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致命的不再是HIV病毒,而是人心



文:吳宗泰(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學院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研究所學生)

台灣近日特定團體對於婚姻平權、性教育、疾病衛教的強烈反對和謊言操作,已經超越言論自由的可受公評之事,只為了貫徹自身的宗教信條甚至不惜斷章取義,偽稱政府部門名義刊登廣告扭曲疾病資訊,抹黑愛滋暴露前預防政策藥物,攻擊疾病管制署的首席防疫醫師,也混水摸魚攻擊國際愛滋研究學者專家和國際主流的同儕團體宣導政策。

這呈現出來是不僅是病態反智,更挾著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污名,疾病宣導回到「不要說、不要提、不要看」的自欺欺人三不政策,讓台灣的愛滋宣導教育開回頭車,非洲與東南亞愛滋疫情的前車之鑑不遠,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

全世界有七成以上愛滋感染人口在非洲,因著無法控制的愛滋感染與死亡率,成為全世界關注焦點,隨著衛教宣導與醫療開發研究的積極擴展,逐漸降低死亡率、傳染率,也提升愛滋藥物供給率。然而教育和宣導和政策密不可分,南非前總統Thabo Mbeki曾說愛滋病與病毒無關,是因為營養不良,認為不需要花經費防治愛滋,引起國際關注後道歉。東非地區的烏干達於2013年通告反同法案,警察可逮捕,社區可舉報同志,讓同志不敢承認、亦不敢使用各種資源(包含醫療),引發人權團體抗議,也讓國際愛滋病學會擔憂會有連鎖效應。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代表在2014年國際愛滋病大會就發現烏干達的愛滋人口躍升到非洲第三多,同在東非的尚坦尼亞也於2016年通過法令全國禁賣保險套與潤滑液,並禁止性教育。引起UNAIDS警告,專家學者擔憂今年尚坦尼亞的感染人口又將飆升。疾病和潛在感染族群不會消失,只會因資訊地下化更隱晦而無法保護自己,甚至被感染而不自知。

繼非洲之後,世界衛生組織(WHO)2000年展開五年計劃,將愛滋與其他性傳染病的高度宣導族群放在東南亞的婦女,這是該區女性感染率增高近五成的血淋淋現實換來的,也讓比爾蓋茲慈善基金會從2007年開始進入中國。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的婦女因缺乏衛教資訊、醫療環境不夠友善、未能取得醫療資源、性別權力關係的不對等無法與伴侶溝通、因貧窮投身性產業,這些都成了東南亞婦女反覆感染性病的原因。也因為文化或信仰差異,許多婦女羞於向專業男性醫療人員求助,往往錯過篩檢黃金其或治療最佳時間。

因此許多本身是女性的優秀醫護人員、學者,積極地進行衛教並發展策略,讓女性願意向醫護人員求助,也營造對不同多元文化友善的醫療環境,讓疾病可以早期發現早期治療,透過更親民的語彙讓教育宣導扎根民間。本次被特定團體攻擊的台灣愛滋學者,在婦女愛滋與高聚焦族群愛滋的相關研究是國際知名,借鏡歐美的愛滋社群教育經驗,發展出台灣在地完整篩檢衛教告知資訊,也將這經驗輸出到馬拉威、印尼,卻在事件中成了反對團體的稻草人。

傳統的性病傳染教戰守則為Abstinence(守貞),Be faithful(對伴侶忠誠),Condoms(保險套),自九零年代之後這套教導節節敗退。多元的文化情境和交通便利、人際網絡的線上擴大,讓各種接觸都擴大。針對不同社群的疾病衛教宣導,本來會因文化不同、需求不同而有不同差異,應務實的討論各種可能情境,備而不用。而在傳染病高度聚焦宣導族群更細緻的討論,則是透過參與者的分享,蒐集各種狀況研擬討論如何應對,才能真正防疫。

大家都在課本上學過安全性行為,但是你真的知道怎麼穿戴保險套才不會不慎刮破嗎?你知道該如何搭配潤滑液嗎?你知道該如何從肉眼觀察確認對方性器官是否有問題嗎?這些都是教科書或醫學辭典幾乎沒談的實務內容。學者專家透過不同的同儕團體討論分享宣導知識,但實作技巧是缺乏的,更遑論應變策略。

例如教導女性時,以往著重在如何與性伴侶溝通配合安全性行為;教導青少年時,(若真的發生性行為)著重在如何確保心態準備與安全性行為的前置練習;對青壯年則是性行為前若有酒精或助興品,如何確保清醒進行安全性行為。這些都應該事前好好的談,認真的講,才是正面面對疾病與性的態度。

上個世紀在愛滋還是致命疾病時,全球天主教和基督教組織積極投入關懷照顧感染者,甚至有不少教會組織遊走自身信仰邊緣,認真的教導青少年男女如何避免染上性病,如何避免非預期懷孕。在冰冷教條和溫暖人性之間,許多修女和教士們努力幫助愛滋感染者,也避免疾病擴散。

愛滋病在當代已經是醫學技術可以控制的慢性傳染疾病,但因著對疾病的誤解和污名衍發的歧視行為卻嚴重影響就醫狀況,人心的恐懼和仇恨將顯得更難處理,這些情緒與錯誤認知導致正確資訊無法被有效傳遞,落實愛滋防治政策。這才是聯合國一直在努力倡議,極力對抗並想要消弭的歧視環境,亦即目前全球愛滋工作者面臨的嚴峻難題。

愛滋防治首重的就是足夠的知識,並能同理不同社群的需求與處境。符合社群需求的防治政策才是好的防治政策,而非一成不變的「ABC三部曲」。人性與有限的理性永遠在挑戰愛滋防治政策的缺口,唯有政策制定者及第一線助人工作者正視這個人性與理性的限制,因地制宜,才能讓防治的工作繼續推動下去。即便被巨大恐懼污名的愛滋病毒,都不是那麼容易傳染的疾病;假如歧視是一種病,那麼希望「它」也不會傳染,正確知識和正向態度將是解藥。

延伸閱讀

■  台灣哪有變成什麼「警察國家」,純粹只是警界高層無知、基層無奈、民眾無感罷了

[公告]
如您是安裝IE6、7或其他較舊版本瀏覽器,恐無法使用留言及心情投票。請馬上升級至IEFirefox最新版本,更順暢地使用完整的服務功能。
正在載入...
【留言區公告】
敬告網友,在留言區發表的言論如被多位網友「檢舉不當使用」,該則留言將會被自動隱藏,也不會顯示在「我的留言」中。請大家一起維持乾淨清新的網路環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