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的快樂

·2 分鐘 (閱讀時間)

念博士時負笈府城,在學校聽了一場關於海洋聲學的演講。講者是聲納專家,講座中分享他收錄的海洋聲音。如在一般常識中,魚類是無聲的,但魚其實會拍打腹部魚鰾,在聲納的放大下,其聲有若擂鼓轟鳴,咚…咚…咚…咚…節奏沉穩如熟睡時的舒緩心跳,初聽真有股莫名感動。此外,講者還一連放了水雷爆炸、冰山崩落、船隻航行等各式各樣的聲音。老實講,有些真談不上悅耳,甚至換個場合,與噪音搞不好相去無幾。但看到臺上講者手舞足蹈、不停用手勢模擬聲波,好幾次突然停頓下來,然後歪著頭,略帶激動地笑說:「這聲音真好聽!」看那一臉有若醉酒的表情,當下明白這「好聽」二字,是種建立在知識上的美。這故事還有後話,前陣子新聞報導,有位臺灣出身的科學家林穎聰先生,潛入馬里亞納海溝最深處,是亞裔第一人、全球第十二人。而他,就是當時的講者。

轉眼匆匆,如今也轉換身分,服務於盆地邊緣的學校。也因著教學、研究所需,時常出入圖書館。而館內空間飾以與讀書相關的名言佳句,其中有句「一日不書,百事荒蕪」,署名《三國志》的作者陳壽。一者,恰巧自己的研究與陳壽相關,著實不記得他有此語。二者,稍具古文能力,便能辨識此處的「書」當是「書寫」,而非「讀書」。覆案後,確定此句有誤,便寄了封信給圖書館,想著有告知便是。本以為會無疾而終,沒想館方人員慎重其事的回信、徵詢、修改,最後改成了《顏氏家訓》的「何惜數年勤學,長受一生愧辱」──對大學生來講,頗為警醒。爾後每到圖書館,看到標語,都會忍不住微笑。

美國著名天文學家、科普學者泰森(Neil deGrasse Tyson),有次演講提到,電影《鐵達尼號》最後沉船時的那片星空是錯誤的,因為鐵達尼號沉沒的時間、經緯度可以準確推斷當時的星象。對此,他十分不能忍受,而在他三番兩次死纏爛打之下,在《鐵達尼號》重製紀念版時,終於改正。說到快意處,他忍不住在臺上跳起舞來。

固然,學科不一,深淺或也有別。但在追求知識的過程中,所能感受到的快樂,卻是相同的,無關名、也無關利。《論語》有言:「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樂之者」,誠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