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能反中共併吞是台灣人自己—讀簡錫階《弱者的力量》

·10 分鐘 (閱讀時間)

此書的開頭很像一部令人震撼的災難電影。以資深漫畫家和戲劇愛好者的豐富想像力,簡錫階先生給我們描繪出一幅台灣末日的圖景:

路透社國際新聞頭條標題:「統一公投爭議演變成政治風暴,台獨民眾佔領總統府,未上任新總統連正文流亡北京。」然後是一連串令人目不暇接的驚悚消息:台灣軍事政變流產,民眾燒毀親中媒體大樓,街頭喋血社會失控。台灣流亡總統請求中國出兵。中國登陸進行接管,宣佈戒嚴重建秩序。解放軍全面控制台灣,台灣慘遭滅國的命運。

沒有人願意承受災難,但很少有人不逃避對災難的思索。沒有思索就不能警醒,就無從預防,更無法在宿命般的災難面前找到抵禦的力量。簡錫階先生的新書《弱者的力量-台灣反併吞的和平想像》,就是一位深具憂患意識的台灣有識之士長期思索的產物。

在好萊塢的災難電影中,關鍵時刻總是會出現一個本領高強、特有獻身精神的英雄,沖出來拯救陷入絕境的人們。但在這本新書中,簡錫階先生告訴我們:當大難降臨時,能夠拯救台灣的,只能是全體台灣人民自己。面對來自一個專制大國的威脅,台灣人民可以溫和而堅定地,以「非暴力群眾防衛」抵禦中共併吞,捍衛人民自決權及台灣來之不易的民主和自由。

對災難的預警是危言聳聽嗎?

《弱者的力量-台灣反併吞的和平想像》一書出版之前,筆者正在台灣,有幸提前讀到簡先生的書稿。在與一些台灣朋友的接觸中,我一有機會就提及此書的觀點,徵詢朋友們的看法。

有朋友說,簡錫階是一位傑出的、知行合一貢獻良多的社運先行者,可稱得上是台灣社會的良心。他具有前瞻性,總是走在時代的前頭,為台灣所面臨的各種危機而殫思竭慮,他的思考和建議值得高度重視。但也有一些台灣人比較猶豫,他們不相信中共真會動用武力併吞台灣,覺得簡錫階的人民自我防衛措施不是那麼必要。

也難怪一些善良的台灣人持有這樣樂觀的幻覺。近年來,中共在台灣的統戰工作可以說是無孔不入。他們展開友善的笑臉大撒銀子,和台灣社會進行廣泛的接觸交流,推行各種爭取民心的惠台措施。全方位的統戰滲透各個行業部門,還把統戰的重點放在「三中一青」(台灣中南部、中小企業、中低收入戶、青年)上。

但在另一方面,世界看到中共露出了強權兇狠的牙齒。英國《每日鏡報》形容說:「專注於新國家強勢的習近平正在走上一條危險的道路。」五角大廈長期研究中國的美國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其新書《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球超強的秘密戰略》中預言:中國將在2049年收回台灣。

凡瞭解紅衛兵偏執、強橫、暴烈、敵對思維的人,都不會相信當今深具紅衛兵情結的中共領導人會把收回台灣的時間推遲倒2049年去。習近平的任期只有八年了,他正信心滿滿地想要大展宏圖建功立業,完成毛澤東和鄧小平未競的統一大業。在筆者看來,一個經濟崛起並具有封建大一統思維的大國,一個制度性地侵犯人權並日趨法西斯化的政權,他們連本國溫和的自由知識份子也要殘酷監禁,會長久地容忍台灣人享受目前這份自在與安寧?

簡錫階先生清醒地看到了這一點。在《弱者的力量》一書的序言中,他說:中國的武力威脅從未緩解。中國運用武力佔領並接收台灣,是台灣必須面對的最壞的打算。

溫和堅定走自我防衛之路

1999年簡錫階任立法委員時,曾在立法院質詢國防部長唐飛:「一旦共軍犯台,國軍能抵擋幾天?」唐飛遲疑之後回答說:「最少可以抵擋三天。」2014年,國防部長嚴明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國軍最少可以守一個月。

這是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中共遲早要侵犯台灣的主權,無論台灣國軍軍備如何,都無法抵禦中共的武力侵犯。美國雖有對台安全承諾,但近年來美國政府和智庫出現了一種「棄台論」,台灣很可能被注重經濟利益的歐美國家犧牲掉。面對這種宿命,台灣社會彌漫著一種無力感,似乎只能坐以待「統」。

作為一位堅守台灣主權和本土立場、擁抱普世價值的仁人志士,簡錫階絕不願意讓當今霸權和國際形勢主宰自己的家園,決不肯在外來獨裁強權的威脅下輕易言敗。他在新書中指出:「我們的軍力不足以保衛台灣,美國又不可能為台灣而戰,台灣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自保?發展非暴力群眾防衛的非武力國防,或許是台灣唯一的選擇。」

從當年教人製作汽油彈去對抗國民黨專制,相信為了神聖的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到今天成為台灣和平基金會執行長,在一切可能的場合宣傳「和平非暴力抗爭」,簡錫階幾十年的心路歷程,經歷了基督教義的薰陶、受到甘地、馬丁路德.金恩以及北歐和平主義等理念的影響,並走訪世界各國,進行和平學習之旅,還接受過國際和平組織的培訓。

不逃避現實,不自欺欺人,針對中共打壓、併吞台灣的嚴重威脅,德高望重、性格溫和的簡先生以堅定的態度,論述他的愛與非暴力的理念。他這樣解釋自己出版此書的目的:

