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子理解惡 才能迎接善

簡立欣╱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簡立欣╱台北報導】

政大「羅家倫國際漢學講座」首任講座主持人、哈佛大學東亞系暨比較文學系教授王德威,22日以1950年代陳寅恪、唐君毅兩位大師的「隱微寫作」為題,談知識分子在動盪大時代如何安頓自己,找尋生命價值。

王德威藉由當代政治學家李歐.史特勞斯的「隱微寫作」觀點,談知識分子如何在統治者強力干預下,為了保護自己而用「暗碼」寫作。他討論的兩部作品,包括陳寅恪1954年寫的一本小書《論再生緣》,和唐君毅1951年在《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裡的〈論水滸傳〉。

王德威舉例,喜歡京劇的陳寅恪曾寫詩〈男旦〉:「改男造女態全新,鞠部精華舊絕倫。太息風流衰歇後,傳薪翻是讀書人」,暗示對統治者而言,書生如妾、如妓,只是侍奉主人的工具,批判的意味非常濃厚。水滸的結局是絕對的空虛,但唐君毅也給了一個非常「新儒家」的解釋,認為《水滸》由悲至壯,即可轉出更高的對人間之愛與人生責任感。

王德威從兩位大師作品中談「憂患意識與幽黯意識」,憂患意識即最近流行的「芒果乾(亡國感)」;幽黯意識則是人性之惡,中國的儒家思想也洞察人性之惡,但認為成聖立命可以昇華人性;他坦言自己沒這麼樂觀,但他認為人們必須理解幽黯,否則當善來臨時無從準備,當惡來臨時也無從判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