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Fact 7 研究報告】杜克大學記者實驗室:選舉、示威與疫情 查核組織數量飆增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

記者何蕙安/報導

美國杜克大學記者實驗室(Duke Reporter’s Lab)最新普查報告指出,由於選舉、示威與新冠肺炎等三重因素,全球查核組織數量在過去一年猛烈成長54%,達到290家,其中亞洲、非洲與南美洲的查核組織數量翻倍成長。

杜克大學記者實驗室總監、美國杜克大學新聞學與公共政策教授(Knight Professor)比爾・亞德爾(Bill Adair)6月22日在事實查核峰會開幕致詞時,公布上述普查數據。

 「我(看到查核組織最新數字)的第一個念頭是,事實查核運動在成長。」亞德爾說,「我從來沒有在資料庫裡一次加上這麼多數字!」

2020年全球事實查核組織普查報告的作者、杜克記者實驗室共同總監Mark Stencel在報告中表示,過去一年,因為選舉、抗議與爆發全球性疫情,大量不實訊息隨之而生,吸引了很多機構投入事實查核,包括主流媒體、新創公司、官方機構與新聞研究機構。

根據6月最新數字顯示,目前全球事實查核組織數量達到了290家,來自83個國家;跟2019年6月普查時的188家、60個國家的數字相比,儘管過去一年有9家事實查核組織或查核項目關閉或結束,但總體增長力道強勁,事實查核運動猛烈成長。


圖1:2014年以來全球事實查核組織數量變化。擷自杜克記者實驗室

根據報告數據,除了澳洲,各洲的事實查核機構皆有所成長,尤其以亞洲最為顯著:去年一年亞洲就增加了40家組織至75家;當中有20家查核組織位在人口大國印度,印度也是亞洲最多的事實查核組織國家。

全球查核組織數量2019年與2020年比較 
表1:全球查核組織數量2019年與2020年比較(資料來源:杜克大學記者實驗室;查核中心/製表)

韓國的事實查核組織也出現顯著成長。根據杜克記者實驗室的查核組織地圖,目前在韓國活躍的事實查核單位共有11家(作為對比,人口數約是韓國2.5倍的日本僅有1家)。其中,韓國首爾國立大學的新聞研究中心旗下的SNU FactCheck今年首度被納入統計,該查核組織作為平台,整合30家韓國媒體的查核報告,並提供訓練。 


圖2:韓國首爾大學SNU FactCheck的30家媒體聯盟。擷自SNU FactCheck

事實查核蓬勃發展的還有非洲與南美洲,當地的事實查核組織數量也都成長超過一倍。在智利,去年秋天起源於地鐵票調漲,最後演變為全國範圍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推動該國查核組織數量大幅上升,最多曾有17家事實查核組織。

報告指出,部分新增的事實查核能量,來自全國性與區域性媒體的合作,例如巴西28家新聞組織聯合而成的Comprova,哥倫比亞的RedCheqBolivia Verifica。部分項目原先只是因為特定事件而展開合作,但之後發展成長期的夥伴聯盟。

今年2月起,新冠疫情的相關查核幾乎佔據了所有查核組織的版面。全球事實查核組織因應疫情而組成的全球新冠事實查核陣線(CoronaVirusFacts Alliance),目前集結99家查核組織,發布超過7000則查核報告,相當於囊括全球三分之一的機構。

「新冠疫情幾乎把所有事實查核組織變成了一組醫藥記者。」杜克大學記者實驗室報告指出。

目前全球至少有五家查核組織專注在公共健康與醫學議題,最新一家是去年在印度上線的《The Healthy Indian Project》。

為了對抗網路上增加的不實訊息,主要的數位平台包括Facebook、WhatsApp、Google與YouTube等,都以經費或是技術支持事實查核組織發展其事實查核工作,也被認為是查核工作擴展的助力之一。

然而,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總監歐塞克( Baybars Örsek)也在年會開幕時強調查核機構應保持獨立性,提醒各組織勿過度依賴這些科技公司,「這些(科技公司的經費補助等支援)不會是無止盡的」。

杜克記者實驗室2014年首度在英國倫敦舉辦的事實查核峰會(Global Fact)上發布事實查核組織數量統計,並形成每年在峰會上公布年度普查的傳統。當年所公布的數字是44家。

 「我還記得2014年年會第一次舉行的時候,(因為人不多)所有的人都可以擠在倫敦政經學院的一間教室裡。」亞德爾說。

亞德爾是事實查核界的元老級人物。他在2007年成立美國政治查核組織PolitiFact,並在2015年共同創辦國際事實查核聯盟。

參考資料

美國杜克大學記者實驗室2020年全球事實查核組織普查報告
杜克大學記者實驗室總監比爾・亞德爾(Bill Adair)在第七屆全球事實查核峰會的開幕致詞影片

主圖來源:杜克大學記者實驗室全球查核組織地圖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