「期盼在本書出刊後,能有更多的民眾理解及支持,共同催生『非暴力群眾防衛』的建制,透過遊說朝野人士,最終能在國防部建立『並行』的防衛體系。所謂『並行』,是指在中國武力登陸前,以精銳軍力防衛反擊,制敵機先。戰爭爆發可鼓舞國人士氣,並引起全球關注、譴責中國侵略。一旦敵軍登陸,改採非暴力群眾防衛,以『不合作、不服從』方式來徹底抵抗,使其統治無效且無動武正當性;爭取國際同情與支援,直到擊退侵略者,恢復自由民主的生活。」

瑞典把群眾性防衛納入總體國防

在新年去陽明山觀賞茶花的途中,簡錫階先生和他的太太淑芬和我討論台灣反吞併的非暴力抗爭方式。我這個大陸流亡者能榮幸地和簡錫皆夫婦成為好友,起因於我十幾年前寫的一篇文章《從瑞典和平運動看人民爭取和平權》。把一生無私奉獻給台灣社運、工運與和平運動的簡錫階,對我介紹的瑞典經驗推崇不已。

在這本新書中,簡先生也談到:「瑞典於1986年,國會通過把『群眾性防衛』正式納入『總體國防』政策,成立常設委員會,分階段擬定發展計畫。」

筆者所長期流亡並定居的瑞典,是一個享有二百多年和平的著名的中立國。這個小國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但仍然採取「群眾性防衛」這一國防政策。台灣,一個孤懸海上的小小島國,時刻面臨強權虎視眈眈,有什麼理由對簡錫階提出的「全國性的公民防衛體系」置若罔聞?台灣民選的國會和政府為何不能透過立法,去補強這個防衛網,強化公民抵抗併吞的抗爭意識,減少戰爭的傷害呢?

不但借鑒瑞典經驗,簡錫階先生還借鑒印度、波羅地海三國等國家的非暴力抗爭成功之道。在簡錫階漫長的社運生涯裡,他曾多次擔任非暴力抗爭的訓練者和總指揮,創造了不少抗爭成功的範例,其中包括:設計郭倍宏闖關突破黑名單,―一○○行動聯盟反閱兵,幫助嘉隆女工為計件工人爭公道,核四公投千里苦行與非暴力志工培訓,……。他的社運非暴力抗爭和全民防衛的「不合作抵抗」的原則和理念都是一致的。

以自己豐富的學識,根據長期從事社會運動的實踐經驗,簡錫階先生展開想像力,為台灣的未來設計出一整套「非暴力群眾防衛」的操作方法。在此書中,他論述了非暴力抗爭的可行性,指出可以用來捍衛台灣主權的各種方式,包括具體的組織形式和行動方式。如果台灣和瑞典一樣,將「非武裝國防」作為一種國策,將鬆散的社會組織起來。這種全民動員和訓練的過程,就是台灣公民社會茁壯成長的過程。

台灣有必要強化公民抵抗併吞的抗爭意識,以減少戰爭的傷害。(湯森路透)

「小確幸」社會可以柔弱勝剛強

有人懷疑說,台灣目前是一個沉醉於「小確幸」的社會,面對中共的威脅,台灣人充滿了無奈和無力感,他們能相信「非暴力群眾防衛」的精神力量嗎?能學會運用和平的方式保衛台灣的民主自由嗎?其實,就像玩電子遊戲的一代青年創造了歷史意義深遠的太陽花運動,追求「小小的確定的幸福」並不妨礙台灣人勇敢反抗外來欺淩。

卡夫卡在1914年4月2日寫下一則日記:「德國向俄國宣戰。—下午游泳。」只是意味著他在歐洲大浩劫來臨之日,仍然堅持享受個人日常生活中的一點樂趣。實際上,卡夫卡一直密切關注戰爭,並為普通人的無能而深感痛苦。

而簡錫階是不痛苦的,他深信享受「小確幸」的台灣人可以柔弱勝剛強。中國哲學家老子曾以水來論證道的柔弱品格,以及其戰勝剛強的特徵。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是溫良的人民,他們就像柔弱的水一樣,蘊含著廣闊的生命力和不屈的抗爭精神。

在習近平對台灣發出最嚴厲警告、威脅兩岸和平之時,簡錫階給台灣人提供了一個從理念到行動的全民防禦體系,這是台灣此時此刻所迫切需要的一本書。(原文轉載自作者博客/原標題:能拯救台灣的是台灣人自己—讀簡錫階《弱者的力量》)

※作者本名莫莉花,湖南邵陽人。畢業於北師大中文系教師進修班。原邵陽師專教師。1989年因學生運動被判三年。出獄後流亡香港任編輯。現在瑞典教育機構任職,兼自由撰稿人。出版作品:《人權之旅》、《山麓那邊是西藏》、《瑞典森林散步》。主編《達蘭薩拉紀行》。有大量文章見於海外報刊。獲紐約「萬人傑文化新聞獎」,香港「人權新聞獎」。

更多上報內容:

2021 HyperX 校園開箱影片競賽報名開跑 HyperX 電競周邊及 PS5 多項大禮等你拿!

國慶影片誤植瑞士山脈惹議 外交部致歉並公開招標過程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民進黨探詢林佳龍戰北市 陳時中選桃園
施明德: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曾監控黨外
蔡總統挺陳柏惟?綠:不樂見政黨對決
林右昌再提北北基重劃 柯文哲、侯友宜未理會
國民黨南投縣長民調 許淑華勝出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