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訓院看世界-支付方式的改革關鍵是金融監管科技而非區塊鏈

孫維德(David Stinson)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外籍研究員

工商時報【孫維德(David Stinson)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外籍研究員】

國際匯款不是銀行業的驕傲。照理來說,網際網路與流動的外匯市場,應該可以讓世界每個角落的匯款成本都降到最低。但現實中的流程,卻往往複雜得毫無意義。

許多發展中國家的貨幣流入都大幅仰賴匯款,許多低收入族群也靠匯款維生。像吉爾吉斯、東加、塔吉克、海地、尼泊爾、利比亞這類人口大量外流的國家,GDP有25%以上仰賴匯款。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DG)的10.C,就是希望在2030年前,將匯款200美元的成本從2018年的14.20美元,降低至6美元。但降低匯款成本引發的稅收問題,已經引燃了嚴重的政治鬥爭。此外,大部分匯款金額低於200美元,因此實際成本通常更高。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數據,2018年全球匯款總額為6890億美元,但不包括數量未知的非正規匯款。如果能讓更多客戶改用正規途徑,全球匯款總額可能會更高。

有許多原因會讓經濟弱勢的人被迫負擔高昂的匯款成本。其中某些問題只出現在發展中國家接收匯款的一方,其他問題則遍佈整個銀行業。最近因為臉書高調推出試圖顛覆市場的Libra貨幣,許多人開始關注匯款問題。Libra主打穩定貨幣(stablecoin)架構,以實體存款去保障區塊鏈加密貨幣的價值。但若再細看,就知道Libra的真正價值並非區塊鏈設計,而是使用者資料。

最後一哩路

匯款的難處不是如何把錢匯入國內,而是如何把金錢以可用的形式交到消費者手中。例如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和速匯金(MoneyGram)遇到的障礙就是分行太多,因為這兩家的全球分行超過80萬家。擁有150年歷史的西聯匯款,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明顯受到金融創新浪潮的衝擊,但未來能否維持市場地位仍未可知。

第二個重要因素則與金融監管直接相關:商業銀行如何「降低風險」(de-risking)。匯款通常都得透過「匯款服務提供者」(Remittance Service Providers,RSPs)執行。這些小型的機構通常位於接收國,並且可能沒有儲存所有客戶資訊所需的基礎設備。於是全球性、區域性、地方性的監管規定,就會讓銀行經常不願意為這些客戶冒險。

第三個因素也與第二個有關。那些想讓當地金融業者遵守規定的措施,目前已經降低了商業競爭。更糟的是,某些郵局和國有銀行,甚至會與特定業者獨家合作,阻止挑戰者進來搶生意。由於這些現象都發生在發展中市場,消費者未必完全知道自己有哪些選項,往往都選擇了傳統方案。

臉書一直野心勃勃地想踏入支付領域。它在2010年推出了Facebook Credits,到了2012年的營收就已有16%源自這種虛擬貨幣。但該系統仰賴其他供應商,而且掌控的支付流程太少,不足以獲利,因此計畫終告失敗。而根據臉書發布的「Libra白皮書」,Libra的目的則是「打造一個簡單的全球貨幣與金融基礎建設,將權力分散到數十億人手中」。

但之所以吸引許多監管機關注意,是因為Libra是臉書推出的。歐美兩地的監管機關都越來越不信任大型科技巨頭,主因之一就是巨頭的力量大到可以阻礙自由競爭。臉書可能會把Libra和旗下的WhatsApp、Messenger、Instagram全都連在一起。但據報導,非營利組織「Libra協會」(Libra Association)將直接制衡臉書對Libra的影響力,該協會正設法在Libra上市前至少募集其他100名股東。

新的商機

Libra的聲明可能代表金融世界將會分成兩塊,一塊由技術驅動,另一塊由投資驅動。Libra幣可能不適合長期持有。它不會產生利息,而且價值與一籃子貨幣掛鉤,其中每一種貨幣都可能產生波動。某些觀察者注意到,Libra協會的合作夥伴名單上雖然有一些與支付相關的行業,卻沒有銀行。也許Libra想要繞過銀行主導的支付系統。所以問題就是它能否通過監管審查。

如果它成功,下一步可能就是試圖顛覆其他具有大型龍頭的市場。例如PayPal收取的交易費就接近4%,相當於要求每天工作8小時的上班族額外做20分鐘的白工。

支付的概念本身很簡單,但如果要監控資金流動,就一定會增加直接成本,並且會降低競爭。也許科技業最擅長解決這類問題,但有效的解方不會是讓權力更分散,而是讓與金融監管機關的合作方式變得更精簡。如果從科技業的點子衍伸出的解決方案,可以在全球最落後的市場成功實施,之後就可能繼續推廣到其他市場。

你可能還想看