎作品〈油麻菜籽〉)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