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斑大王手握特殊種魚 身價破億

文●萬年生

屏東枋寮龍佃海洋生物科技,一座座三米深、四分地大小魚塭中藏著四千隻來自菲律賓的金錢斑、龍膽石斑在內的石斑種魚。每個月都能產卵的金錢斑,就像吐出一塊塊金幣般,一個月能生超過上千萬顆蛋,這裡是全台灣最大、最貴的石斑種魚養殖場,更是三年來兩岸石斑魚大戰中的大贏家。

2010年,兩岸簽署ECFA(兩岸經濟架構合作協議),中國讓利台灣的石斑魚,不僅列入提早降關稅的早收清單,還開放活魚搬運船合法直航中國各港口,讓台灣的新鮮活石斑可以直達中國人的餐桌,掀起了台灣石斑魚養殖熱。

但三年來,中國大陸卻也同時鼓勵搶養石斑,福建、浙江沿海還蓋起了室內溫室養殖場,讓怕冷的石斑魚可以存活;氣候相近的海南島不僅可以養台灣品種的石斑魚,還開發出石斑新品種龍虎斑搶攻市場。

三年前,「沒有ECFA,石斑魚產業一定死翹翹!」戴昆財一邊是總統馬英九好友,大力鼓吹支持ECFA,還身兼馬英九民間友人聯誼會副總召集人,隨時可以一通手機打給馬英九,兩人平均每兩個月就會吃上一頓飯。

現在他卻說,「養青斑,一公頃一年投資六百萬元跑不掉,一斤140元以下就沒錢賺,」十萬隻放養量、存活率四成、下雜魚餌料一斤30元……,是「大陸把青斑市場搞爛了,」漁業署養殖漁業組組長繆自昌觀察。

ECFA走了調,石斑魚變泡沫,但戴昆財為何還屹立不搖?首先他認清中國不僅是市場,也是競爭者,專養中國沒有的高價魚。「青斑跌這麼多跟我無關,搶ECFA商機,養什麼石斑魚很重要,」ECFA之後,台灣的養殖石斑熱,幾乎都養最容易入門的青斑,戴昆財卻堅持一個原則:只要中國能生產的,就絕不要去碰。

第二步掌握種魚控制市場。ECFA生效之後,戴昆財一邊在屏東枋寮魚塭購入十二公頃土地擴大成魚養殖,並以高價的龍膽、金錢斑為外銷主力,「這些魚種價錢都掉不下來,利潤很大,」他又一邊前進菲律賓掌握種苗與養殖,再墊高競爭門檻。

「戴昆財要掌握國際特殊石斑品種種魚、培育、孵化、育成等技術,建立生產一條龍優勢,」台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助理教授冉繁華透露,目前市面石斑魚99%靠人工養殖,種魚數量與品質是競爭關鍵,但台灣幾乎抓不到特殊石斑種魚。

不過簽署ECFA對台灣並不是一無是處,因為ECFA開放活魚搬運船直航香港、中國各港口,每公斤能比東南亞用空運外銷活魚省下一百元,戴昆財開始回台育苗並契作養殖高價石斑,打造菲律賓與台灣連成一線的垂直供應鏈。

下一步,他計畫建立海水供應站,把最高價東星斑移回台灣,確保養殖用水穩定與潔淨度,並伺機展開契作擴充規模,因為,戴昆財還要打造台灣第一家石斑魚養殖上市櫃公司。

魚塭的水車不停轉動濺起一陣陣水花,這裡曾接待過馬英九、前總統陳水扁,以及帛琉、吐瓦魯、馬紹爾總統,這些政治人物來來去去,戴昆財是來者不拒,但他卻是一個相信「凡事要靠自己」的人,當別人迷信ECFA會讓利、相信政治人物與政策而一頭栽進石斑魚養殖,他卻防著中國提早布局,認清中國早晚會是競爭者,才能夠在兩岸ECFA石斑大戰中保持不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